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十七章 母上大人駕臨

美食從和面開始
     一大早,徐拙就來到店里。

    熬羊湯,做燴面片。

    忙得不可開交。

    昨晚做的那鍋羊蹄已經晾涼,那些鹵湯已經全部像是凝膠一樣凝結在羊蹄上,吃起來口感十足。

    這是羊皮凍,等冬天時候倒是可以熬一些。

    現在就算了,溫度稍微高點這玩意兒就會融化。

    把羊蹄從鍋里撈出來后,徐拙又從廚房搬出兩箱羊蹄泡進水中。

    為了防止羊蹄再次出現昨晚那種不夠賣的現象。

    徐拙趁著醒面的間歇,又鹵了一鍋羊蹄。

    兩箱羊蹄裝了滿滿一大鍋。

    加上昨晚鹵好的那一箱,一共三箱羊蹄。

    差不多有五百根。

    要是真賣完的話,徐老板怕是做夢都會笑醒。

    “帥哥老板,我來啦,哈哈。”

    九點鐘,于可可突然來到店里。

    讓正在揉面的徐拙很好奇。

    “你們今天不上課?咋這個點兒來了?”

    于可可在后廚轉悠一圈,最后雙眼直勾勾的盯著那口鹵羊蹄的大鍋。

    “今天周六啊,帥哥老板不會忙得連周幾都記不住了吧?”

    徐拙笑笑,確實忙。

    隨著生意越來越好,徐拙覺得有必要請兩個服務員和幫廚。

    再次把面揉了一遍,徐拙洗洗手,給于可可端來幾根昨晚煮好的羊蹄。

    羊蹄這東西熱著吃和涼著吃是兩種口味兒。

    于可可其實剛剛吃過早飯,對于羊蹄有些沒胃口。

    不過怕自己男神不高興。

    她象征性的咬了一小口。

    結果這丫頭立馬瞪大眼睛,呆愣愣的看著徐拙。

    “羊蹄涼著吃,口感居然這么好?”

    羊蹄熱著吃,耙軟香糯。

    但是涼著吃,就變成了Q彈爽脆,勁道十足。

    那股麻辣的味道,吃起來好像是淡了一些。

    但是嚼幾下之后,麻辣的后味才會上來,真是回味無窮。

    只一口,于可可就淪陷了。

    這羊蹄的口感,實在讓她停不下來。

    吃了一根之后,于可可有些憤恨的看著徐拙。

    “都怪你,我本來早上吃豆腐腦已經吃飽了,結果又讓我吃羊蹄,我現在已經有點撐了,但是還想接著吃……”

    徐拙樂了,合著請你吃羊蹄還錯了不成?

    他把于可可面前那盤羊蹄端起,向著外面走去。

    “既然你不想吃,那我還放回去,等你餓的時候再給你拿。”

    于可可這會兒還在糾結要不要再吃一個,結果徐拙居然不由分說把羊蹄端走,立馬讓這妞不滿了。

    “帥哥老板,你站住!我還要再吃一根……”

    她撲過去,從徐拙手中去奪羊蹄。

    徐拙怕她摔倒,抬手去攔她。

    于可可那一米六出頭的個頭相對于一米八的徐拙來說,有些不對等。

    徐拙伸手正好抓住了她的腦袋。

    像是一個高年級的學生欺負低年級的學妹一般。

    于可可剛搶到羊蹄,還沒有意識到兩人的打鬧有多曖昧的時候。

    外面突然響起了一個溫和的聲音。

    “小拙,這是你女朋友?”

    徐拙扭臉,呆愣愣的看著來人。

    沒有一點點防備,老媽陳桂芳居然來了。

    而且恰好是在他跟于可可打鬧的時候來的。

    陳桂芳今年四十多歲,身材高挑,面容姣好。

    徐拙那一米八的身高就是遺傳于她。

    做事干練的陳桂芳是省城徐家酒樓的財務主管。

    店里所有的資金往來,都要經過她的手。

    所以,她每天都很忙,應付各種供應商和各種快消品經理。

    也正是如此,徐拙對陳桂芳的到來,充滿了好奇。

    “媽,你怎么來了?”

    陳桂芳根本不看自己的傻兒子一眼。

    而是上下打量著有些不知所措的于可可。

    “有點瘦啊,多吃肉,吃肉才能長身體,有機會我帶你去省城的徐家酒樓,讓小拙的爺爺親手給你做一桌子菜好好補補。”

    她根本問都不問,就把十八歲的于可可當成了自己未過門的兒媳。

    “媽,你干嘛呢,這是店里的顧客,不是我女朋友,別嚇到人家。”

    說完沖于可可說道:“可可,這是我媽,你別害怕,她沒有惡意。”

    陳桂芳瞥了自家傻兒子一眼。

    這榆木疙瘩一樣的性子,跟他爹真是沒區別。

    這小閨女看兒子的眼神都不一樣,還顧客。

    你敢跟顧客這么親密,人家怕是早報警了。

    “去后面忙你的去,少在我面前晃悠,看著你就煩。”

    吼完徐拙,陳桂芳立馬換了副笑容,拉著可可坐在餐廳,問東問西的。

    徐拙一臉的無奈,繼續揉面。

    徐拙跟陳桂芳的關系其實不錯,并不僵。

    不過自從兩年前徐拙大學畢業,陳桂芳頻繁的讓他相親。

    這關系就變得微妙起來。

    也是從那時候開始,徐拙對于發配到林平市不再抵觸,UU看書 .uukanshu.com 反而覺得很自在。

    沒有家長在身邊嘮叨,自己想干啥干啥,多自在啊。

    只是怎么都沒想到,老媽居然會在這個時候回來。

    這也太突然了。

    半小時后,陳桂芳一臉笑意的走進后廚。

    重重的拍了自家傻兒子一下。

    “以前媽讓你相親,你一萬個不樂意,還說這輩子都不會找對象。才半年時間,小女友就領回家了。兒砸,你啥時候會做胡蘿卜煎餅了?”

    徐拙一臉的無奈。

    “媽,你能不能別亂點鴛鴦譜?人家才十八歲……”

    “對啊,才十八歲就讓我兒子拿下了,幸好你遺傳了我的容貌,不然這么好的小姑娘,不定便宜哪個王八蛋呢。”

    得,這算是說不清了。

    “可可回去了?”

    “嗯,我讓她中午過來吃飯,她答應了。”

    “你就別摻合這事兒了,干嘛來了,也不打個電話。”

    陳桂芳的表情有些奇怪。

    頓了一下才說道:“媽是來跟你道歉的。”

    徐追一愣,手中的面片差點掉了。

    一直自詡商界女強人的陳桂芳同志居然會道歉?

    “知道跟咱家一直競爭的趙家私房菜吧?那老板的兒子趙光明跟你同歲,他爹媽也是天天催。”

    “結果被逼急了。上個月趙光明領回家一個男的,說是他的男朋友,趙家上下鬧得雞飛狗跳的。”

    “我尋思著以前逼你也挺緊的,就來看看你,怕你也……結果沒想到,你這傻狍子居然勾搭到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