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七十章 魏伯伯,想學嗎?

美食從和面開始
     于可可很快就拿著電話過來了。

    “姑老爺,我爺爺要跟你說話。”

    說完,她把手機塞進了孫立松的手中。

    徐拙閑著著無聊,拿著碗筷回到廚房開始洗刷。

    任務已經完成,獎勵也全都到手。

    該撤了!

    這會兒已經十一點多,店里要開始忙了,他不能一直呆在這里。

    收拾好之后,徐拙看到李浩和孫盼盼在群里商量逃課的事情。

    就順手給李浩發了個定位,讓李浩帶著孫盼盼來孫立松家。

    為了讓李浩速度快點,他特意去院子里拍了一下腌漬糖蒜的壇子。

    滿滿一大壇子的糖蒜,想必李浩會很感興趣。

    果然,在徐拙把照片發過去之后,李浩拍著胸脯讓徐拙放心。

    半小時之內,絕對會帶著孫盼盼趕到現場。

    收拾好廚房,徐拙裝了點糖蒜,就騎車回去了。

    這邊剩下的全都是于家的倫理大戲。

    他一個外人,看戲的話有些不合適。

    參與進去好像更不合適。

    人家親人團聚,說不定還會開視頻。

    這種催人淚下的名場面,就別摻合了。

    另外徐老板的長相跟老爺子也有幾分神似。

    萬一被于培庸認出來,這多尷尬啊。

    至于孫立松或者于可可會不會跟于培庸說徐家的事兒,徐拙就不管了。

    只要不當著他的面,說什么都無所謂。

    在人情世故方面,徐老板一向都是鴕鳥心態。

    回到店里,建國正和幾個服務員在吃飯。

    徐拙把糖蒜丟給建國,自己去后廚煮了碗燴面。

    一碗熱氣騰騰的羊湯燴面,吃得徐老板渾身舒爽。

    今天好像要下雨,天陰沉沉的。

    不過沒有了毒辣的太陽,來吃飯的學生倒是多了不少。

    涼面、蓑衣黃瓜、羊蹄、洋蔥木耳,幾乎是所有顧客的首選。

    而涼拌羊肉和蒜泥白肉,也很受肉食動物們的喜愛。

    甚至有些人專門打包回去,買幾個饅頭就著吃。

    在學會萬能涼拌汁之后,徐拙做的蒜泥白肉越發地道。

    他原本想漲價來著,但是想想來這消費的幾乎都是大學生。

    還是算了吧!

    別看大學生的生活費不少,但是永遠不夠花。

    特別是談了對象,更是捉襟見肘。

    當年徐拙上大學時候,寢室的幾個兄弟動不動就吃泡面。

    談戀愛之后更是窮得叮當響。

    當時作為游戲宅的徐老板,沒少接濟他們。

    所以這會兒看到這群洋溢著青春氣息的大學生。

    徐老板原本想要漲價的心思就淡了不少。

    不過這不是長久之計。

    等完成了主線任務,他準備把店面重新裝修一下。

    面館的飯菜價格也會重新制定。

    到時候得招幾個全職服務員。

    把店里的服務提上去,讓顧客吃得放心滿意。

    不能像現在這樣,服務員就會端菜收桌,其他任何服務都沒有。

    一點半的時候,醞釀了兩個小時的大雨終于下了起來。

    店里正吃飯的大學生們趕緊結賬,

    匆匆走人。

    原本忙碌的后廚,也瞬間冷清了下來。

    關了灶,徐拙從廚房出來。

    習慣性的去衛生間洗洗臉,換一件干凈衣服。

    然后坐在柜臺后面,喝著可樂玩手機。

    咸魚老板重新上線。

    建國收拾好廚房,把裝著糖蒜的玻璃罐子再次抱出來。

    一邊欣賞著外面的大雨,一邊剝著糖蒜吃。

    這酸酸甜甜還略帶一些蒜香味兒的小吃。

    簡直讓人欲罷不能。

    “徐拙,他這糖蒜是咋做的?真是好吃。前一段新蒜上市的時候我在家自己做了一罐,味道跟這個有點差距。”

    徐老板喝了口可樂,笑著說道:“你想學的話回頭我帶你去找那個做糖蒜的人,正好他想收徒弟呢。”

    建國一聽就趕緊拒絕:“算了吧,我只想當廚師,可不想變成腌咸菜的。”

    他可知道,拜師學藝有各種講究。

    而且醬菜腌菜里面門路也不少,一扎進去估計就難出來。

    還是老老實實在店里當幫廚吧。

    回頭有機會去省城的徐家酒樓進修一下,也就圓滿了。

    對于徐文海和徐濟民的手藝,建國再清楚不過。

    上初中的時候,他就老喜歡打著一塊兒寫作業的旗號來徐拙家蹭飯吃。

    而且不止一次的提出要拜師。

    但是每次都遭到拒絕。

    開玩笑,收個初中生當徒弟,估計剛點頭建國的父母就找過來了。

    結果沒想到建國也很剛,初中畢業就去上了技校。

    而且進了學校就把自己的專業從計算機改成了烹飪。

    “建國,你為什么這么癡迷廚師這一行呢?”

    閑著沒事,徐拙問了他很早就想問的問題。

    這個問題,建國自己也說不清楚。

    “我也說不上來,第一次去你家,看到你爸炒菜時候的身影,我就對廚藝感興趣了。那切菜炒菜顛勺出鍋,真的跟行云流水一樣。”

    人的興趣真的很奇怪。

    徐拙從小看著老爺子和老爹做飯炒菜,UU看書 www.uukanshu. 卻完全提不起興趣。

    甚至到現在,也只是把廚藝當成一門營生而已。

    但是建國見過一次就癡迷得不行。

    難道這就是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被偏愛的都有恃無恐?

    兩人正聊著的時候,魏君明的車子突然停在了店門口。

    車門推開,魏君明一路小跑進了店里。

    徐拙起身把毛巾遞給他:“今天你店里沒謝師宴了?”

    高考結束,魏君明的店里迎來了第一波謝師宴。

    謝師宴的高峰期是七月底到八月初。

    剛開始是拿到通知書確定考上大學,才會邀請老師參加謝師宴。

    但是隨著請老師的人越來越多,甚至有時候會出現定好酒店卻約不到老師的尷尬局面。

    所以一些確定能取得滿意成績的家長,為了表示自己的謝意,在高考結束就開始張羅謝師宴。

    最近魏君明一直在店里忙著這事兒,好幾天沒來面館了。

    今天下雨,店里人少,魏君明冒雨來面館。

    看看徐拙這幾天有沒有懈怠。

    擦干頭上的雨水,魏君明抽抽鼻子:“糖蒜味兒?”

    他一扭臉,就看到建國擺在桌子上的那罐糖蒜。

    沒等徐拙招呼,就走過去,伸手蘸著罐子里的糖蒜汁嘗了嘗。

    表情頓時變得生動起來。

    “這糖蒜哪買的?這味兒真絕了!”

    “魏伯伯,想學嗎?我可以帶你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