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八十一章 這關系,有點不敢猜啊!

美食從和面開始
     昨天去見老爺子的時候,徐拙原本打算旁敲側擊的問問老爺子。

    現在對于培庸是什么態度,也讓徐老板有個心理準備。

    結果老爺子先是回憶往事,然后又扯出認干爹的事兒。

    最后又去廚房做羊蹄。

    完全沒有給徐老板開口的機會。

    而魏君明明知道于培庸要來林平市,吃飯時候也只字不提。

    或許是不想提老爺子不痛快的經歷。

    也或許是不想讓老爺子知道于培庸要來。

    反正一晚上都在裝傻。

    現在于培庸毫無預兆的上門,讓徐拙完全不知道該怎么應對。

    “這面館就是他從京城回來之后開的?”

    “以前的面館是個小平房,平房拆遷之后搬到了這里。”

    于培庸輕輕嘆了口氣。

    “好男人志在四方,豈能茍活于人下。四方面館這個名字,應該就是你爺爺當時心情的寫照吧。”

    徐老板一時無語,這話怎么有點肉麻啊。

    你這么猜老爺子的心情,直接去省城問他不就行了嘛。

    他曾經是省城那邊的餐飲協會和烹飪協會的雙料會長,你作為淮揚菜第一人,不會找不到他的。

    跑我面前在這悲春傷秋的,我有點不敢猜這是啥意思啊。

    徐老板腦子里不自覺的想起了趙光明。

    不過他隨即甩甩腦子,把這個奇怪的想法趕了出去。

    穩住,別作死。

    這倆老頭都不好惹。

    于培庸惆悵好一會兒,才恢復過來。

    上下打量著徐拙,微微一笑。

    “孩子,你怎么選擇廚師這一行了?你這條件,不是很好啊。”

    他當了一輩子廚師,什么樣的人適合干這一行,幾乎一眼就能斷定。

    比如徐拙這樣,高高瘦瘦,真做這一行的話,身體有些弱了。

    當廚師的,沒個強壯的身體真不行。

    “畢業后本想去當個程序員的,但是我爺爺非逼我在這開面館,我就在這呆著了。”

    于培庸有些意外:“沒再想過去當程序員?”

    徐拙搖搖頭:“畢業一年后我們同學聚會,我發現做程序員的同學,頭發都掉很快,就熄了當程序員的心。”

    于培庸樂了:“你小子可比你爺爺……圓滑多了,他要有你一半圓滑,當年也不至于離開京城。”

    “想想當時京城的房價,再看看現在的價錢,我倆當時一人一小套四合院,都沒留下來,他有沒有后悔我不知道,反正我挺后悔的……”

    嘖嘖……

    于老爺子怎么看都像個雅人。

    衣著考究,談吐不俗。

    結果張口就提房價,讓徐老板有些措手不及。

    老爺子,咱能不提這茬嗎?

    你這么一說,我的心也好痛的。

    徐拙對這倆老頭的關系很好奇。

    從老爺子那邊看,于培庸簡直就是十惡不赦的大仇人,死敵,一輩子老死不相往來那種。

    但是從于培庸現在的表現來看,兩人像是幾十年沒有聯系過的至交好友一樣。

    當年究竟發生過什么,徐拙到現在都是一知半解的。

    老爺子倒是說過很多次。

    但是每次提到于培庸畫風就開始跑偏。

    所以到現在,徐拙都不是很懂。

    正冷場的時候,于可可突然跑了進來。

    “呀,爺爺,你怎么不跟我說一聲就跑來了,你沒罵帥哥老板吧?”

    于可可一來,店里原本的尷尬氣氛頓時一掃而空。

    徐拙重重的松了口氣。

    于培庸寵溺的拉著自己的孫女坐下來:“他是我好朋友的孫子,我罵他做什么?”

    于可可眼珠一轉:“按照電視上的劇情,應該是你進來臭罵帥哥老板一頓,然后掏出支票簿,沖他大吼一聲:給你一百萬,離開我孫女……為啥到你這里,畫風就變了?”

    于培庸揉揉她的腦袋:“以后少看那些腦殘電視劇。”

    于培庸雖然對徐拙不了解,不過從平時于可可發的動態和一些視頻上能看出來。

    這倆年輕人沒任何關系,一切都是自家的傻閨女一廂情愿而已。

    說完,他起身沖徐拙說道:“你繼續去忙你的,我跟可可去我姐夫那一趟,中午就在你這吃飯了,做什么都行,我們不挑食。”

    于可可蹦蹦跳跳的跟著于培庸出去了,留下一臉錯愕的徐老板。

    這是什么情況?

    現在他真是看不懂這老頭是啥意思了。

    不過看不懂沒關系,等會兒魏君明來了問問他就行。

    回到廚房,徐拙先把鹵好的羊蹄出鍋,然后開始清理豬蹄。

    燒了一遍的豬蹄很好清理,只要用鋼絲球把表面的焦黑刮掉就行。

    這十根豬蹄只是試驗品,原本徐拙打算直接丟到鹵羊蹄的湯鍋里煮一下試試的。

    做好了就是午飯,做不好就扔掉就當沒這回事。

    但是想到十二種刀法中好像有個針對骨頭的劈法,不如趁著這會兒沒事兒,練習練習。

    雖然刀工晉級遙遙無期,但也不能懈怠,該練習還得練習。

    劈法主要針對骨頭,今天好不容易買了豬蹄,不能錯過。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就這樣,徐拙拿來斬骨刀。

    先把豬蹄豎著劈開,然后再斬成短截。

    等他這么熱火朝天的剁好之后,才發現一個問題。

    他之前設想的做法好像不是很合適。

    剁開的話,更適合做紅燒豬手、花生悶豬手等粵式做法。

    北方常見的鹵豬蹄和醬豬蹄,都是整個的,不需要剁開。

    愣了一會兒之后,徐老板選擇放飛自我。

    不管了,先焯水。

    豬蹄不管怎么做,都繞不開焯水的環節。

    鍋里加水,豬蹄冷水下鍋,然后開火。

    為了便于去除異味,徐拙還往鍋里加了生姜片和蔥段以及料酒。

    傳說中的焯水三件套。

    幾乎所有肉類焯水,都少不了這三樣的身影。

    水開后,撇去浮沫,把豬蹄撈出,在溫水中清洗干凈。

    魏君明還沒來,徐拙決定選擇用自己理解的方式去做。

    反正不好吃就扔掉,這十根豬蹄就當是教學費了。

    抱著這種心態,徐老板換了一鍋水,重新燒開,把豬蹄放進去。

    倒入老抽生抽料酒,丟幾顆冰糖,再放入姜片和蔥結,最后放幾片香葉。

    為了讓豬蹄的味道好,徐拙還往鍋里加了兩碗鹵羊蹄的鹵湯。

    這玩意兒麻辣味兒太沖,加多了怕毀了豬蹄。

    接下來,就是漫長的等待了……

    也不知道這一鍋黑暗料理到底會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