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十八章 全家最窮是種什么感受?

美食從和面開始
     可可這種萌系妹子,絕對不是陳桂芳選擇兒媳的標準。

    但是趙家出事之后,只要是個女的陳桂芳就看著順眼。

    徐拙繼續做面片。

    “別人的孩子我不管,但是你,絕對不可以找個男的。徐家三代單傳,還等著你開枝散葉呢……什么味道這么香?”

    娘兒倆在這個話題上并沒有扯太多。

    因為她被鹵羊蹄鍋里冒出來的香味兒給吸引住了。

    常年在酒樓工作,陳桂芳稍微一聞就知道。

    這不是自家酒樓做鹵菜的味兒。

    甚至跟徐家傳下來的那些菜品都完全不同。

    “兒砸,這鍋里鹵的是什么?”

    徐拙指了指外面:“就剛剛可可搶的羊蹄。外面多的是,你可以嘗嘗。”

    陳桂芳對于徐拙的手藝表示懷疑。

    猶記得他上大學時候,暑假在家沒事,興致沖沖的要給家人炒幾道菜。

    結果陳桂芳就吃到了嫁到徐家以來,最難吃的一頓飯。

    徐拙的手藝別說跟老爺子比了,哪怕跟他爹徐文海相比,也遠遠不及。

    他就沒有做菜的天賦。

    不過一想到剛剛可可搶奪那勁頭,陳桂芳還是鼓足勇氣,拿著羊蹄輕輕咬了一口。

    然后,整個店里都是陳桂芳的驚呼聲。

    “這……這是你做的?”

    “味道也太好了吧?”

    “跟誰學的?配方在哪?趕緊給我說說,我帶回去讓你爸跟你爺爺看看,徐家的傻狍子長大了!”

    配方全都在徐拙腦袋里,他隨時都能寫出來。

    陳桂芳大早上開車過來,擔心兒子找男朋友的她一口飯都沒吃。

    這會兒嘗到羊蹄,就再也忍不住了。

    一口氣吃了五根。

    要不是徐拙怕這涼羊蹄吃壞肚子攔住了她,估計還得五根才能剎住車。

    吃完羊蹄,陳桂芳坐在后廚的椅子上,看著忙活的傻兒子感慨。

    “當年你爸追我,一道扒羊肉把我迷得顛三倒四,然后就被他騙到了手。”

    “沒想到你把羊蹄做這么好吃,估計可可就是因為羊蹄才會喜歡上你的。咱們家兩代人都跟羊扯上關系了,真是緣分。”

    “別扯了,可可是吃了我做的燴面才這樣的,跟你說的羊沒半點關系。”在拆臺這種事兒上,徐老板遙遙領先。

    陳桂芳還在強行解釋:“燴面也是熬的羊湯啊,跟羊……”

    “那天我熬的是雞骨湯。”

    這天聊不下去了。

    陳桂芳說不過自己兒子,抬腿輕輕踢了他一腳。

    “就不能讓著你老媽一點兒!我吃了午飯回去,走之前,這配方給我。老爺子說你做的燴面比省城那邊的都地道,我等會兒嘗嘗。”

    徐拙應了一聲。

    娘兒倆開始聊別家長里短。

    當陳桂芳聽徐拙說李四福住院的時候,有些驚訝。

    “他才五十多歲啊,怎么會這樣?等會兒你陪我去醫院看望一下,畢竟做了二十來年的鄰居,不去看看有些失禮。”

    這會兒羊蹄已經鹵得差不多了。

    面片也已經全部做好。

    羊骨頭估計還得再熬一個半小時。

    徐拙洗洗手,換了一下衣服,跟著陳桂芳出門了。

    酒樓的生意看來很不錯。

    因為半年不見,徐拙發現陳桂芳的車又換了。

    以前開的是一臺MINI,小小的車身看上去很別致。

    而現在陳桂芳居然換了一臺Q5,

    徐拙感覺自己好像拉家里的后腿了。

    怪不得那些羊蹄啥的不用他掏錢。

    鎖上門,徐拙坐進了車里。

    陳桂芳拉著徐拙,直奔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

    “兒砸,店里啥時候缺貨了說話,省城那邊會直接給你發貨的。”

    一提到這個話題,徐拙就一肚子的火。

    “鮮肉供應商的老板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都給他們說了別告訴你們,結果還是說了。”

    他剛罵兩句,陳桂芳抬手打了他一下。

    “小兔崽子,連你老媽也罵啊?”

    徐拙有些不解:“啥情況?”

    “那家生鮮供應公司在半年前就被我買下了,現在我是大老板,掌握著省城幾十家飯店的供貨合同。”

    “然后,就順手解決了老爺子一直頭疼被人惡意競爭的難題。現在只要我這邊不發貨,那些競爭對手誰家都別想開門。”

    “這臺車,就是老爺子批錢買的,算是對我的獎勵。”

    還騎著電瓶車的徐老板表示有些攀不起這家親戚了。

    老爺子手藝高超,做人做事全都一絲不茍。

    老爹不僅手藝好,脾氣也好得一批,是酒樓的掌舵人。

    而老媽就更厲害了,一舉攥住了省城幾十家酒店的命脈。

    一家五口人,徐拙也就能和常年打牌的奶奶競爭一下倒數第二名的位置。

    這種感受,徐老板表示很內傷。

    他現在真想去知乎上提問,全家就你最窮是什么感受。

    到了醫院,娘兒倆在門口買了一個果籃和一束花去了住院部。UU看書 www.uukanshu

    打聽一下李四福的床號,很快就找到了躺在病床上的李四福。

    這會兒李四福頭上纏著紗布,還帶著一個網罩一樣的頭套。

    不過他精神頭不錯,正在削蘋果吃。

    “老李,我和我媽來看你了。”

    李四福抬頭,見到陳桂芳有些吃驚。

    “少見啊,啥時候回來的?你家徐拙現在本事不小,做的燴面跟你家老爺子的手搟面不相上下,麻辣羊蹄更是一絕。”

    “在醫院剛躺一天,我就想吃羊蹄和燴面嘍,這里的飯菜真是難吃,我一分鐘都不想呆下去。”

    徐拙把果籃放在床頭柜上,好奇的問道:“老李,昨天殺啥情況?”

    李四福咬了一口蘋果:“我也不曉得,好像是酒的問題。等再輸一天液,我就出院嘍。現在這醫院真是進不得,這才一天,已經干進去五六千了……”

    這個老摳貨不管啥時候都在惦記錢。

    在病房聊了一會兒,徐拙和陳桂芳就離開了。

    店里還在熬著羊湯,不能離開太久。

    另外,陳桂芳還想趕在飯點兒之前跟徐拙吃頓團圓飯。

    未來一段時間省城那邊會很忙,而徐拙這邊生意也逐漸有了起色,估計也沒時間去省城。

    娘兒倆得一段時間見不著面。

    車子開到醫學院門口,陳桂芳掏出手機給可可打了個電話。

    沒多久,這丫頭就一蹦一跳的跑了過來。

    見到可可,陳桂芳立馬像是換了個人一樣。

    “還愣啥?下車,坐后面去!我們娘兒倆坐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