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九十章 瞎話張嘴就來

美食從和面開始
     不過很快,直播間的彈幕就變了。

    “臥槽這刀工,簡直出神入化!”

    “明人不說暗話,我想吃這根黃瓜。”

    “想吃+1,就沖這刀工也值得嘗嘗。”

    “想吃+2,雯姐再說一下地址,有機會一定去嘗嘗。”

    一口氣切了五根蓑衣黃瓜,徐拙才停下來,把黃瓜泡進醬汁中,等泡入味了再拿出來。

    把黃瓜重新歸攏成一整根的樣子,然后擦掉表面的醬汁往盤子里一放,一盤四方面館風格的蓑衣黃瓜大功告成。

    “臥槽臥槽,太牛了!”

    “居然恢復成切之前的樣子,厲害厲害。”

    幾個攝影師也看得目瞪口呆,完全沒想到徐拙的刀工居然達到了這種地步。

    他們端著這根黃瓜走到外面,開始拍特寫。

    剛開始他們答應來拍,是因為想再吃一下店里的燴面。

    結果剛剛在門口徐拙一說不做燴面了,這讓他們有點失望。

    打算應付一下拍完就走人。

    這面館主打的就是燴面,現在不做燴面還有啥吃的?

    結果徐拙用一根黃瓜就把他們的食欲給勾了起來。

    有了食欲,就有了拍攝的動力。

    這會兒不用李浩和孫盼盼說好話,幾個攝影師就舉起相機,用各種角度拍攝起來。

    一邊拍攝,幾人還一邊商量用哪種角度比較好。

    他們弄得店里亂糟糟的,魏君明有些不適應,提前回去了。

    剛剛他吃了一份鹵肉飯,味道著實很棒,絕對不愁賣。

    接下來就靠徐拙的經營了,看李浩幾人的架勢就知道,他們這是在幫徐拙。

    店里都是年輕人,魏君明就主動離開,免得有長輩在,他們放不開。

    廚房里,徐拙在周雯的直播鏡頭中開始做洋蔥木耳。

    反正中午要吃,他閑著沒事多做幾道菜。

    等十一點的時候,徐拙拿出盤子擺在案臺上,拿出一碗米扣上去,然后舀了一勺鹵肉澆在邊上。

    用小刀把鹵蛋切開擺在一邊。

    再夾兩根青菜擺在邊上。

    最后在米飯上撒一點熟黑芝麻。

    鹵肉飯就大功告成了。

    不管從賣相上還是從葷素搭配上,這份鹵肉飯都堪稱完美。

    直播間里的眾人這會兒再也沒人提什么廚房·AVI的事兒了,一個二個全都在眼饞這份鹵肉飯。

    把飯端出去,讓幾個攝影師繼續拍攝。

    徐拙則是接著做鹵肉飯。

    今天人多,怎么也得一人一份。

    在他做鹵肉飯的時候,建國在旁邊,也有樣學樣的拿個盤子往里面裝米飯,然后澆上肉汁。

    這些步驟很簡單,建國做得也信心十足。

    但是等他做好之后才發現,賣相上跟徐拙做的有點差距。

    徐拙做的那盤,不僅搭配合理,色澤均衡,看著就讓人流口水。

    再看看自己這一盤,就是一份簡單的蓋澆飯。

    跟徐拙那一盤完全沒有可比性。

    “誒?徐拙,為啥我整的這一盤鹵肉飯沒你做的好看呢?”

    建國以前對擺盤啥的并不關注。

    但是今天卻突然發現,擺盤好不好看居然有這么大的差別。

    他仿佛找到了新的發展方向一樣。

    開始認真的向徐拙請教擺盤的技巧。

    徐老板擺得好看完全仰仗那個擺盤專精的技能,這會兒讓他說技巧,他還真說不出來。

    而偏偏周雯還以為徐拙要說出什么技巧性的話,趕緊湊過來靠近了拍,生怕錯過徐老板的話。

    沒辦法,徐拙只得硬著頭皮說。

    “擺盤的目的是讓顧客賞心悅目,激發他們的食欲。想做到這一步,首先你得有對美的理解,擺盤是一門藝術,暗含了顏色和結構的搭配。具體的你得慢慢摸索,我也是在我爺爺的熏陶下才摸索出來的。”

    這完全是徐老板想出來的套話,屁的含金量都沒有。

    但是唬一些門外漢足夠了。

    比如直播間的眾人,這會兒對徐拙又高看了幾分。

    “厲害厲害,原來擺盤還這么講究,長見識了。”

    “干貨十足,多謝指點。”

    省城,徐家酒樓的包間中,老爺子正舉著手機讓老太太看周雯的直播。

    “瞎話張嘴就來,真是長大了。”

    老太太白了他一眼:“你以前上電視的時候不也這么說嗎?”

    老爺子笑笑:“我那也是說瞎話。別看了,吃飯吧,這小子擺的真好看,我都看餓了。”

    老太太把手機奪過來:“你吃你的,我還沒看夠呢。”

    他們這邊開飯,四方面館的眾人也開吃了。

    原本對徐拙盲目推出鹵肉飯還有些擔心,但是建國他們嘗了一口之后,就頓時被這味道給迷住了。

    鹵肉肥而不膩、甜咸適口、香濃四溢,跟白米飯相得益彰。

    特別是那濃郁的湯汁,跟米飯一拌,簡直比肉還香。

    吃著鹵肉飯,再來上一口紫菜蛋花湯,味道真是絕了!

    李浩一邊吃一邊大呼小叫的稱贊。UU看書 www..com

    “好吃好吃,真是好吃,徐老板,我今天吃三份哈!”

    那幾個盼著吃燴面的攝影師這會兒也被這鹵肉飯給迷住了,這味道簡直太好了。

    他們沒等吃完就開始發朋友圈,呼朋喚友的讓大家來品嘗四方面館的鹵肉飯。

    正吃著,于可可跑了進來。

    “累死我了,跑了好幾個廣告公司,總算搞定了。李浩,天黑之前把稿子和照片給我,明天林平市幾十個微信公眾號的頭版頭條全都是咱們的了。”

    李浩低頭扒著米飯,抬起左手比了個OK:“歐了!”

    于富婆叉著腰,傲嬌的瞅了徐拙一眼:“看什么看,去給我盛飯!”

    這丫頭一有功勞,脾氣也見漲了。

    徐拙笑著起身,去后面給她盛了一份鹵肉飯,又做了一碗紫菜湯。

    于可可發現這么沖徐拙說話他居然沒生氣,就想繼續傲嬌下去。

    結果嘗了一口鹵肉飯,頓時繃不住了。

    “我的天哪,這也太美味了!”

    這丫頭一秒化身成吃貨,低頭用勺子扒著米,大口吃了起來。

    一邊吃,一邊還含糊不清的吐槽徐拙。

    “你既然會做鹵肉飯,以前干嘛只做面食?”

    其他人也好奇的看著徐拙。

    對啊,既然會做,為什么以前不做呢?

    徐老板慢條斯理的坐在柜臺后面,沉吟片刻,給出了答案。

    “以前……懶得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