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七十四章 單戀真的好可怕

美食從和面開始
     事實證明,美食真的能讓人忘記不快。

    比如徐老板,在他就著米飯大口吃著回鍋肉和水煮肉片時候,完全忘記了某對無良父母給他的心靈帶來的傷害。

    而餓了大半天的逃課三人組,這會兒更是餓虎撲食一樣吃個不停。

    吃完一碗米飯,李浩起身,一邊盛米一邊夸魏君明的手藝好。

    “魏師傅,原本我以為徐老板做的面食是最好吃的,真是沒對比就沒有傷害。”

    “您那個川味小館在什么位置?從明天開始,只要沒課我就過去吃飯,還希望魏師傅不忙的時候能親自下廚哈……”

    對于李浩這種背叛行為,于可可用行動表示了譴責。

    她把桌上那盤李浩心心念的糖蒜給端走了。

    “李浩,下次再想吃泡饃或者油潑面,自己買張高鐵票去你們老家吃吧,四方面館不做了……”

    李浩臉上的笑容戛然而止。

    “可可,我就是開個玩笑,再說魏師傅那么忙,他哪有時間專門為我下廚啊。魏師傅,等晚飯時候你也在這吧?今晚咱們吃什么?”

    魏君明不餓,坐在一邊慢條斯理的啃著羊蹄。

    “等會兒我去省城一趟,看看李四福,他做完手術,昨天轉到了普通病房,徐拙,你去不去?”

    徐拙沒想到魏君明會問他。

    這會兒店里沒顧客,要是雨不停的話,估計晚上的顧客也不會太多。

    去省城倒也可以。

    不過一想到魏君明肯定還會去見老爺子。

    徐老板頓時有些打退堂鼓了。

    他倒不是怕見老爺子,而是老爺子見了他絕對會纏著問羊蹄的那些做法和配方。

    這配方是系統給的,徐老板根本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另外,李四福在省城住院,不管老爸老媽還是老爺子,肯定都去看過。

    自己一個小孩子就不用湊這種熱鬧了。

    這些大人間的人情往來,徐老板一直都不太適應。

    還是等老李出院之后,買點水果去他家看他吧。

    想到這里,徐老板就準備拒絕魏君明。

    他還沒來得及開口,于可可就說道:“帥哥老板你別去了,今晚我帶著我爺爺來嘗嘗你的手藝……”

    她話還沒說完,徐老板就忙不迭的答應了魏君明。

    “魏伯伯,我也打算去省城看看老李的,我們是一輩子的老鄰居,他住院我肯定得過去看看,不然這太不像話了。”

    徐老板一臉的嚴肅,態度堅決。

    說完他看著建國,安排了一下放假事宜。

    “建國,今天是父親節,店里放假,你回去好好陪陪你爸爸。”

    “他不是喜歡沒事喝點兒嘛,走的時候帶點羊蹄回去,反正今天賣不完。”

    建國正在扒米飯,有些不解的看著徐拙:“今晚關門的話,那些手搟面咋辦?”

    最近涼面生意好,徐拙都是提前把手搟面做好。

    現在要是關門的話,那些手搟面就得想辦法處理了。

    因為這玩意兒不能隔夜吃,也不像燴面片能放在冰箱中。

    為了不跟于培庸見面,徐老板完全不在意損失。

    “你帶回去吧,揉一下就能做烙餅,我得去省城看一下老李,不能再拖了,他住院這么久都沒去看過,

    真的很失禮。”

    現在他只想躲得遠遠的,不跟于培庸接觸。

    就老爺子對于培庸的那種恨意。

    自己真不知道該怎么面對于培庸。

    對他客客氣氣的,老爺子說不定會有意見。

    對他冷眼相對,自己又做不到。

    再說有于可可在,他也作不出來冷眼相對的事兒。

    所以干脆躲起來。

    眼不見心不煩。

    于可可不知道自己的爺爺跟徐拙的爺爺有矛盾。

    所以完全不理解徐拙為什么態度這么堅決的去看病人。

    這還是之前一直癱坐在柜臺后面的咸魚老板嗎?

    他這么著急去省城,連面館都不開了。

    難道是不想見到自己爺爺?

    想到這里,于可可靈光一閃,想到一個完全能說得通的可能。

    在徐拙起身去后廚的時候,她悄悄的拉著孫盼盼驗證自己的想法。

    “盼盼,你說帥哥老板這么著急去省城,是不是因為害怕見到我爺爺?”

    孫盼盼有點不懂:“害怕見你爺爺?他有什么好怕的?”

    “你想啊,我爺爺來了,這不跟見家長一樣嘛,他心里肯定緊張了,我倆剛認識沒多久就見家長,換我我也害怕啊……”

    于可可還沒說完,孫盼盼就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醒醒,別做夢了,人家啥時候答應你了?”

    說完她又感慨了一句。

    “單戀真是好可怕,看把孩子逼得,都產生幻覺了……”

    于可可氣鼓鼓的拍了她一下。

    就不允許人家幻想一下下嘛!

    吃完飯,徐拙和建國收拾一下,就各自散去。

    建國把店里的手搟面全部打包,又打包了一些羊蹄,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穿著雨披騎著電瓶車回家了。

    逃課三人組則是征用了店里的雨傘和徐拙的雨披,溜達著回學校。

    徐拙通知完幾個學生工晚上不上班,就鎖了店門。

    坐上魏君明的君越,直奔省城。

    算起來,徐拙已經差不多小半年沒去過省城了。

    上次去省城還是過年時候去給奶奶拜年。

    也沒去酒樓見老爹老媽和老爺子。

    陪老太太聊了一會兒就直奔機場,去潿洲島玩了一星期。

    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徐家的人對旅游都挺熱衷。

    林平市距離省城不算遠,走高速的話一個半小時就到。

    來到醫院,兩人在樓下買了果籃和牛奶,提著進了住院部。

    找到李四福的病房,還沒進去,李四福的聲音就傳了出來。

    “在開發區上班,五險一金啥子都有,一輩子的鐵飯碗,比我這個老家伙強多嘍……”

    徐拙忍不住樂了:“這老李,就不能換一套詞?到哪都吹噓自己兒子……”

    正說著,李文明端著便盆從病房中走了出來。

    見到徐拙和魏君明,趕緊后退一步,讓兩人進去。

    “你們怎么來了,也不說一聲,我好下樓去接你們。”

    徐拙走進去,看到剃光頭發戴著頭罩的李四福正半躺在床上跟鄰床瞎侃。

    一見到魏君明,李四福就哈哈一笑:“小胖墩兒,老子現在跟你一樣,也禿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