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十八章 巧了,我也姓于

美食從和面開始
     為了讓這碗蔥油湯面好吃,徐拙特意騎車回去。

    從店里拿了點做好的手搟面,和建國閑著沒事熬的豬油。

    對,豬油。

    蔥油湯面想要好吃,熬好的熟豬油必不可少。

    另外,徐拙還拿了兩頭紫皮洋蔥和一把香蔥。

    紫皮洋蔥相對于白皮洋蔥來說,味道更濃郁。

    炸出來的蔥油也更香。

    這種蔥油不僅適合蔥油湯面,也可以做老上海最著名的蔥油拌面。

    再次回到孫立松家,這會兒于可可已經攙扶著孫立松坐在樹下的躺椅上聊天了。

    兩人好歹也算是老鄉,加上于可可那活潑可愛的勁兒,逗得孫立松一直不停地笑。

    來到廚房,徐拙用湯鍋燒水,準備煮面。

    另開一個爐灶,加上炒鍋,把豬油全部倒進去。

    趁豬油化開的功夫,徐拙把洋蔥和香蔥清洗一遍,改刀裝盤。

    油熱之后,開小火,把洋蔥和香蔥倒進鍋里慢慢熬。

    熬蔥油是不能加任何香料的。

    B站有些美食UP主喜歡在里面放八角和香葉。

    這是不對的。

    因為不管加什么香料,都會壓制住蔥香味兒。

    所以正宗的做法就是什么都不加,純蔥熬制。

    而且熬制的時候不能蓋鍋。

    有的人圖省事,覺得蓋鍋會熬得快一點。

    這是極其錯誤的。

    因為蓋上鍋,蔥里面的水汽散不出來。

    會形成一股生蔥腐爛的味道。

    只有敞著鍋,小火慢熬。

    做出來的蔥油才最香,味道也最純正。

    隨著油溫的升高,蔥油的香味兒也慢慢散發出來。

    “呀,這么多啊,孫爺爺吃的完嗎?”

    于可可拿著兩個蘋果進來洗,看到鍋里那半鍋蔥油,有些好奇。

    “今天肯定吃不完,我打算給他熬好放在冰箱里,以后什么時候想吃什么時候用勺子挖出來一些拌面里就行,很方便的。”

    于可可似懂非懂的點點頭,洗好蘋果就蹦蹦跳跳出去了。

    這小丫頭簡直就是個開心果。

    也不知道在跟孫立松聊什么,把老頭兒逗得挺開心的,不時傳來他那爽朗的笑聲。

    這笑聲讓徐拙有些感懷。

    老年人都希望有子女的陪伴。

    但是孫立松好像沒啥后人。

    從徐拙第一次跟著老爺子來買醬菜,他就是一個人。

    既沒有子女,也沒有老伴兒。

    這么孤零零的,看著著實可憐。

    當鍋里的蔥變得焦黃時候,蔥油就熬好了。

    徐拙小心的把蔥油倒進盆里,等會兒晾涼后,就能放在冰箱中。

    以后隨時都能挖出來拌面吃。

    很簡單,也很方便。

    湯鍋里的水燒開后,徐拙沒有立即煮面條,而是先用鍋里的開水調制湯汁。

    先在碗里舀幾湯匙蔥油,倒入一點醬油和一點白糖,少許食鹽。

    沖入開水充分攪開。

    然后徐拙才把手搟面丟進鍋里開始煮。

    趁這功夫,徐拙又切了一點香蔥末。

    真正的陽春面用的是龍須面,鍋里滾開后就得立馬倒入涼水,

    這樣煮出來的面條口感才會筋道。

    但是今天徐拙用的是手搟面,盡管他切的時候已經盡可能的細了,不過依然跟龍須面沒法比。

    點水的步驟,自然也不用去做了。

    煮了兩分鐘之后,徐拙把面撈出來,放進剛剛沖好的面湯中。

    一碗不太地道的蔥油湯面就做好了。

    倒不是味道差,主要是這面條有些不倫不類。

    當然了,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能不能讓孫立松滿意。

    系統那個任務懲罰,已經隱晦點出了孫立松的命運。

    他孤苦伶仃的,身體也不好。

    自然而然就會生出一些不好的念頭。

    唉!

    希望這碗面能勾起他早年的一些回憶吧。

    說不定就能改變他的主意。

    看著樹下聊得熱絡的兩人,徐拙真是慶幸帶于可可來了。

    不然讓他這個大老爺們兒給孫立松講笑話,哄著他吃蘋果。

    那得尷尬死。

    端著面碗出來,徐拙放在孫立松面前。

    “孫爺爺,祝你生日快樂,這是你想吃的蔥油湯面,嘗嘗味道怎么樣?”

    孫立松瞇著眼,笑呵呵的拿起筷子。

    也不怕燙,挑起一筷子面條就送到嘴里。

    “喔……好吃好吃……真好吃……蔥油熬得真香……”

    孫立松一邊吃,一邊跟徐拙絮叨以前的事情。

    “以前在揚州住的時候,每到我生日,我老伴兒都會給我做一碗蔥油湯面。”

    “她不會做飯,笨手笨腳的,煮的面條都快成糊糊了還不知道撈出來。”

    “那時候家里好窮的,她這么做飯真是浪費糧食,我倆為此沒少吵架。”

    “但是每到我生日,她還是會情不自禁的給我煮面,她說生日這天只有吃面條才會長命百歲。”

    “嗬……”

    “我是長命百歲了,可她卻因為得病不愿拖累我,趁我睡覺時候投河自盡,留我一人蹉跎到現在。”

    “從那以后,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我就離開了揚州城,來到你們北方,再也沒回去過。”

    說著說著,孫立松的眼淚就下來了。

    現在,徐拙總算是明白了。

    為什么孫立松老是孤零零一個人。

    他挺有錢的,做的醬菜大受歡迎不說,光這個小院都值不少錢。

    要是想過得安逸,他大可以請幾個保姆,或者干脆再找個老伴兒。

    結果他沒有,就這么一個人生活。

    真是沒想到,他居然還有這種過往。

    想必他跟他老伴兒的感情非常深厚。

    徐拙嘆了口氣,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于可可眼睛紅紅的,對于這種催淚情節,真是沒有任何抵抗力。

    她拉著孫立松的手問道:“孫爺爺,您老伴兒叫什么名字?我想把你們的故事寫出來,太感人了……”

    孫立松擦掉眼淚,苦笑了一下。

    “她叫于培秋,長得特別好看,是揚州城第一美女。”

    于可可聽到這里,有些詫異的說道:“誒,真巧了,她也姓于,跟我一個姓。于培秋……這名字,跟我爺爺的名字很相似。”

    孫立松怔了一下:“你爺爺叫什么名字?”

    “于培庸。”

    孫立松一下子站了起來,呆呆的看著于可可。

    “你爺爺是揚州第一樓的于培庸?”

    “對,不過現在第一樓是我爸的了,以后可能會傳給我……”

    “孫爺爺,你不會是我們家的親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