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八十章 徐咸魚終于想學新菜了

美食從和面開始
     真是意外之喜!

    只是當著眾人的面做了一次麻辣羊蹄而已,系統居然獎勵了這么牛的技能。

    以后再做吃的,說不定做出一道,會觸類旁通的摸索出好幾道菜。

    眾所周知,水煮菜全都是從水煮牛肉演化出來的。

    徐老板打算明天就讓魏君明教他水煮牛肉。

    萬一把水煮菜學會,店里就有真正意義上的主打菜了。

    不像現在,全靠涼拌菜和羊蹄撐著。

    不僅水煮牛肉,徐老板還打算做豬蹄。

    鹵豬蹄衍生出來的菜也不少,而且比較簡單,上手容易。

    萬一得到脫骨豬蹄或者紅燒豬手之類的技能,簡直賺大了好不!

    很難想像,原本咸魚一樣的徐老板,這會兒居然積極的在考慮學新菜。

    有點太陽從西邊出來的感覺。

    羊蹄的討論告一段落,徐拙和魏君明也該回去了。

    明天不管魏君明的川味小館,還是徐拙的四方面館都得正常營業,兩人不能一直滯留省城。

    魏君明還好,店里員工多,他就算不在也出不了亂子。

    但是四方面館離開徐拙,可真的就趴窩了。

    老爺子觀摩了整個鹵制羊蹄的過程,這會兒正熱火朝天的跟他的幾個徒弟要重新鹵一鍋試試。

    對徐拙的告別只是隨意的揮揮手,囑咐他路上小心就去忙自己的了。

    完全沒有剛剛的熱情。

    用的時候小拙小拙叫的親熱,用完就不想搭理。

    徐老板早已經習以為常。

    老爺子做啥都風風火火,想到就得馬上去做。

    而徐老板,哪怕火燒眉毛了,他依然還想再咸魚幾分鐘。

    也不知道趙記燴面推出了什么新菜,老爺子居然這么著急反擊。

    徐家酒樓跟趙記燴面在省城明爭暗斗了一二十年。

    徐家酒樓因為老爺子當過國宴主廚加分不少,在省城的私房菜排名第一。

    趙記燴面屈居第二。

    這讓趙記燴面的靈魂人物趙金馬很是不服,總想把徐家酒樓踩在腳下。

    提到趙金馬,徐拙就想起他孫子趙光明出柜的事兒。

    這事兒不知道有沒有下文。

    徐老板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燒著。

    很想知道趙光明有沒有跟他男朋友雙宿雙飛如愿成為一對兒。

    說起來,徐老板還得好好感謝一下趙光明呢。

    要不是他帶著男朋友回家,讓徐家人見到了出柜的可怕。

    估計徐老板早就被老太太提溜到省城相親了。

    現在他能逍遙自在的過單身生活,全都拜趙光明所賜。

    光明兄真仗義!

    徐老板心里感慨兩句,就上車走人。

    魏君明開著車,直奔林平市。

    “徐拙,你也老大不小了,回頭買個車吧,錢不夠的話,我這有。”

    路上,這對新晉的“父子”有些尷尬。

    徐老板不知道聊什么好。

    而魏君明還沉浸在激動的心情中,也沒啥話題。

    徐拙拿到駕照時候,確實動過買車的念頭。

    但是真沒多大用。

    他住的地方距離面館騎車也就十分鐘。

    開車的話,

    油門還沒踩到底就差不多到店門口了。

    而且平時就在店里哪也不去。

    車子完全成了擺設。

    “算了吧,我平時也多少時間出門,那電瓶車夠用了。”

    老爺子今天這么積極的讓徐拙認魏君明當干爹,不全是覺得自己的徒弟可憐。

    主要還是因為魏君明那個飯店沒人繼承。

    倒不如便宜了徐老板。

    另外,老爺子還想讓魏君明教授徐拙的時候,更用心點,別藏私。

    徒弟再好,始終隔著一層呢。

    這點,徐拙心里很清楚,魏君明心里更清楚。

    不過魏君明不介意。

    相反,他倒是真的希望徐拙能繼承他的衣缽。

    手藝有傳人,這是每個手藝人最期盼的事情。

    至于錢財店面,那些都是次要的。

    回到家里,徐老板洗了個澡,定好鬧鐘就匆匆入睡。

    既然要做新菜,就得早點起來去菜市場搶食材。

    不然去晚了,全是人家挑剩下的。

    早上六點,徐老板已經在菜市場轉悠一圈了。

    昨晚已經和魏君明約好,今天在店里試著做水煮牛肉和豬蹄。

    買好牛肉和豬蹄以及今天要用的食材,徐拙騎車回到了店里。

    先把豬蹄泡進水里。

    然后開始鹵羊蹄,把要用到的面和上。

    忙完之后,開始收拾豬蹄。

    今天因為去得早,買的豬蹄品相很不錯。

    賣肉的攤販來自郊區農村,豬肉都是農家養的土豬。

    每天現殺現賣,生意很是紅火。

    豬蹄之類的緊俏貨,往往剛出攤就會賣脫銷。

    先把豬蹄清洗一遍,刮掉蹄縫里面的死皮。

    再用噴燈把豬蹄燒一遍。

    燒豬蹄有兩個好處。

    第一是把一些沒刮凈的豬毛燒掉,破壞汗腺,減少腥味兒。

    另外就是燒一下會讓豬蹄的肉皮更加緊實。

    等鹵出來之后,口感會更好。

    把燒好的豬蹄泡進水中,UU看書www.uukanshu.com徐拙剛準備用鋼絲球再洗一遍,結果店里突然來人了。

    “請問,店里有人嗎?”

    徐拙洗洗手,從廚房走出來,看到一個高高瘦瘦的老人站在店里,這會兒正在端詳著墻上的菜譜。

    這老頭七十來歲,頭發幾乎全白了,臉上帶著平易近人的微笑,讓人很溫暖。

    徐老板也沒在意,以為是個顧客。

    “現在店里沒飯,吃飯得到十一點以后了。”

    老頭扭臉,上下打量一下徐拙。

    “長得跟你爺爺年輕時候挺像的……”

    這話一說出口,徐老板就差不多猜到這老頭的身份了。

    “您是……”

    “我是于培庸,這些年你爺爺沒少編排我吧?”

    這問題問得,徐老板根本不知道咋回答。

    昨天忘了問于可可她爺爺啥時候離開。

    沒想到出去躲了一圈,居然還是撞見了。

    大意了大意了……

    見徐拙愣在當場,于培庸笑了笑接著說道:“你不說我也知道,就你爺爺那性子,估計一天得罵我八回。”

    “不過也沒什么,我倆做搭檔的時候,天天都在吵架。”

    “可惜,京城一別,雖然時常聽到他的消息,卻從沒再見過。”

    “你爺爺他……現在還好嗎?”

    他臉上帶著追憶的神色,讓徐老板很是詫異。

    老爺子和于培庸不會是一對兒相愛相殺的……好兄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