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十七章 川菜大師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有些不解,這個步驟沒錯啊。

    而且這味道絕對棒,怎么就不是那個味兒呢?

    “我覺得挺好的啊。”

    陳桂芳又嘗了一口。

    “你做的這個,更像是干拌的擔擔面,香辣爽口,除了宜賓人都喜歡吃。”

    徐拙有些不解了,這究竟是啥意思呢?

    大早上過來跟我打啞謎嗎?

    陳桂芳耐心的說道:“真正的宜賓燃面很麻,調料中有花椒麻椒和山奈。”

    “而且你這個辣度也不夠,真正的宜賓燃面,吃完嘴巴都辣得能腫起來。”

    “這樣吧,你先忙,等會兒我帶你去那家川味小館嘗嘗,你吃了就知道差距在哪了。”

    徐拙匆匆把碗里的面條吃完,他真覺得這面做的好吃,不明白地道的宜賓燃面到底有什么不同。

    去洗碗的時候,徐拙好奇的問陳桂芳。

    “你是不是認識川味小館的老板?”

    陳桂芳這會兒已經開始玩消消樂了。

    “那老板是老爺子早些年收的徒弟,學了兩三年之后去四川游歷,在那邊當了二十多年主廚,是有名的川菜大師。現在回來開了這家川味小館,專做私房菜。”

    “兒砸,你要想在烹飪這一行有所成就,不能光閉門造車,也得去嘗嘗人家的手藝,通過對比才知道哪方面欠缺。”

    “以前你上學時候,為了讓你爸提高廚藝,我們走南闖北,跑遍了全國各地,等回來后,你爸的廚藝明顯提高了不少……”

    她正興高采烈說的時候,徐拙冷不丁插了一句。

    “你倆是專門趁我不在家出去旅游的吧?”

    陳桂芳干咳兩聲。

    笑容逐漸尷尬。

    “兒砸,你別多想,我們主要是出去采風,帶上你怕影響你學習……”

    切!

    我信了你個鬼!

    徐拙開始和面,陳桂芳翻出昨天剩下的羊蹄,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和好面,鹵好羊蹄之后,徐拙讓建國守著店。

    他則是坐上陳桂芳的車,直奔新區。

    沒來之前,徐拙還以為川味小館是個小飯館。

    畢竟這個名字就讓人覺得不大氣。

    結果到了之后才發現,居然上下兩層,裝飾得很典雅。

    外面貼著藍色的墻磚,配合那朱紅大門,有點像是古代的大戶人家門口。

    剛走到門口,立馬有穿旗袍的服務員迎上來。

    這服務員臉上帶著職業性的微笑,顯然認出了陳桂芳。

    “喲,陳總來了,里面請里面請,我們老板剛過來,您直接上樓就能找到他。”

    娘兒倆上樓。

    在二樓的樓梯口,徐拙見到了這里的老板。

    一個身穿唐裝五十多歲的謝頂男子。

    “這就是你兒子徐拙吧?長得可真帥!”

    “對,這是我兒子,快喊魏伯伯。”

    沒等徐拙開口,對方就直接伸出手:“魏君明,你爺爺當年收的第一個徒弟,一直在川蜀混跡,剛回來,以后咱們多聯系。”

    他看上去跟李四福歲數差不多,只不過這精神頭,李四福可比不上。

    對于徐拙來說,這都是大人間的寒暄。

    他到現在都不太適應。

    好在有陳桂芳在,沒有讓場面冷下來。

    說明來意之后,魏君明立馬帶著徐拙往后廚的方向走去。

    “走吧,我給你做一遍,不難。你要記住,越是這種小吃,

    門檻就越低,因為大眾化的食物,是復雜不起來的。”

    徐拙點點頭,他也知道這個道理。

    不過他真沒吃過燃面,做起來完全沒有對比和參照。

    川味小館的后廚非常寬敞。

    全套的不銹鋼廚具擦得明亮。

    灶臺、料臺、洗菜池、高湯桶,全都有序的排列著。

    各種廚具更是整齊的掛在墻上。

    看著就覺得舒服。

    十來個戴著高低不等廚師帽的廚師們正在忙著準備工作。

    改刀、配料、清洗、腌漬等等。

    大家忙而不亂,顯然是個非常默契的團隊。

    看了一圈,徐拙真有些慚愧。

    他原本還覺得自己那個小廚房面積夠大。

    結果現在跟人家一比,簡直就是個小窩棚。

    魏君明話不多,做廚師的好像很少有侃侃而談的人。

    先準備做燃面的材料。

    大館子,各種配料非常齊全。

    主料是面條和碎米芽菜,其他配料就多了。

    大蒜、生姜、花椒、麻椒、山奈、八角、香蔥等等十幾種料。

    比徐拙在網上查到的都多。

    準備好之后,一口鍋開始燒水煮面,另一口炒鍋鍋燒熱倒油。

    魏君明依次把香料放進去過油炸,逼出香料的本味兒。

    最后撈出扔掉,倒入芽菜翻炒。

    香味兒出來后,盛出備用。

    等面條煮好撈出后,魏君明熟練的控水,然后開始放入佐料。

    辣椒油直接加了四勺。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花生碎核桃碎熟芝麻也全都加了進去。

    芽菜和幾種堅果碎對半擺放在面條上,看著就讓人胃口大開。

    魏君明遞給徐拙:“攪開嘗嘗,這味道你可能會吃不慣。”

    徐拙也沒在意,剛剛他做的也是這些步驟,只是配料沒這么全而已。

    這有啥吃不慣的?

    他夾了一口塞進嘴里。

    還沒開始嚼,一股又麻又辣的味道就在口腔中彌漫開來。

    徐拙覺得自己已經夠吃辣了,店里也天天在做麻辣羊蹄。

    但是這碗面的辣味兒還是讓他嗆出了眼淚。

    這味道,也太沖了吧?

    魏君明遞給徐拙一張紙巾。

    “傳統的燃面,因為味道太沖,只有他們當地人吃。后來在成都經過改良之后,才風靡全國的。”

    “那次改良,就是減少了麻辣味兒。現在不管成都還是宜賓,其實都跟幾十年前的味道有很大不同了,因為時代在發展,人的味蕾也在不斷的進化。”

    這下,徐拙算是明白了陳桂芳說的不正宗的原因在哪了。

    他做的那碗,麻辣味兒差太多。

    他吃著爽了,但是讓一個當地人吃,就會覺得不夠味兒。

    剩下的面,徐拙是不敢碰了。

    現在舌頭還在發麻。

    “孩子,每個地方的人都有自己各自的口味,假如你真的鉆研廚藝一道,那就得去實地考察感受一下。”

    “當然了,如果你只是想掙點錢,那就不用考慮這些,只要做的不難吃,就永遠不缺少顧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