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十五章 借酒消愁李4福

美食從和面開始
     羊肉泡饃的做法不難。

    難的是怎么才能做得正宗。

    對于徐拙來說,最關鍵的就是泡饃餅。

    泡饃餅用的面,需要用九分死面一分發面揉成。

    這個做起來有些復雜,不過路數徐拙是門兒清的。

    至于羊肉湯之類的倒是簡單,畢竟店里就有一大鍋羊湯備用著。

    里面下的紅薯粉條在市場上就能買到。

    糖蒜也能買來。

    想了想,徐拙決定趁著周末時候再研究。

    現在就算他做出來,李浩也不一定有時間吃啊。

    也幸好李浩是陜西人。

    不是羊肉泡饃就是肉夾饃。

    假如他是甘肅人。

    那邊可是牛肉面,徐拙就算本事再大,也無能為力。

    畢竟拉面要的可是技術,不是靠糊弄就能過去的。

    不過這個老家的味道的支線任務挺有意思。

    徐拙有種預感,這個支線任務,說不定會把全國各地的食物都做一遍。

    這個工程量很大,不過他也很期待。

    全國各地的美食那么多,他也想嘗嘗各地的風味到底有什么不同。

    這個任務的引發點就是必須是個外地人。

    現在身邊的外地人還有李四福。

    這個四川佬到時候會想吃什么?

    川菜的代表可是很多的。

    希望這老小子別讓自己太為難。

    正想這件事的時候,李四福匆匆進來。

    滿面紅光,明顯是遇到了高興事兒。

    十一點的時候,他騎著徐拙的電瓶車回家送羊蹄。

    這會兒快兩點了才回來。

    估計是一家人一塊兒吃了頓飯。

    李四福把電動車鑰匙往柜臺上一扔,兩眼不自覺的就瞄向了旁邊的羊蹄。

    “來來來,給我裝五根羊蹄,剛剛提回家的羊蹄,老子都沒得嘗一下味道,就被幾個孩子搶了去。”

    徐拙看到李四福口袋里裝著一小瓶二鍋頭。

    下午估計是不打算開門了。

    不過現在生意不好,開不開門區別不大。

    “老李,你今天好像很高興的樣子,遇到啥喜事兒了?”徐拙拿了個袋子,開始給他裝羊蹄。

    李四福確實高興,眉眼都帶著笑意。

    也不知道在家是喝酒了還是太興奮,臉頰有些微紅,像是打了腮紅一樣。

    李四福從口袋中掏出那個半斤量的二鍋頭,擰開小口抿了一下。

    這才湊過來,小聲跟徐拙耳語。

    “我家老二他媳婦兒可能要生嘍,剛剛已經去了醫院。”

    徐拙愣了一下,隨即問道:“既然送去醫院了,你為什么不在醫院呆著呢?”

    李四福看著羊蹄吞了吞口水,催徐拙動作快點。

    “一大家子人都在,我們一家,親家一家,鬧哄哄的。我在醫院呆不住,就回來守著店門,再說你娃子電瓶車我不能一直騎著,得送回來。”

    說話的時候,李四福那興奮的臉上,多少有些寂寥。

    徐拙把袋子遞給他:“你這現在買羊蹄做什么?這會兒喝酒?”

    “對,喝酒。家里的事兒我幫不上忙,現在喝酒睡大覺,說不定再一睜眼我就多了個孫兒。”李四福再次擰開二鍋頭的蓋子,又抿了一口。

    徐拙一聽,又夾了根羊蹄塞進他袋子里。

    接著拿了一個塑料袋,裝了一些油炸花生。

    “老李,這是我請你的,拿著,別跟我客氣。

    ”

    李四福執意要給錢,被徐拙拒絕了。

    提著兩個食品袋離開面館的時候,徐拙覺得李四福的背影很蕭索。

    很早之前徐拙就聽說,李四福跟孩子們的關系不太好。

    倒不是不孝順,而是不一個世界的人。

    兒子兒媳都是高級知識分子,在行政單位上班,談吐優雅,舉止文明。

    而李四福這個大老粗,沒那么多講究。

    天生大嘴巴,說話滿嘴跑火車。

    時間長了,自然就會被嫌棄。

    估計剛剛在醫院也是被趕走的。

    他那個親家出身書香門第,最看不慣他這種泥腿子。

    不然添人進口這種大事,他作為一家之主,怎么會跑回店里喝悶酒?

    這門店日進斗金也就算了。

    可現在五金店,三天也賣不出一根釘子。

    唉!

    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

    作為鄰居,徐拙也幫不上什么忙。

    只能滿足他的口腹之欲了。

    估計是于可可三人回去后宣傳了羊蹄。

    下午四點鐘開始,不斷有醫學院的學生過來,連燴面也不吃,買了羊蹄就走。

    這個買十根,那個買八根。

    等到六點的時候,那一盆羊蹄居然賣得只剩下一半。

    這羊蹄徐拙可是打算賣三天的。

    結果才半天時間,就庫存告急。

    羊蹄的火爆給徐拙帶來了可觀的收入。

    截止到下午六點,店里的流水已經突破一千。

    為了防止羊蹄斷貨,UU看書 www..com 徐拙去雜物間搬出一箱羊蹄泡在水中。

    假如晚高峰生意火爆的話,他打算今晚連夜把羊蹄做出來。

    這樣就不耽誤明天的生意了。

    六點過后,吃飯的人明顯多了起來。

    連提著羊蹄回去一直沒露面的李四福也過來了。

    “徐拙,給我下一碗燴面,多點湯。老子好像買到假酒了,腦殼好痛。”

    現在假酒已經很少了。

    假如是被人說這話,徐拙絕對不會信的。

    但是李四福這摳貨,說不定還真的會買到。

    畢竟他買東西的宗旨一向都是管你質量好壞,老子只選最便宜的。

    “老李,我覺得你還是去醫院看看比較好,喝到假酒可不是小事兒,你別耽誤。”徐拙把燴面給他端來,認真的勸他。

    李四福擺擺手:“沒得事,我喝口熱湯睡一覺就好嘍。可能是店里的躺椅太陳舊,硌著腦殼了,沒得事沒得事,你去忙,不用管我。”

    徐拙用圍裙擦擦手,剛要回后廚繼續做燴面。

    李四福身體一歪,就栽倒在了地上,暈了過去。

    徐拙嚇了一跳,彎腰把李四福抱起來就往外沖。

    正好有個老鄰居開著電三輪遛彎回來,徐拙二話不說就把李四福扔在了車上。

    “孫伯,車子讓我用一下,老李喝假酒暈倒了,我得趕緊把他送醫院去,你幫我招呼一下面館,今天先不營業了。”

    說完,徐拙扯著孫伯下車,沒等他回應就跨上去,油門一下子擰到底。

    直奔離這里最近的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