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九十八章 想做甜品?

美食從和面開始
     月牙餅的餅坯不難做,但也不好做。

    首先得把兩個面團分別搓成長條,分成大小相等的面劑,面劑不用太大,跟拳頭差不多大小就行。

    接著徐拙用手把沒有沾豬油的面劑壓扁,做成厚面餅的樣子。

    然后把沾有豬油的面劑放上去,用面餅把這個面劑包起來。

    假如不好操作的話,先把豬油面劑搓圓也行。

    等那個豬油面劑完全被包裹在面團中之后,把這個小面團再次壓扁,撒上芝麻,用搟面杖搟成橢圓形的面餅,月牙餅的餅坯就做好了。

    店里沒有專業做月牙餅或者燒餅的鏊子,徐拙只得把以前用過的平底鍋找出來,洗刷干凈之后放在灶上。

    先用大火把平底鍋燒熱,再調成小火,接著放入做好的餅坯,在平底鍋里慢慢烙制。

    做的期間不用刷油,就這么干烙就行。

    這樣做出來的面餅外酥里嫩,而且有著濃郁的面香味兒,跟水盆羊肉是絕配。

    徐拙正忙著的時候,建國閑著沒事湊了過來:“徐拙,回頭教教我做八寶釀梨唄,想試著做點甜品。”

    徐拙倒是沒任何意見:“行啊,八寶釀梨很好學,別看店里賣的貴,其實主要是刀工和八寶的配比。基本上就是酸味兒的配料少放點,糯米不能超過梨罐容量的一半,不然太多的話,就跟梨罐里面塞了個甜粽子一樣,失去了八寶釀梨的特性。”

    徐拙一邊烙著面餅,一邊跟建國講著做八寶釀梨要注意的事項。

    剛開始只是閑聊,反正這會兒顧客不多,但是說著說著徐拙才發現,那幾個幫廚也湊了過來,顯然他們對八寶釀梨的做法也很好奇。

    反正這會兒閑著沒事,徐拙看著建國問道:“現在蒸柜里還有幾個八寶釀梨?”

    建國走過去拉開蒸柜看了一眼:“還有十三四個,咋滴?覺得不夠?”

    這玩意兒沒啥夠不夠的,不管有多有少,李浩和孟立威每天晚上都會把店里剩余的八寶釀梨給吃光。

    用他們的話說就是,反正這玩意兒不能過夜,與其扔了,還不如讓兩人過過癮。

    除了他倆,幾個女孩兒對八寶釀梨也情有獨鐘,每天都至少要吃一個。

    這會兒既然大家不忙,加上又想試著做八寶釀梨,徐拙想了想說道:“這樣吧,反正現在店里各種配料齊全,你們先試著做一下,不懂的隨時來問我。我覺得除了熬糖汁那一步有點難度之外,其他的步驟都很簡單。”

    建國讓徐拙重新講解了一遍做八寶釀梨的過程,然后就興沖沖的做甜品去了。

    他這種反常的舉動,讓徐老板有點迷。

    一般女孩子才喜歡甜品呢,他一個大老爺們兒怎么突然對甜品感興趣了,不是想跟老爺子學炒菜嗎?

    難道被拒絕之后打擊太大,心理扭曲了?

    不過他說話做事都不像受刺激的樣子,跟平時完全一樣。

    要說區別,唯一的區別就是比以前更勤快更喜歡干活兒了,甚至在大家休息的時候,又主動要學習做甜品。

    這操作,讓人有點迷啊。

    鍋里的月牙餅一邊烙成金黃的顏色之后,就得翻面,等兩面都烙好之后,徐拙趁熱把這個橢圓形的面餅從鍋里拿出來放在案板上。

    然后拿著菜刀,從中間一切兩半,兩個完美的月牙餅就出現在了眼前。

    不過這時候月牙餅還沒做好,還得重新放回鍋里,切口向下繼續烙制,直到切口的部位也變成金黃的顏色,這月牙餅才算是做好。

    出鍋之后,徐拙掰了一塊兒嘗了嘗,外皮很酥,但又不是蔥油餅的那種酥脆,而是一種香酥的感覺。

    用手輕輕一用力,原本切口的部位就輕易分開,成了一個口袋狀的樣子。

    這會兒羊肉還沒好,徐拙且了點豬頭肉加了進去,再淋上一勺辣椒油,這么夾著一吃,真味道真是絕了。

    熱乎乎的面餅把原本已經涼了的豬頭肉再次加熱,再加上月牙餅有帶著豬油的面芯,吃起來格外的香。

    而且月牙餅的外皮香酥可口,再配上香辣的辣椒油,這味道真沒治。

    別說老陜喜歡了,他一個中原人都饞得不行。

    徐拙三下五去二就吃完了一個月牙餅,剛準備再吃一個的時候,扭臉看到鍋里正咕嘟咕嘟煮著的羊肉,他咬咬牙,忍住了沖動。

    還是等會兒吃水盆羊肉吧,夾著豬頭肉就這么好吃了,等會兒夾著羊肉吃,味道應該會更好。

    徐拙繼續做月牙餅,建國一會兒跑過來問一下做八寶釀梨的細節問題,最后他干脆把工作臺搬到了徐拙旁邊。

    讓徐拙在做面餅的時候幫著看一下,哪一步不對了就直接說。

    “建國,你怎么突然對甜品感興趣了?你以前不是不喜歡吃甜的東西嗎?”

    建國干咳兩聲,笑了笑說道:“上次你爸給我說,一個合格的廚師,一定要懂百味的調和,甜味兒也是百味之一,還是主味,我肯定得多多研究了。”

    話是這么個理兒,但是以前做八寶釀梨連連瞅都不瞅一眼,現在被拒絕后突然轉了性子。

    徐拙總覺得這里面有貓膩。

    “建國,我怎么感覺,你戀愛了呢?”

    建國自嘲一笑:“我倒是想戀愛來著,但是我跟誰戀愛啊?徐拙,你別多想了,我沒事,人家拒絕我是因為我不夠好,我多努力提升自己就行了唄,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反正我還年輕,有的是時間。”

    說完,建國把他做好的八寶釀梨放在了徐拙面前:“你覺得怎么樣?”

    徐拙看了看,刀工還是有所欠缺,不過瑕不掩瑜,第一次做能做到這個水平,已經很了不起了。

    “去放蒸柜中蒸一下,能征服你自己的味蕾,才能征服別人呢。”

    建國樂顛顛的去了,徐拙則是繼續做面餅。

    等月牙餅全部做好,鍋里的羊肉也燉得超過了兩個小時。

    徐拙把羊肉和料包全都撈出來,只剩下一鍋清湯,不過味道卻很濃郁,那種羊肉湯特有的鮮味兒,把徐拙饞得不行。

    不過現在還不是吃的時候,因為還得給羊肉湯調味兒。

    調味兒很關鍵,水盆羊肉好不好吃,地不地道,全在肉出鍋后的調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