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十二章 也就那樣于可可

美食從和面開始
     上午十一點,徐拙建國和幾個服務員開始吃午飯。

    徐拙烙制烙饃的時候,毫無意外的翻車。

    前面幾張全都因為翻面不及時給烙糊了。

    這玩意兒往平底鍋上一放就得準備翻面,稍微走神就會過火。

    適應了之后,倒是挺容易的。

    把前面幾張沒發揮好的烙饃全都扔進垃圾桶中,剩下的那些外表焦黃香香軟軟的面餅則是規規矩矩的碼在盤子里。

    自己吃也得講究擺盤。

    這是從小就學會的規矩。

    另一邊,建國準備的幾樣菜也開始炒制。

    螞蟻上樹、酸辣土豆絲、二荊條炒雞蛋、蒜薹肉絲、鹵羊肉片。

    幾樣吃的擺上來,先不說味道如何,擺盤和賣相都很不錯。

    看起來挺有食欲的。

    “徐拙,你一個烹飪世家的傳人不炒菜,非逼著我這個學徒工做,不好吃你可別埋怨。”

    建國剛坐下就先封住徐拙的嘴,省得他等會兒挑三揀四的。

    “肯定比我做的好吃,我炒菜才是車禍現場呢。不說了,開吃。吃完估計就該忙了。”

    拿一張烙饃平鋪在空盤子里,然后根據自己的喜好加入炒好的菜。

    徐拙夾了一筷子粉條,又夾了些二荊條炒雞蛋,最后鋪了一層土豆絲。

    從一頭卷起,卷到一半時候把底部向上對折,再把剩下一半卷好。

    然后拿在手中開吃。

    咬一口,爽脆的土豆絲,鮮辣的炒雞蛋,以及筋道的粉條。

    配著散發著濃郁面香味兒的烙饃,瞬間就打開了味蕾。

    哪怕不餓的人,也會情不自禁的咬下去。

    這一大口帶來的滿足感和幸福感,真心讓人著迷。

    徐拙一口氣吃了五張餅。

    面餅其實沒多少,這玩意兒主要是吃菜。

    今天時間太緊,要不然鹵個肘子啥的切片卷進去,那味道才叫一個好。

    可以說專治各種厭食癥。

    “好啊,我不在你們就偷偷吃好吃的,為啥不叫我一聲?”

    正吃著,于可可突然來了。

    “你們這會兒還沒到下課時間吧?怎么這個點兒就來了?”徐拙讓服務員去再拿個盤子,這妞既然趕上了就一塊兒吃。

    于可可去廚房胡亂洗了一下手,就坐在徐拙身邊,一邊熟練的卷著烙饃一邊解釋。

    “今天老師臨時有事兒,上午的課調到晚上了,我正好餓了,就過來看看,沒想到正好抓到你們偷吃好吃的。”

    這丫頭熟練的給自己卷了一張烙饃,狠狠咬了一口,眼睛頓時瞪得溜圓。

    “太好吃了!比我在老家吃的都好吃。”

    于可可是揚州人,那邊本不是烙饃的發源地,但是隨著社會的進步,美食早已經不受地域的限制。

    比如中原腹地的林平市,既能吃到東北的鐵鍋燉大鵝,也能嘗到正宗的廣西螺螄粉。

    揚州城里有烙饃,徐拙也就不奇怪了。

    不過揚州是淮揚菜的發源地,那邊講究口味清淡平和,追求食物的本味兒,烙饃這種北方家常食物,能在揚州城立足嗎?

    “你們老家,賣烙饃的店生意好嗎?”

    “我不是在外面吃的,是我爸,去年跟著我爺爺回蘇北老家,不知怎地就學會了這個,還在家做給我吃……淮揚菜不適合往里面卷,所以味道就很差勁嘍。”

    烙饃里最適合卷的是鮮香咸香或者酸辣口味的家常菜,

    精致清淡的淮揚菜卷進去,味道就全變了。

    不僅烙饃味道差,精心烹制的淮揚菜也會黯然失色。

    “這是一個典型的菜系結合失敗案例。”

    徐拙一邊吃,一邊發表自己的意見。

    他原本只是隨口一說,因為徐家的飯桌上,一般都會討論這種話題。

    甚至老爺子興致高的時候,還特意出題考徐拙。

    這個烙饃和淮揚菜,就是老爺子以前的考題之一。

    但是于可可聽了之后,立馬驚訝起來。

    “我爸當時也是這么說的……”

    說到這里的時候,徐拙才算是反應過來。

    “可可,你家也是開飯店的?”

    “嗯,在揚州開了家酒樓,生意也就那樣吧。他們想讓我接手,我拒絕,報志愿的時候故意報了醫學專業,我爸氣得一星期都沒理我……”

    嘖,這丫頭嘴上說也就那樣,但徐拙相信酒店規模決對不小。

    他想起那次于可可穿著那雙新買的椰子,蹲在水池邊洗碗的場面。

    當時把徐拙嚇了一跳,特別是看到鞋子上濺上去的那些油污,更是心疼得不行,連忙把這丫頭趕走。

    這雙鞋子少說也得五千以上,他掙一天的錢也不夠賠的。

    可不敢讓這丫頭幫忙洗碗。

    現在聽于可可這么一說,徐拙心里樂得不行。

    這丫頭連家里的酒樓都不想接手,現在去甘愿在自己這小面館中無償幫忙。

    不知道她老爹知道,會不會氣得吐血。

    好在那次之后,徐拙只允許于可可守在柜臺,UU看書 www. 其他活兒有服務員做,不用她下手。

    建國吃烙饃,遵循著最傳統的吃法。

    卷菜進去的時候,會順手卷進去一棵剝好的小蔥。

    有點類似山東的煎餅卷大蔥。

    一邊吃著,建國還一邊催著讓徐拙點評一下他的手藝。

    這位天天都在琢磨烹飪技巧,從初中到現在,一直癡迷廚藝。

    但是水平嘛。

    真從專業角度評價的話,問題一大堆。

    比如土豆絲粗細不均勻,火候有點過吃起來不爽脆。

    但是徐拙肯定不會這么直說的,因為他炒菜也不咋地。

    至少不會比建國好到哪去。

    “建國,回頭有機會,我帶你去省城我家那個酒樓,跟著我爸學一陣子,我爺爺也在那,沒事也能教教你。只要你想學,這一行絕對有門路。”

    這話雖然有收買人心的成分,但也是徐拙的真心話。

    一個愛好能堅持十年,這絕對是值得尊敬的。

    徐拙自己都自愧不如。

    看看建國的堅持,再看看自己的懶散。

    徐老板覺得有些臉紅。

    他出身好,起點高。

    結果就因為缺少那份堅持,好好的四方面館差點被他整垮。

    要不是有系統在,估計這會兒轉讓的牌子已經掛門上了。

    而這狗系統到底能不能行,現在還真不好說。

    萬一以后系統沒了,天賦奇差的徐老板分分鐘就會被打回原形。

    所以得趁著現在,培養一個大廚留在身邊撐門面。

    而建國,就是最佳人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