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五十六章 升級版蓑衣黃瓜

美食從和面開始
     萬能涼拌汁是系統給的,自然不會太差。

    只是徐拙不懂得變通而已。

    經過魏君明的改良之后,蓑衣黃瓜不管賣相還是味道,都提升了一截。

    徐拙拿著盤里的黃瓜,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把于可可氣得不行。

    魏君明把剩下的黃瓜撈出來做成剛剛的樣子,全都給了于可可。

    “小丫頭,別生氣了,全都給你吃。”

    于可可笑嘻嘻的端著黃瓜出去炫耀了。

    徐拙有些詫異。

    自己的老媽見了于可可,一臉的寵溺。

    甚至把他這個親兒子都扔到了一邊。

    現在魏君明也這樣。

    難道徐家有重女輕男的習慣不成?

    想想老爺子的嚴厲,父母的疏遠。

    徐老板越來越覺得自己的猜想是對的。

    “號外號外,四方面館主打菜蓑衣黃瓜大升級,大家請看,表面上,這是一根沒加工過的黃瓜。”

    “其實呢……”

    于可可把手機湊近,慢慢拉著黃瓜的一頭,這個黃瓜就被拉成了拉花。

    “其實這是已經切好的黃瓜,而且味道非常好吃。大家不信的話可以來嘗嘗,絕對不忽悠人。”

    錄好小視頻,于可可就開始在各種群里發。

    在她錄制的時候,店里已經有顧客來了。

    看到于可可正在展示的黃瓜,好奇心頓時被勾了起來。

    “徐老板,來根蓑衣黃瓜唄,昨晚沒趕上,今天嘗嘗味道咋樣。”

    徐拙在后廚開始準備。

    魏君明這會兒已經走了。

    今天原本要教徐拙刀工的。

    結果沒想到徐拙的刀工出乎意料的好。

    讓魏君明的計劃有些落空。

    加上他實在是饞酸辣面魚,就留下來一直等到現在。

    吃到了酸辣面魚,也幫徐拙改良了涼拌汁。

    他就急匆匆的趕回去。

    川味小館那邊還有一堆事兒等著他呢。

    魏君明走后,四方面館的食客陸續趕來。

    今天的蓑衣黃瓜居然變了樣,讓他們覺得格外神奇。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就點了一份。

    端上來之后,盤子里只有一根完整的黃瓜。

    在于可可的講解下,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

    這刀工和擺盤讓他們覺得新奇。

    自然就得拍下來了。

    他們掏出手機,開始拍小視頻。

    先拍這根完整的黃瓜。

    然后從一頭一點點拉開。

    朋友圈里一片贊嘆聲。

    抖音上更是無數人點贊。

    這刀工也太厲害了。

    炫耀完畢,這才拿著筷子慢慢吃。

    酸中帶甜,咸中帶鮮。

    這種復合型味道簡直讓人沒有任何抵抗力。

    “啊啊啊啊……四方面館的蓑衣黃瓜太好吃了!”

    “你們一定一定要來嘗嘗啊,我簡直愛死黃瓜了!”

    “四方面館的蓑衣黃瓜真好吃,數量有限,速來!”

    “吃個黃瓜居然吃出了戀愛的感覺,我酸了……”

    各種軟硬廣告在醫學院的群里和朋友圈開始泛濫。

    甚至同學見面第一句話就會問:“你去吃黃瓜了嗎?”

    今天于可可在B站發的酸辣面魚沒引起爆點。

    倒不是酸辣面魚做的不好。

    主要是于可可拍的那個蓑衣黃瓜實在是太讓人眼饞了。

    不管是刀工還是擺盤,都堪稱一絕。

    更讓人驚訝的是,所有人都沒看出來,盤子里那根完整的黃瓜是切好的。

    當然了,肯定有杠精跳出來說視頻是剪輯的。

    但是在醫學院大軍的瘋狂彈幕中,這種言論瞬間就被淹沒了。

    而且為了打臉,于可可還進入后廚,完整了拍攝了蓑衣黃瓜制作的整個過程。

    這下,不僅讓徐拙的名氣在B站大漲,還連帶著引發了醫學院學生們的熱情。

    幾乎所有人都想嘗嘗這蓑衣黃瓜究竟有多好吃。

    那些提前來店里的人,還不斷的在群里和朋友圈里刺激他們。

    但是四方面館的餐位有限,徐拙也不能時時刻刻都切黃瓜。

    所以一直到天黑,還有好多學生沒嘗到蓑衣黃瓜的味道。

    “盼盼,李浩一下午都沒過來,你也不擔心他?”

    柜臺后面,于可可一邊吃著孫盼盼帶回來的粽子,一邊好奇這小兩口為啥沒膩在一起。

    “他帶著他的老鄉去爬山,我才不去呢。正好端午節我奶奶包粽子,就去幫忙了。這粽子好不好吃?都是我奶奶親手包的。”

    于可可一臉欣喜:“好吃好吃,我最喜歡吃咸粽子了,咸黨萬歲!”

    正說著,徐拙從后廚走了出來。

    于可可趕緊把手中的粽子遞過去:“帥哥老板,鑒于你做這么好吃的蓑衣黃瓜,本公主特賞你粽子一枚,還不趕緊謝主隆恩?”

    徐拙看了一眼粽子中的鴨蛋黃,皺了皺眉:“我不吃咸粽子……”

    說完,就繼續忙活他的事兒了。

    孫盼盼捅了一下于可可:“你看你看,不合適吧,他是甜黨,你是咸黨,天生不合。”

    于可可沒任何猶豫就把手中的粽子塞給了孫盼盼。

    “其實,UU看書 .uukanshu.com 我也不太喜歡吃咸粽子,這個還是你吃吧,咱奶奶就沒做甜粽子?”

    孫盼盼:……

    呵,舔狗!

    下午三點多時候,徐拙趕著炕了一些泡饃餅出來。

    又厚著臉皮去孫立松那里買了兩罐糖蒜。

    上次買的已經被于可可偷吃完了。

    這次買回來之后,徐拙打算帶回家一罐。

    放在店里,不管藏多嚴實都能被于可可翻出來。

    真不知道那丫頭的鼻子是咋長的。

    晚上快九點時候,李浩帶著四十多個說著陜西口音的醫學院學生,浩浩蕩蕩殺進了四方面館。

    幾個正吃涼面的學生還以為要打群架,三兩口把碗里的涼面吃干凈,然后付錢走人。

    “徐老板,我們來了,有什么好吃的趕緊上,快餓斷氣了都。”

    為了讓這群老鄉們對徐拙做的陜西面食有認同感,李浩帶著這群老鄉爬了林平市旁邊的一座山。

    還在上面欣賞了一下夜景,才摸黑爬下來。

    現在每個人都餓得前胸貼后背,再吃四方面館的美食,絕對有不一樣的感覺。

    很快,一盤盤的蓑衣黃瓜和羊蹄就端上了桌。

    來的都是大四大五的學生,平時忙得飯都顧不上吃,更沒聽說過四方面館了。見到端來上一根黃瓜,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這啥玩意兒?就上一根黃瓜?”

    “李浩,你找的什么面館,這也太敷衍了吧?這黃瓜好歹拍一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