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零七章 徐拙的執念

美食從和面開始
     看著手機屏幕上那急切的文字,徐老板十分感動。

    然后截屏發給了陳桂芳。

    剩下的事兒就跟我沒關系了,你們兩口子該干嘛干嘛。

    老爺子第一次尊重徐拙的選擇,沖他說道:“行,你自己看著折騰吧,需要錢就說話,那面館就交給你了,你想怎么弄就怎么弄,錢不夠的話直接問我要。”

    家庭會議到此結束。

    老太太還惦記著回去打牌,在保姆的攙扶下,坐車走了。

    徐文海繼續去后廚忙活,他這會兒還美滋滋的等著徐老板的江湖救急。

    完全不知道他的犯罪證據已經被陳桂芳掌握。

    這會兒陳桂芳一臉怒氣,估計今晚有徐文海受的了。

    魏君明喝了酒,沒法開車回去,他的本意是在省城住一晚的。

    老爺子也有留兩人在這住一晚的想法。

    但是徐老板有點不情愿。

    接下來徐文海兩口子之間估計要爆發一場血雨腥風,這種名場面,他還是別摻合了。

    在徐拙的勸說下,魏君明把車鑰匙交給他。

    自己鉆到車后排開始睡覺。

    徐拙想開著車去哪就去哪。

    就這樣,徐老板開著車,一路回到了林平市。

    把魏君明送到他住的小區,徐拙就打車回家。

    他先騎車去店里。

    這會兒店里已經來電。

    冰箱和冷柜的制冷機不停地發出嗡嗡聲。

    逐一檢查了一下里面的羊骨羊肉和羊蹄,并沒有發現有什么異常,徐老板這才松了口氣。

    鎖門回去,洗澡睡覺。

    一直睡到上午九點半,徐老板才醒來。

    昨晚吃的飯菜這會兒已經消化一空,他沒有做飯的心思,收拾一下就出門。

    找了家早餐攤,他剛把電動車停好,就看到逃課三人組施施然從出租車里走下來,也來吃早餐了。

    “呀!帥哥老板,你也沒吃早餐啊?盼盼說這家早餐特別好吃,尤其是牛肉水煎包,做的很地道。”

    徐拙今天也是沖著牛肉水煎包來的。

    四人要了十塊錢的水煎包,又要了幾根油條和一些醬香餅,配著胡辣湯,美美的吃了頓早飯。

    這是典型的中原早餐,胡辣湯幾乎是百搭美食,可以配包子,也可以配水煎包、烙餅、蔥油餅、千層餅、油條……

    可惜,胡辣湯只在中原地區比較火爆,離開中原之后,受眾立馬就下降很多。

    “徐老板,你說這胡辣湯味道也不差,為啥就沒人吃呢?”

    這個問題,無數美食家都做過分析。

    最后得出的統一結論就是:顏值太差。

    李浩像是好奇寶寶一樣:“我們那邊也有胡辣湯,但是吃的人不是很多,不是嫌棄,而是覺得沒羊雜湯羊肉湯什么的來的過癮。”

    “我發現中原地區的飯都是這樣,不管是疙瘩湯,還是燴面,還是這胡辣湯,還有漿水面條啥的,都是如出一脈。”

    “能當湯又能當飯,還能當菜,這種飯在你們中原地區特別流行。徐老板,你知道這是為啥嗎?”

    徐拙笑笑,他還真知道。

    “因為中原地區戰亂多,百姓吃不飽,只能用這種方式來填飽肚子。”

    “你們關中就不一樣了,生活條件好,就不用靠喝湯來喂飽自己,當時老陜們做出油潑面,就是食物充足的象征。”

    “不然誰家敢那么吃啊,不僅費面,還費油。”

    “不過老陜們也僅僅停留在能吃飽的地步,

    真正富足的還是江浙地區,因為那邊已經脫離了吃飽的范疇,開始講究形式美了。”

    “江浙的菜都有一個特點,賣相好,不管葷素,都會搭配得很好看,原因就是他們不僅能吃飽,還會剩余很多。”

    “所以做菜的人就開始動腦筋,擺出各種花樣造型,讓吃飯的人心情愉悅,吃的也更多一點。”

    他這么一說,李浩就懂了。

    “徐老板,你的意思我懂,人在滿足物質需求的時候,才會追求精神需求。那我天天守在店里,算不算在追求精神層面的滿足?”

    徐拙點點頭:“也算!”

    這話是當年老爺子跟一群人研究美食起源和發展時候得出來的結論。

    美食的發展,取決于物質生活的狀態。

    物質條件越充足,美食就越發的講究形式美和多樣性。

    物質條件越匱乏,越沒有美感可言。

    幾人吃飽喝足,開始討論下一個話題。

    去哪玩兒?

    看電影已經被孫盼盼和李浩給PASS掉了,現在唯一能看的蜘蛛俠,昨天下午他們剛剛看過,現在并沒有二刷的想法。

    而且吃飯的時候,李浩和孫盼盼幾乎把劇情給透了個底,導致徐老板也沒了去看的心情。

    游樂場啥的也沒啥玩的,這么熱的天也不適合去那種地方玩兒。

    幾人正糾結的時候,于可可突然接到了于培庸的電話。

    孫立松今天乘坐高鐵回林平市,讓于可可有時間去高鐵站接一下。UU看書www.uukanshu

    孫立松今年八十多了,腿腳不是很靈便,沒人去接站的話還真是不方便。

    既然如此,也不用考慮去哪玩了,孫立松十二點半到站,這會兒滿打滿算只有三個多小時,老老實實等孫立松來就行了。

    孫立松的到來,讓李浩非常高興。

    因為他買的新蒜已經到貨好幾天了,這會兒孫立松到來,他的糖蒜終于可以做了。

    不光他買了新蒜,孫盼盼、于可可、魏君明全都買了。

    只有對糖蒜無感的徐老板沒在意這事兒。

    他現在的注意力都在潛心好學那個技能上。

    明天技能的冷卻期就能結束,到時候又可以學新的刀法了。

    他已經打定主意,剩下的那些刀法不再練習,以后就交給這個技能一點點的偷師。

    外掛在身,他可不會再去肝刀法。

    十二點半,徐拙和于可可在高鐵站出站口等孫立松。

    等了十幾分鐘,徐拙才看到孫立松在車站工作人員的攙扶下,慢慢向著出站口走來。

    老頭兒雖然腿腳不便,但是精神頭十足,比以前那副死氣沉沉的樣子好了太多。

    “帥哥老板,我覺得姑老爺好像換了個人一樣,臉上帶著笑容,精神頭也好了不少。”

    徐拙點點頭:“心中沒了執念,自然就開心了。”

    于可可又想把話題往愛情上扯:“你一直不找對象,也有執念嗎?”

    徐老板認真想了想:“對,也有。”

    “什么執念?”

    “玩過好幾個游戲,都沒拿到過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