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零八章 制作糖蒜

美食從和面開始
     孫立松走過來之后,于可可接過他的行李箱,徐拙攙著他,三人慢慢往停車場走去。

    剛剛徐拙是開魏君明的車來的,這會兒魏君明正在準備午飯,正好拉著孫立松一塊兒去吃。

    “姑老爺,怎么不多在揚州住幾天?這么著急回來干嘛?”

    于培庸那邊忙,想多留他幾天,結果孫立松死活不干。

    見到了于家的親戚,也祭拜了于培秋。

    他心愿已了,只想回林平市頤養天年。

    孫立松坐在后排,輕輕嘆了口氣:“在這邊住習慣了,不想再換地方了。”

    正說著,他從旁邊的空位上摸起一個紙盒,也沒在意,放在了一邊。

    坐在副駕上的于可可看到了,扭身就把盒子拿了過去。

    “香奈兒?這是誰的?這包可不便宜啊。”

    說完她一臉八卦的問徐拙:“帥哥老板,你說這是不是干爹給哪個女的買的禮物?”

    徐拙瞅了一眼,笑著說道:“拿著吧,給你的。”

    “我媽去普吉島玩的時候,不知道該給你帶什么禮物,就去免稅店給你買了個雙肩包……這是香奈兒的?不便宜吧?”

    于可可一聽是陳桂芳買給她的,趕緊打開:“哇,這是最新款的誒,至少得好幾萬,阿姨給我買這么貴的包,也太……”

    徐拙心里發苦,但是還得保持微笑:“給你買的你就拿著。”

    “你前兩天幫我在微信上打廣告也沒少花錢,估計我媽微信上看到了,就給你買了這個包。她不缺錢,給你的你就收著唄。”

    于可可肯定要收著了,這可是婆婆給買的。

    把包放在懷里自拍幾張,然后給陳桂芳發過去,感謝一下未來婆婆送的禮物。

    孫立松上了車就開始閉目養神,坐了好幾個小時的高鐵,真有點累。

    到了川味小館,李浩已經在樓下等著了。

    他攙扶著孫立松往里走,一邊走一邊跟孫立松拉關系。

    “姑老爺,我買了點新蒜,你能不能教教我怎么做糖蒜?你做的糖蒜太好吃了,我一頓飯不吃就難受得慌……”

    孫立松笑呵呵的說道:“明天去我家,我給你做,這東西一時半會兒教不會的,全靠經驗。”

    魏君明做了一桌子菜,既是給孫立松接風,也是兌現昨天對與可可的承諾。

    吃飯的時候,他還拿出一個紅包給了于可可,結果把這丫頭高興得,不停地喊著干爹,聽得孫盼盼渾身起雞皮疙瘩。

    孫立松跟魏君明倒是很投緣,兩人都是那種慢脾氣的人,而且他做的醬菜跟四川的泡菜也有很多相互驗證的地方。

    他倆越聊越投機,最后魏君明提出讓孫立松幫忙腌點糖蒜的事兒。

    孫立松自然滿口答應了下來。

    “你們誰要做糖蒜明天一塊兒去我家,想吃紅色的糖蒜,就帶上紅糖和香醋,想吃白色的糖蒜,就帶上白糖和白醋,想吃花香味兒的,記得帶上蜂蜜,鹽就不用了,我那多著呢。”

    說完,他打了個哈欠。

    這會兒吃飽喝足,真是倦了。

    魏君明要去市中心辦點事,就把孫立松捎走了,正好他還有一些關于醬菜的疑問想要請教孫立松。

    兩人走后,剩下的四個年輕人就放松了不少。

    徐拙癱在沙發上,開始玩王者榮耀。

    李浩吃得肚圓,但是看到桌上剩下的飯菜,還有些躍躍欲試,這吃貨從沒吃飽過。

    于可可閑著沒事,

    拿著陳桂芳買的包在孫盼盼面前炫耀。

    “盼盼,你看,這是我婆婆給我買的,漂亮嗎?”

    孫盼盼沖正在玩手機游戲的徐老板努努嘴:“別那么著急喊婆婆,那位答應了嗎?”

    看到徐老板,于可可就沒了脾氣。

    都說女追男隔層紗,但是她跟徐老板之間,隔著的貌似是鋼板……

    唉,看來我果然是萬中無一的女子,所以才會喜歡上一個萬中無一的男人。

    給自己鼓鼓氣,于大富婆再次湊到了徐拙身邊。

    “帥哥老板,等會兒咱們去哪玩兒啊?”

    徐拙正忙著玩游戲:“別老想著玩兒,你們后天就考試了,不著急嗎?”

    逃課三人組已經自暴自棄,對于考試完全不放在心上。

    別看徐老板這一副苦口婆心的樣子,其實他上大學時候還不如逃課三人組呢。

    這三位好歹是出去玩兒,出去吃東西。

    當年徐老板可是長期駐扎在宿舍。

    天天各種外賣和垃圾食品泡著,沒把自己身體吃出毛病已經謝天謝地了。

    閑著沒事,幾人去超市,買了明天要用的到配料。

    于可可買的是陳醋紅糖,又買了一罐槐花蜜。

    李浩買的是白醋白糖,和一罐桂花蜜。

    孫盼盼一直拿不準哪種顏色的糖蒜更好吃,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索性兩種都買了。

    徐老板沒在意這些,他想的是,明天做完糖蒜之后,該怎么委婉的提出觀摩魏君明的刀法呢?

    切法和片法都學會了,該學削法了。

    一想到這個刀法徐老板就激動。

    終于可以做刀削面了,他已經等了好長時間。

    刀削的面條能做成油潑面,也能做成骨湯面,還能做成熗鍋面,甚至還能煮好之后再用番茄雞蛋做成炒面。

    各種做法應有盡有,徐老板已經忍不住想要嘗試了。

    不過魏君明肯定不會做刀削面,別的飯菜需要用到削法的也很少。

    估計只有一些比較另類的造型菜才需要削,比如把蘋果皮削成各種花型之類的。

    在烹飪中,削是個輔助性很強的刀法。

    一般的食材只有去皮時才用到削。

    得好好琢磨琢磨,怎么讓魏君明展示一下他的削功。

    結果一直到第二天來到孫立松家,他也沒想出來展示削功的辦法。

    給蔬菜瓜果去皮的活兒雖然也行,但是魏君明絕對不做這事兒的。

    他店里好幾個徒弟,徒弟現在也在帶徒弟,這種處理食材的事兒根本輪不到魏君明去操作。

    愁人啊!

    技能到期,卻找不到學習的途經,這實在是太讓人為難了。

    他盯著孫立松手里的動作,腦子里卻想著這些,就在他入神的時候,系統突然傳來了一陣提示音。

    “宿主成功激發【潛心好學】技能,學會醬菜專業技能——糖蒜做法,恭喜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