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二十章 出現隨機任務

美食從和面開始
     隨著中午的臨近,面館的顧客越來越多。

    留在店里沒回去的于可可,成了店里的收銀員兼服務員。

    忙碌之余,這妞把坐在柜臺前收錢的照片發在了朋友圈。

    “唉,小小年紀的我就成了男神的管家婆,這以后的日子該咋整啊?”

    又一個戲精附體患者。

    這丫頭為了幫助徐拙拉生意。

    不停的給醫學院的同學們打電話。

    讓他們過來品嘗羊蹄的和燴面。

    班級群、迎新群、專業群……

    只要于可可加進去的群,全部淪陷。

    隨便打開一個群,就能看到于可可把羊蹄嚼得吱吱響的視頻。

    很快,孫盼盼和李浩就來了。

    一進門孫盼盼就竄到柜臺前,不滿的沖于可可大吼。

    “你來看你的男神就來唄,干嘛要四處宣傳,好不容易睡個懶覺,看把你能的,整個醫學院都在討論羊蹄和燴面。”

    徐拙端出一碗燴面,跟孫盼盼和李浩打招呼。

    “先坐啊,想吃羊蹄就讓可可給你們拿。”

    頓了一下他想起約李浩來吃羊肉泡饃的事兒。

    “李浩,傍晚時候我做點泡饃餅,晚上給你們做羊肉泡饃吃,中午先吃燴面吧,我這會兒有點忙不過來。”

    李浩原本以為徐拙昨天就是跟他客氣一句,沒想到還真的做。

    想到徐拙做燴面的水平那么高,他有些激動的搓搓手。

    徐老板做的泡饃,味道應該也很不錯。

    徐拙說完進后廚繼續忙了,這會兒還有七八碗燴面等著他做。

    于可可和孫盼盼倆小姑娘有些狐疑的看著各自的男人。

    這是什么情況?

    帥哥老板要親手給李浩做羊肉泡饃。

    有什么暗示和寓意嗎?

    特別是于可可,心里更加緊張。

    因為她想起了陳桂芳臨走前給她說的話。

    帥哥老板這么主動,不會是跟李浩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難道他是彎的?

    不過她看了看李浩的長相,覺得自己的擔心有些多余。

    帥哥老板就算是彎的。

    也不可能找李浩。

    畢竟李浩長得太丑了。

    完全配不上帥哥老板那帥氣的面容。

    李浩正文青范兒十足的給兩女講著羊肉泡饃的典故。

    完全沒想到他自認為儒雅的造型,在于可可心中會是那么不堪。

    一直到兩點多,顧客才逐漸散去。

    渾身已經被汗水浸濕的徐拙終于有了喘口氣的空檔。

    店里只剩下于可可孫盼盼和李浩。

    三人幫他收拾了桌子上的碗筷盤碟,打掃了一下店里的衛生。

    歇了一會兒,徐拙起身去和面。

    羊肉泡饃用的餅做法比較麻煩。

    首先要和一點發面,等發開了再按照一比九的比例揉進死面中。

    然后放在鏊子上炕熟。

    經過這么一套繁瑣的步驟,做羊肉泡饃最重要的一步才算是告一段落。

    徐拙翻出發酵粉,和了半斤多的面。

    做幾個大家嘗個鮮就行了,這玩意兒比燴面麻煩,吃的人也不是很多。

    他可沒把這玩意兒當成店里的經營項目。

    得益于和面技能的加持,面團和的不軟不硬,柔軟光滑。

    扣在面盆中讓面醒發,徐拙又趁機鹵了一鍋羊蹄。

    上午至少賣了一箱羊蹄,加上陳桂芳順走的。

    剩下的那些根本不夠晚上賣。

    忙完這些,徐拙讓三人在店里玩兒,他則是騎著電動車出去了。

    吃羊肉泡饃少不了糖蒜。

    店里沒有,徐拙也不會做。

    不過他知道哪里有林平市最好吃的糖蒜。

    騎車拐進菜市場旁邊一條胡同中。

    一直騎到胡同最深處。

    外面大街上的喧囂已經完全聽不見。

    入眼是長滿青苔的藍磚墻壁,和一些爬山虎和高大的洋槐樹。

    像是突然從城市走到了農村的小街道。

    胡同盡頭,一個柵欄一樣的木門毫不起眼。

    徐拙把電瓶車停在門口,推門走了進去。

    進門是個差不多半畝大的院子。

    擺滿了各種口小肚大的醬菜缸。

    院子里飄滿了醬菜那特有的香味兒。

    “孫爺爺,你在家嗎?”

    站在院里,徐拙沖緊閉著的屋門喊了一聲。

    好一會兒里面才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

    “誰啊?”

    接著,一個頭發胡子全都白了的老頭拄著拐杖從屋子里顫巍巍的走出來。

    他叫孫立松,跟徐拙的爺爺徐濟民是老相識。

    見到徐拙,孫立松頓時樂了。

    “你這孩子咋來了?濟民沒一塊兒過來?”

    孫立松看上去至少有八十,雖然精神頭不錯,但是腿腳明顯不利索了。

    徐拙走到他身邊,把他攙扶到旁邊樹下的躺椅上坐好。

    “孫爺爺,我爺爺在省城忙,一直沒時間回來。”

    孫立松呵呵一笑:“忙了好,不像我這老不死的,一直閑在家里,骨頭都漚爛了。對了,孩子,你來做什么?”

    “孫爺爺,我過來是想買點糖蒜。”

    孫立松擺擺手,指了指墻角那邊的壇子。

    “買啥買,UU看書 www.uukanshu.com想吃就拿,靠墻那一溜,第三個壇子是桂花味兒的,第四個壇子是茉莉味兒的,你自己挑。”

    徐拙應了一聲,也沒跟他客氣。

    他出去從電瓶車上拿來兩個罐子。

    走到壇子旁邊打開封口。

    頓時一股誘人的酸甜味兒就撲面而來。

    味道中還夾雜著淡淡的桂花香。

    光聞這股味兒,徐拙就不自覺的開始流口水了。

    里面腌制都是紫皮蒜,個頭不大。

    徐拙一樣裝了一罐,估計有幾十頭。

    怕變味兒,徐拙又找來勺子,從壇子里舀了一些糖蒜汁倒進罐子里。

    一切都弄好之后,徐拙剛準備告別。

    孫立松突然看著徐拙問了他一個問題。

    “孩子,想學這門手藝嗎?”

    徐拙有些沒反應過來。

    “孫爺爺,你說啥手藝?”

    “做醬菜的手藝。”

    啥?

    孫老頭今天有些不一樣啊。

    以前徐濟民過來好多次,就是想跟他學手藝。

    結果孫老頭一直裝傻充愣,讓徐濟民恨得牙癢癢。

    今天孫老頭居然主動問他想不想學。

    徐拙思索片刻,拒絕了。

    “孫爺爺,我還得忙著面館的事兒,顧不上做醬菜。”

    孫立松一臉失落。

    “對,我忘了你得繼承濟民的手藝。看來這門手藝,要斷送在我這把老骨頭手里了……”

    “叮!發現新的隨機任務,詳情請點擊面板查詢。”

    隨機任務?

    這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