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四十五章 老友重逢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有些驚訝,這倆人認識?

    李四福后面跟著的李文明也有些詫異。

    老爹啥時候還有個小四川的外號?

    李四福和魏君明兩人彼此看著對方。

    最后還是李四福先開口了。

    “小胖墩兒,你咋個禿嘍,老子好多年就跟你說,廚師帽戴久了悶氣,會掉頭發,你娃子就是不聽……”

    魏君明笑出了眼淚:“還說我,你不是也老了嗎?當時那個吹牛皮的小四川,轉眼成了老頭兒。”

    “三十年了,整整三十年,沒想到咱們還能遇上,真是緣分!”

    兩人這么深情凝視的樣子,徐拙覺得有些辣眼睛。

    他甚至都懷疑,假如不是自己和李文明在場。

    這倆老東西會不會直接抱在一起親起來。

    “你倆……認識?”

    魏君明先反應過來,他笑著給徐拙解釋。

    三十年前,李四福跟他剛過門的媳婦兒來林平市打拼,就住在魏君明家隔壁。

    當時李四福還沒錢開五金店,走街串戶的給人做家具。

    而魏君明當時在跟著徐濟民學廚藝。

    兩人年齡相當,趣味相投,就成了朋友。

    李四福那個大嘴巴,得知魏君明跟人學廚藝的時候,就一直跟他講川菜。

    其實好多川菜李四福都沒吃過,他窮得叮當響,可吃不起那玩意兒。

    但是他喜歡吹牛,說得四川是個遍地美食的好地方,比林平市強得多。

    原本他吹吹牛過過嘴癮就完事兒了,結果老實巴交的魏君明當了真。

    跟徐濟民學了兩年多之后,就辭了師父,只身前往四川。

    為此徐濟民還自責了一段時間。

    以為自己對魏君明太嚴厲,把孩子嚇跑了。

    其實魏君明就是想去看看李四福夸耀的地方到底有多好。

    結果這一去,就是三十年。

    接著,李四福又做了補充。

    魏君明臨走時候,李四福已經攢夠了開五金店的錢,其實就是租個門面賣鐵釘合頁啥的。

    他對林平市不熟悉,問魏君明哪里開店生意好。

    魏君明天天在四方面館,這邊吃面的人絡繹不絕。

    就給他說,開在四方面館旁邊生意最好了。

    就這樣,李四福跟徐家成了鄰居。

    兩人陰差陽錯,都跟徐家產生了交集。

    再次見面,都感慨萬分。

    寒暄完畢,李四福拉著李文明。

    “娃兒,快喊魏叔叔,他跟你爹可是有大交情。胖墩兒,這是我兒子李文明,現在在開發區上班,五險一金啥子福利都有,安逸得很……”

    李四福還是改不了這個毛病。

    但是他這么一說,李文明就更加慚愧。

    眼淚刷的一下就流了出來。

    自己安逸得很,可是給他提供安逸生活的人卻身患重病。

    一想到這些他就忍不住想哭。

    魏君明有些不解:“這孩子咋哭了?”

    一邊站著的徐拙對他說道:“老李得了腦瘤,但是不肯治病,咋勸都不聽。文明哥為此愁的不行。”

    “我跟你學那個燃面,就是因為跟他打賭,只要我做出地道的燃面他就得去醫院治病。”

    “當然了,這只是玩鬧話,不過魏伯伯,你真得好好勸一下老李了,趁早去醫院,做個手術就完事兒了……”

    昨天徐拙去學燃面的時候,魏君明還有些不高興。

    因為這地方很少有人吃傳統燃面,

    他覺得徐拙大概率是為了炫耀。

    現在年輕人都喜歡拍些視頻發網上,賣弄手藝。

    這在魏君明眼中,就是不務正業。

    現在他才明白過來,昨天徐拙學燃面,居然是為了李四福。

    這讓他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魏君明激動的拍著徐拙的肩膀。

    “好孩子,以后川菜有什么不懂的地方盡管問我。我這手藝也不知道傳給誰,你要愿意的話,我就替我師父代為傳授了……”

    說完,他扭臉看向李四福。

    “小四川,下去就給我滾到醫院去!敢不去老子把你腿打折!”

    他們做朋友那兩年,兩人都很窮。

    一個是學徒工,一分錢拿不到。

    一個是初來乍到,沒活兒的時候甚至還要餓肚子。

    他們相互扶持兩年。

    也彼此鼓勵了兩年。

    現在好不容易遇到了好友,卻得了重病。

    這對不差錢的魏君明來說,簡直是不能接受的。

    吼完李四福,魏君明又沖徐拙說道:“去做燃面吧,他敢說不好吃我就揍他。”

    徐拙進去忙活了,魏君明和李四福相對而坐,回憶著以前的那些趣事。

    現在,燃面到底啥味兒已經不重要了。

    有魏君明在,徐拙相信李四福絕對會乖乖去醫院的。

    直到現在,他才算是明白過來。

    為什么燃面的任務完不成,他學川菜的難度會增加一倍。

    這原本完全是風馬牛不相及的關系。

    他還以為系統抽風了呢。UU看書 www.uukanshu

    結果魏君明和李四福相認,打破了謎底。

    其實魏君明跟徐家,就那么一丁點兒香火情。

    還被陳桂芳做生意時候用掉了。

    雖然魏君明對徐濟民有感情,回來就認了這個師父。

    但是他那種情感,只是對老家和過往的一種懷戀。

    畢竟再深的感情,也會隨著時間流逝而消散。

    假如徐拙上門求教,魏君明自然也會指導。

    但是你讓他用心教授的話,估計他也做不到。

    畢竟不是自家孩子,也沒有感情基礎。

    不過現在有了李四福,這情況就變了。

    魏君明已經打算傾囊相授,這對于徐拙來說,絕對是天大的好事兒。

    做好燃面,徐拙又做了幾樣菜。

    涼拌羊肉、蒜泥白肉、黃瓜變蛋、洋蔥木耳,外帶兩盤羊蹄。

    雖然還沒到飯點兒,但也馬上十一點了,該吃飯了。

    徐拙拿來啤酒,打開,給幾人一一滿上。

    輪到李四福的時候,他有些猶豫,倒是李四福有些著急的搶過酒瓶。

    “快給我倒上,下午老子去了醫院,可是好久都碰不得酒肉了……”

    得,現在他終于屈服了。

    李文明給李四福夾著菜,沖魏君明說道:“魏叔叔,多謝你勸我爸,錢的事兒你就不用操心了。”

    “我們一家子湊了湊,又找親戚借了點,湊了十幾萬,應該差不多夠了,再不行我們就賣車賣房。”

    “只要能救我爸,傾家蕩產我們都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