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十六章 所謂的經營危機

美食從和面開始
     當然了,想歸想,現在他可顧不上去搞這種實驗。

    店里的顧客已經差不多坐滿,他得趕緊做菜。

    今天最受歡迎的依然是蓑衣黃瓜。

    也不知道是因為刀工晉級的原因還是這兩天切太多了。

    徐拙感覺今天切黃瓜時候格外順暢。

    切黃瓜的時候甚至都不耽誤和建國聊天。

    以前徐老板特別羨慕那些可以一心二用的人。

    比如銀行里的員工,一邊數錢一邊聊天。

    還有老爺子和老爹,一邊干活一邊指揮店里的幫廚是常態。

    沒想到現在刀工晉級,自己也能做到一心二用了。

    一直忙活到下午三點,店里的客人才逐漸散去。

    隨著蓑衣黃瓜的名氣發酵,店里的顧客也不僅限于醫學院的學生。

    周圍的一些居民也慕名而來。

    這么一個不起眼的小店居然會做蓑衣黃瓜,而且據說還很不錯。

    那一定得嘗嘗。

    去大飯店時候想不起來吃這道菜,專門去吃的話又不值當。

    現在來面館吃面的功夫嘗嘗傳說中的蓑衣黃瓜,倒也很不錯。

    而且面館的涼面羊蹄和涼拌菜也都很棒。

    價格還不貴,簡直就是這酷熱天的最佳選擇。

    一口氣忙三四個小時,徐老板脫掉被汗水打濕的廚師服,去衛生間簡單洗了洗。

    然后換上干凈上衣,癱坐在柜臺后面。

    一手拿著可樂,一手拿著手機。

    還是咸魚舒服啊!

    建國給自己煮了一碗涼面,這會兒正配著羊蹄慢慢吃著,補充一下體力。

    俗話說,老陰陽少廚子。

    廚師這一行一直都是重體力勞動。

    身體差的人根本堅持不下來。

    徐拙現在終于理解,為什么大學剛畢業的時候,老爺子天天逼著他早上去跑步了。

    估計就是擔心他身體素質太差,做不來這些高強度的勞動。

    結果撒呼呼的徐老板還真的結結實實的鍛煉了幾個月。

    現在回頭想想,假如當時犯懶不去鍛煉,繼續當個沉迷游戲的死宅。

    估計老爺子就不會有培養接班人的想法了。

    正暗自后悔的時候,陳桂芳突然推門走了進來。

    “兒砸,這兩天生意怎么樣?”

    “聽說你的蓑衣黃瓜做的很好吃,我特意過來嘗嘗。”

    徐拙知道,她肯定是過來談生意的,順便拐過來看看。

    陳桂芳進門直奔柜臺旁邊裝有羊蹄的盆子。

    把手中的包放在柜臺上,順手拿了個空盤子。

    夾出幾根羊蹄,沒等徐拙招呼就坐在一邊大口吃了起來。

    徐拙看著放在面前的新款香奈兒手包。

    微微嘆了口氣。

    再次懷疑自己是不是抱養的。

    “媽,我跟你說個事兒哈。”

    徐老板打算跟陳桂芳說一下錢的事兒。

    系統那個主線任務要求三個月內利潤達到十萬。

    徐拙打算找個理由和陳桂芳說一下,免得她老惦記店里這點營業額。

    結果他剛開口,陳桂芳先說了。

    “兒砸,昨天你爸說我了,讓我跟你這邊按照正常價格結算,

    不能拿你的錢……”

    哦豁!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深明大義的老爹居然為自己開口,這簡直不敢想象。

    果然還是父子連心啊。

    這邊剛接到系統任務要存錢,老爹就在那邊敲打老媽。

    簡直不要太讓人感動!

    不過表面上卻不能顯得太過激動,免得讓陳桂芳不快。

    “哦?我爸真這么說的?”

    陳桂芳點點頭,臉上有些憤憤。

    “我剛起獲他藏的私房錢,然后他就開始打你這邊的主意了,你爸跟你要錢的話你可不許給,男人有錢就學壞,我可得提防著……”

    徐拙想笑。

    就老爸那種天天悶在廚房中的人,你給他錢他也沒地方花啊。

    頂大天跟省城那些廚師聚在一起喝喝茶吹吹牛。

    或者去茶葉市場買點新奇茶葉。

    這應該是老爹最大的愛好了。

    然而就算這樣,私房錢也不能有。

    徐老板原本還想火力支援一下老爹。

    但是想到對方也在打這邊的主意,那就算了。

    “兒砸,你剛剛想說什么?”

    陳桂芳一口氣吃了三根羊蹄,這才罷手。

    徐拙自然不會再提錢的事兒了。

    免得陳桂芳又打什么主意。

    想了想,徐老板撒了謊。

    “前兩天有個算命的說,我這個店三個月內有經營危機……”

    陳桂芳有點迷信,所以徐老板才這樣說,打算想請教一下陳桂芳對于增加客源有啥高招沒。

    結果沒等他說完,陳桂芳就冷笑起來。

    “三個月?我看你一個月就會出現經營危機。”

    徐拙一愣,啥情況?

    老媽也會算命了?

    “再有一個月就是暑假了,你這店里的顧客全都是醫學院的學生,他們放假回家,這店里還有什么顧客啊?”

    “還算命的說,是個瞎子都能看出來好不好?傻狍子,是不是被那些江湖術士給騙了?你給了多少錢?”

    徐拙搖搖頭:“沒給啊,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我生意這么好,他進門就說有經營危機,被我趕出去了。”

    陳桂芳也沒多疑,催徐拙去做蓑衣黃瓜。

    “經營的事情不用擔心,只要你做的好吃,就一定會有顧客來的。你刻意去宣傳,反而會讓人反感。”

    跟著徐文海經營一二十年飯館的陳桂芳,這方面的經驗可謂十足。

    徐拙現在手藝這么好,根本不需要糾結客源的問題。

    切黃瓜的時候,陳桂芳掏出手機開始錄小視頻。

    很明顯,又開始在朋友圈炫耀兒子了。

    徐老板已經習以為常。

    吃完蓑衣黃瓜,陳桂芳就裝了半袋子羊蹄,急匆匆的走了。

    省城那邊很忙,供貨公司的業務問題,徐家酒樓的管理問題,甚至還有全國各地的貨源產地的供貨問題。

    全都需要陳桂芳來處理。

    開車離開四方面館沒多遠,陳桂芳就把車子停在路邊。

    掏出手機,撥了個號碼。

    “文海,你看視頻了吧?咱兒子的手藝真的好,雖然調味兒方面有魏師兄的功勞,但是刀工可是實打實的。”

    “他現在越來越棒了,也越來越累,剛剛在衛生間看到他脫下的濕衣服,我都沒忍住淚水……”

    “老爺子也是的,家又不缺錢,為啥非得讓他進這一行?看著小拙那疲憊的樣子,我真是好心疼……”

    說著說著,陳桂芳就嗚嗚咽咽的哭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