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零三章 他是徐濟民的孫子

美食從和面開始
     趙金馬是現任的烹飪協會會長,今天被這家酒店的老板邀請過來視察一下后廚情況,這是申請加入餐飲協會的必要步驟。

    趙金馬原本打算邀請徐濟民一塊兒過來,顯得協會重視這家酒店,同時也彰顯一下餐飲協會的實力。

    結果老爺子在等徐拙接他去林平市,根本沒搭理這茬。

    對老爺子來說,在整個省城,沒人能在烹飪方面超越他,他唯一的短板就是徐拙這個孫子有點不爭氣,所以以前從不喜歡參加什么交流會。

    現在徐拙突然變得爭氣起來,老爺子對廚藝交流方面又變得熱衷起來。

    徐拙成了他現在的裝逼工具,但是今天徐拙不在,根本沒有裝逼的機會,而且就算強行裝逼,也多少有些索然無味。

    看到徐拙跟于可可一副親密的樣子,再想想自己孫子,趙金馬心里就不由得嘆息一聲。

    真是徹底輸給了徐濟民,手藝不如人家,經營飯店不如人家,甚至連孫子都不如人家。

    失敗啊!

    沮喪之余,趙老頭也有點興奮。

    之前徐濟民像是防賊一樣防著他,根本不給他和徐拙接觸的機會,拜師教徒弟什么的更是無從談起。

    現在徐濟民不在這里,他一定要把握好機會,哪怕徐拙不立即答應呢,也得跟他把關系搞好。

    他這些天來考察了不少年輕人,但是讓他滿意的,只有徐拙一個人。

    其他人要么天賦不行,要么不夠努力,要么動機不純,踏踏實實想要學廚藝的年輕人,算來算去也就徐拙符合他的要求。

    而且徐拙的天賦真心不錯,一點就透,去四川過個暑假而已,做的水煮菜居然有模有樣的。

    至于燴面就更別說了,趙金馬之所以這么熱衷于想教徐拙做菜,就是因為徐拙做的燴面實在是漂亮,上次四方面館開業時候,趙金馬嘗了一口就對徐拙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他甚至覺得,徐拙才是自己的親孫子。

    會做燴面,天賦超高,加上肯努力,這不就是年輕版的自己嘛。

    趙金馬甚至從徐拙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所以對傳授徐拙手藝這回事,變得更加熱心起來。

    他走到徐拙身邊,看了一眼徐拙點的茶點,有些好奇的問道:“喜歡吃腸粉?”

    徐拙笑笑:“最近想學做腸粉,所以多點了幾份,想多觀察觀察,但是這家店里的腸粉都是西關腸粉,沒有我想要的潮汕腸粉,所以有些失望。”

    趙金馬想要跟徐拙拉關系,自然就順著徐拙的話說了:“你怎么突然對腸粉感興趣了?以后打算做腸粉?”

    徐拙搖搖頭:“那肯定不會,只是想要學好烹飪,就得嘗試百家百味,感受各地的飲食習慣,這樣才能做出讓顧客更滿意的美食。”

    他這話讓趙金馬更加滿意,這不就是說要取百家所長嘛。

    剛剛趙金馬還想勸一下徐拙別鉆研這些旁門左道呢,沒想到徐拙有這樣的志向,那以后說不定就會跟著自己學廚藝。

    想到這里,趙金馬樂不可支,扭臉沖身邊一個中年人問道:“去問一下后廚做腸粉的有沒有潮汕人?會不會做潮汕腸粉,會的話教教這孩子,最好讓他去后廚學一下。”

    中年人就是這家酒店的總經理,對于趙金馬的要求,他有些為難。

    好歹也是五星級酒店呢,一個莫名其妙的人要去后廚看看,這不是開玩笑嘛,五星級酒店的臉面往哪擱?

    他對這個所謂的餐飲協會并不是多感冒,覺得就是個無聊的組織罷了。

    人家徐氏酒樓的人都不鳥這個協會,什么事兒都是一副愛搭不理的樣子,自己堂堂五星級酒店,就更得有自己的脾氣了。

    想到這里,他湊在趙金馬耳邊小聲問道:“趙師傅,這是你家的親戚?等會兒我給他免個單,至于后廚的事兒,要不還是算了吧……”

    生意人嘛,說話挺委婉的,但是趙金馬卻聽出了他話里的意思。

    他湊在這中年人耳邊小聲說道:“這年輕人就是徐濟民的孫子,你不是很羨慕徐濟民很超然世外嗎?等回頭徐濟民過來找你,你就知道他是什么樣脾氣的人了。”

    別看現在餐飲協會和商業聯合會都是一團和氣,但是私底下的競爭卻不少。

    假如這酒店敢得罪老爺子,趙金馬相信就憑徐濟民的脾氣和人脈,絕對會給這個剛剛開業不就的酒店一個下馬威。

    雖然五星級酒店牌子挺唬人,但是以前省城商業競爭嚴重的時候,那些私房菜館聯手整垮了好幾家五星級酒店。

    這里面的手段很多,現在的創業者,根本沒有經歷過以前那種野蠻生長時候,競爭有多激烈和無底線。

    而徐濟民,更是這方面的佼佼者。

    能單槍匹馬在省城創下一片基業,并且到現在還能讓品牌價值保持在私房菜第一名,絕對不僅僅是做飯好吃這么簡單。

    中年人不傻,他在省城打拼多年,對徐濟民的大名自然很清楚。

    那個護短出了名的暴躁老頭,哪怕到現在在省城都是傳奇人物,他可沒膽量跟一個省城的地頭蛇硬碰硬的打算。

    “哎呀,真是失敬失敬,UU看書 www.uukanshu.com居然不知道這位小哥居然是文海的兒子。”

    中年人從衣服口袋中掏出一張金卡遞給徐拙:“喜歡這里的早茶就多來吃,我跟你爸可是好朋友,這張金卡收著,以后來這邊消費,一律八折優惠。”

    說完他沖旁邊的服務員說道:“今天這單免了,算我請的。”

    他突然這么熱情,倒是把徐拙給整懵了:“什么意思?我就是想去找個會做潮汕腸粉的人學一下做腸粉的手法,你給我卡做什么。”

    徐拙雖然不擅長處理人際關系,但也知道吃人嘴短拿人手短的道理。

    這張沒什么用的金卡,他真心不想要,因為這人肯定想從自己或者徐家酒樓那邊要好處。

    中年人笑著搪塞過去,讓服務員帶著徐拙去后廚,他陪著趙金馬繼續在酒店轉轉。

    徐拙不明就里,但是趙金馬讓他收著,他便把那張卡給了于可可,然后在服務員的帶領下,走進了這家粵式餐廳的后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