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十四章 李4福病重

美食從和面開始
     于可可很快就回來了。

    “他沒來,店門鎖著呢。”

    徐拙指了指面碗:“先吃飯吧,吃完飯我打電話問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涼面很好吃。

    面條上裹著的全都是芝麻醬,咬一口簡直香得不行。

    而脆生生的黃瓜絲和綠豆芽,不僅解膩,還有開胃的作用。

    再配上酥脆的花生米和麻辣鮮香的辣椒油。

    這么酷熱的天氣中,涼涼爽爽的吃上一碗,別提多舒坦了。

    徐拙和建國就著蒜瓣吃了兩大碗涼面,一臉滿足的坐在凳子上打飽嗝。

    吹著空調,喝著可樂。

    咸魚徐正式上線。

    現在外面氣溫居然達到了38度,真是少見。

    這罕見的高溫帶來的最大壞處,就是來吃飯的人少了。

    這么熱的天氣,又這么曬。

    共享單車的車座能把屁股燙出水泡來。

    再加上課業繁重,醫學院的學生們自然就不想出門了。

    不過他們已經在微信上跟徐拙約好。

    中午在學校湊合一頓,下午再來吃頓好的。

    等到快十二點的時候,才算是稀稀拉拉的來了二十來個顧客。

    一半都是從這路過,看到店里開著空調就推門進來。

    估計真是熱怕了,也不管這里的飯菜好不好吃,先涼快涼快再說。

    給他們煮了燴面,拌了小菜,徐拙又閑了下來。

    于可可這會兒正坐在柜臺后面,看B站上的美食UP主做小龍蝦。

    見徐拙湊過來,于可可笑笑,一臉的巴結。

    “帥哥老板,咱們哪天吃小龍蝦吧?”

    徐拙在她身邊坐下,看了兩眼視頻上的內容,輕輕搖了搖頭。

    “沒做過,清洗太麻煩,想吃找個夜市攤吃吧。這玩意兒……”

    他正說著,于可可沖旁邊倚在廚房門口玩手機的建國說道:“建國哥,我請你吃小龍蝦吧?我去買,咱在這做,做好了不讓某些懶蟲吃……”

    建國笑笑:“成,你買來我就能給你做好,保證比那些夜市攤上的好吃。”

    徐拙原本沒在意,但是聽建國這么一說,頓時好奇起來。

    “建國,你在哪學過小龍蝦嗎?”

    建國不是個說大話的人,現在居然敢跟于可可保證比夜市攤上的好吃,這就引起徐拙的注意了。

    建國說道:“我在南方廠里的時候,跟的那個廚師是專業做小龍蝦的,很有訣竅,也教過我。”

    “那你怎么不開個夜市攤啊?回來反而去火鍋店干了兩年。”

    “我別的全都不會,就會小龍蝦……”建國一臉的無奈,估計也動過這樣的心思。

    但是每到夏季,全市遍地都是夜市攤。

    一個光賣小龍蝦的小攤能有多少生意?

    “算了,明天我買吧,你不會挑,賣小龍蝦的人會坑你的。”見兩人都有些意動,徐拙選擇妥協。

    他也想嘗嘗建國做小龍蝦的手藝。

    能這么自信,究竟得有多好吃啊。

    正咸魚一樣的閑聊時候,門口的玻璃門突然被人推開。

    徐拙抬頭一看,是李四福的大兒子李文明。

    李文明在高新區管那邊上班,自從結婚后就沒來過五金店這邊。

    上次在醫院見到他的時候,衣著高檔,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樣。

    但是現在,李文明卻有些狼狽。

    胡子拉碴,頭發凌亂。

    身上的白襯衣被汗水浸濕大半,

    神情也有些渙散。

    他急匆匆的走到徐拙面前,沒任何客套。

    “徐拙,能不能幫我個忙?”

    徐拙愣了一下,你這位成功人士找我幫什么忙?想吃面條嗎?

    “你說吧,能幫得上的我絕對不會推辭。”

    李文明擰著眉頭,眼睛中還帶著血絲。

    “能不能幫我勸勸我爸,他得了腦瘤,但是他一直抗拒治療……”

    啊?

    這下徐拙坐不住了。

    “你說什么?腦瘤?他怎么會……”

    “上次他在你這里摔倒,就是病情惡化了,在醫院已經檢查出來,但他堅決不治療,說只要把他帶到醫院他就跳樓,我們一家人怎么勸都不聽……”

    徐拙心里嘀咕起來:你們一大家子勸不住,找我能有用嗎?

    就李四福那摳索勁兒,讓他花錢治病,怕是完全不可能的。

    不過好歹是老鄰居,雖然他嘴巴不咋的,但是人還不錯。

    這次四方面館能恢復口碑,也有他一份功勞呢。

    “他現在在哪?我先跟他聊聊吧。”

    “在火車站呢,他打算趁著現在意識還清醒,準備回老家一趟,嘗嘗他多年來一直想吃但是沒吃到的那些吃的,見見老朋友,看看老家樣子……”

    說著說著,李文明就流出了眼淚。

    “都怪我沒好好照顧他關心他,以前有時候還嫌他沒文化,嫌他說話大嘴巴。他這個病早期通過體檢就能查出來,UU看書 .uukanshu.com 但是我卻一直疏忽……”

    李文明不到三十歲,是最要面子的年齡。

    但是這會兒卻絲毫顧不上這些,嗚嗚咽咽的哭了起來。

    估計他這些天真是愁壞了。

    徐拙拍拍他的肩膀:“文明哥,別哭了,咱現在就去火車站把他勸回來。他想吃東西很簡單,我做給他吃就行了。”

    吃不吃的不重要,現在主要是他抗拒治療。

    徐拙交代建國守著店,他匆匆換了衣服,跟著李文明出去了。

    李文明的車是一臺白色的凌度。

    貌似這車是他結婚時候,李四福給買的。

    上了車,兩人也沒廢話,直奔火車站。

    這會兒是一天中最熱的時候,在火車站下車的時候,徐拙甚至有些眩暈。

    “我爸可能進去了,你身份證拿了嗎?我去買票,咱們進去找找。”

    買了票,兩人進了車站,去候車室開始找。

    因為天熱,車站里面也蒸汽騰騰的。

    汗臭味兒夾雜著腳臭味兒和狐臭味兒撲面而來。

    讓徐拙在心里不由得對李四福產生了抱怨。

    你個老東西,都打算告別這個世界了,就不能坐一回高鐵?

    真是一輩子從頭摳到尾。

    在候車室的一角,兩人找到了李四福。

    這會兒李四福正湊在一群人當中,興高采烈的夸著自己的兒子。

    “我家那倆娃子,一個在高新區上班,另一個在事業單位,五險一金啥子福利都有,都是一輩子的鐵飯碗,比我這個老家伙強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