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三十章 別說了,我有些反胃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這才明白過來于可可是啥意思。

    他起身坐在床頭,于可可立馬識趣的湊了過來。

    然后閉上眼睛,等待著男神的親吻。

    結果等半天也沒感覺到徐拙湊過來。

    她掙開眼睛,才發現徐拙不知道啥時候已經躺在床上了,貌似還打開了游戲。

    什么情況?

    發生了什么?

    她也不敢說,她也不敢問。

    畢竟張嘴問人家有沒有親自己,對于一個女孩子來說,多少都有些不矜持。

    但是不問問的話,她心里有沒底。

    老娘的初吻就這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這也太冤了吧!

    早知道就不裝矜持閉上眼睛了。

    那些該死的影視劇為啥都那樣演,害得自己也上了當。

    徐拙正會兒剛進入游戲,他看了一眼于可可:“怎么了?親手不行嗎?”

    于可可:MMP!

    老娘沒臉沒皮的跑過來讓你親我,你親我的手是幾個意思?

    啊啊啊啊啊……

    別攔我,我要瘋了快!

    徐拙放下手機,再次坐了起來:“你又沒說具體的位置,人家第一次親吻不是都是從手背開始的嘛……”

    得,又一個被影視劇毒害的純情少年。

    徐拙再次坐了起來,于可可雙眼直勾勾的盯著他。

    去他娘的矜持,老娘今天非盯著他親到我嘴上。

    這次徐拙就沒再出什么幺蛾子,

    兩人的嘴唇碰在了一起,然后隨即就分開了。

    被于可可死死的盯著,讓徐拙很不自在。

    親完了之后,于可可紅著臉出去了,徐拙則是繼續躺著玩游戲。

    “親了嗎?真的親了么?可不許撒謊喲……”

    于可可剛進屋,孫盼盼就和周雯非常八卦的湊過來,連聲問她。

    小丫頭有些臉紅,微微點了點頭:“親了……可是,沒什么感覺啊,不像影視劇和中寫的那樣,什么觸電啥的,沒任何感覺……”

    說完,她看著孫盼盼問道:“盼盼,你呢,你跟李浩的初吻有啥感覺嗎?”

    這個問題讓孫盼盼原本高興的表情頓時冷了下來。

    周雯一看這情況,頓時好奇了起來:“啥意思?有故事?”

    孫盼盼搖搖頭:“沒故事,只有事故。我們初吻那天,李浩那個王八蛋剛在食堂吃完韭菜餡的餃子,那味道……是我一輩子的陰影。”

    周雯打了個嗝:“你別說了,我有些反胃。”

    于可可拿著旁邊的水杯喝了口水:“我也是,有些反胃,聊點別的吧。周學姐,你是什么時候開始發育的?給我倆講講唄……”

    周雯一臉的無奈:“要不咱還繼續聊韭菜餡餃子吧?”

    下午三點,一身酒氣的魏君明和徐文海被幾個同樣喝得臉紅脖子粗的男子給送了回來。

    兩人喝得走路都走不好了,不過意識還算清醒,魏君明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沖徐拙說道:“去把你爸先扶進去,我沒啥事兒,你爸喝的有點多……”

    徐拙先把陳桂芳叫醒,娘兒倆把徐文海攙到屋子扔到床上,還沒來得及喂他喝水,徐文海就打著呼嚕沉沉睡去。

    陳桂芳一邊幫徐文海脫鞋一邊碎碎念:“拜訪人家就拜訪,喝這么多酒做什么?喝出個好歹來可怎么辦?你去看看你干爹怎么樣了,可別吐在沙發上。”

    這會兒魏君明已經歪在沙發上沉沉睡去,徐拙一個人搬不動他,干脆拿了條毛毯蓋在他身上,免得被空調吹感冒了。

    他剛忙活完,姚美香就提著包走了進來,看到沙發上躺著的魏君明,姚美香頓時就壓不住火氣了。

    “他這么大歲數了喝壞身子咋個整?這些憨批咋不慘死在家里頭,有這么欺負人的嘛?MMP!把勞資惹急了挨個兒去家門口罵你們!”

    徐拙剛準備勸幾句,姚美香就說道:“這些廚師們別看表面跟你干爹稱兄道弟,其實背地里沒少欺負他,他是外地的嘛,沒得根基,以前我沒少罵他們。”

    “沒想到現在這群挨千刀的又開始了,真以為勞資歲數大就不會罵人了么?”

    徐拙趕緊勸解道:“他們好不容易聚在一起,高興唄,干娘,你別生氣,我干爹體質好,不會有事兒的,估計睡一覺就好了……”

    對于喝酒,徐拙也挺討厭的,但是這種局面,他也想不出什么好辦法。

    總不能去人家家里拜訪帶著頭孢吧?

    不過好在這次拜訪之后,下次再來不定什么時候呢,估計到時候就算魏君明想喝,也找不到陪他喝酒的人了。

    晚上,徐文海和魏君明醒來,徐拙給兩人燒點疙瘩湯。

    為了讓兩人能醒酒,徐拙沒放辣椒,倒是放了不少醋,撿著稀的盛了兩碗,兩人喝了之后出了一身的汗,酒醒了不少。

    “今天咋回事啊?你倆喝這么多做什么?”

    陳桂芳坐在一邊,看著兩個醉漢心里有些心煩。

    而姚美香更是拍著桌子教訓魏君明:“你多大歲數心里沒點數嗎?還以為自己是小孩子嗎?喝這么多酒,還拉著文海一塊兒喝,這要出個啥子事,你讓我們啷個辦嘛?”

    魏君明放下碗筷,微微嘆了口氣:“今天主要是特殊情況,有位老師傅快不行了,我們陪著他說了會兒話,然后喝酒時候沒控制住……”

    徐文海點點頭:“對啊,要不然我倆怎么能喝這么多,人家老先生今天還傳授了我一招魯菜失傳的手藝呢。”

    “中午我就給老爺子那邊去了電話,他明天一早就飛過來。小拙,到時候你也跟著去啊,就算不能學點東西,也得盡一下晚輩的禮數。”

    徐拙點了點頭,UU看書 www.uukanshu 對這位老人很感興趣。

    需要老爺子出面的老師傅,這地位怕是不低吧?

    魏君明說道:“這位老先生今年快一百歲了,祖上是御廚,后來兵荒馬亂的跑到了蓉城,一直在這安家落戶。”

    “當年我能在蓉城站穩腳跟,就是這位老爺子發話的原因。他跟魯菜有淵源,見我手藝純正,就幫我在落腳。”

    “中午他見到你爸的時候,順口就喊出了你太爺爺的名字,他跟你太爺爺當年在京城是舊識。”

    哦?

    還有這種關系嗎?

    怪不得老爺子要來呢,這確實改來一趟拜訪一下。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