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二十章 我太難了!

美食從和面開始
     第一份賽螃蟹做好之后,徐拙從后廚端出來,讓于可可和孫盼盼品嘗。

    “這是賽螃蟹嗎?看起來跟炒雞蛋差不多啊。”

    于可可拿著筷子,有些舉棋不定。

    在她還在猶豫的時候,徐拙拿著筷子率先進行品嘗。

    他先夾了一塊蛋黃,炒得又香又糯,真的跟蟹黃很相似,特別是里面那股子生姜和白醋的混合味道,跟蛋黃搭配在一起,不知道的人還真的會當成蟹黃。

    吃完蛋黃,他又嘗了一下白生生的蛋清,口感細嫩,跟蟹肉有些相似。

    發明這道菜的人真是有大智慧,這么簡簡單單的配料,居然做出了堪比真螃蟹的味道,而且還免去了剝蟹的苦惱,真是完美!

    賽螃蟹的出現,彌補了那些對螃蟹過敏和體虛體寒的人不能吃螃蟹的遺憾。

    而且由于螃蟹的價格連年居高不下,窮苦人家根本吃不起,這道賽螃蟹完美解決了吃不起的情況。

    相對于好幾十塊錢一只的大閘蟹,雞蛋就實在太廉價了,家家戶戶都吃得起。

    “哇,真的好好吃,這些都是我的,你們不許跟我搶。”

    一直在揚州吃真螃蟹的于大富婆,現在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

    真沒想到,普普通通的雞蛋這么一炒,味道居然真和螃蟹一模一樣。

    孫盼盼拿著筷子,一邊往自己嘴里扒拉,一邊拿著一個小盤子,打算給李浩留點兒。

    “盼盼,里面雞蛋多著呢,等李浩過來有他吃的,這一盤全是你和可可的,要是不夠吃的話等會還有呢。”

    李浩吃完水盆羊肉,去學校聯絡明天幫忙給老羅搬家的同學了,所以這會兒不在店里。

    徐拙說完剛準備進廚房,馬志強帶著幾個醫學院的老師走了進來,看到于可可和孫盼盼那副吃相,有些好奇起來。

    “炒雞蛋而已,至于這么搶嗎?”

    這倆丫頭家里都比較有錢,怎么突然對炒雞蛋這么感興趣了?

    于可可含糊不清的對馬志強說道:“這是賽螃蟹,

    不是炒雞蛋……盼盼你別跟我搶,不然等會兒我去后廚不帶你進去。”

    這丫頭等會兒要進去給老爺子拍視頻,所以有資格進入后廚。

    可以想象,有這么好吃的賽螃蟹,這丫頭進入后廚絕對要大吃一陣,而跟她一塊兒進去的話,自然也可以大吃。

    馬志強一聽菜名就來了興趣:“小徐老板,這賽螃蟹還有嗎?趕緊給我們來一份嘗嘗,錢該怎么算就怎么算。”

    徐拙讓他們先找位置做:“諸位老師別著急,等會兒給你們上一份兒。”

    說完他走到柜臺前,沖鄭佳說道:“宣布一下,今晚店里有賽螃蟹,35塊錢一份,打包帶走的話記得收打包費。另外提前告知點餐的人,賽螃蟹里有姜末,不喜歡吃姜的人不要點,菜一旦上桌概不退換。”

    說完之后,徐拙進入廚房。

    這時候第二鍋賽螃蟹已經做好,建國和曹坤一人一個炒鍋,也打算開始炒制。

    兩人都看了兩遍,這會兒已經很有心得,正好可以實踐一下。

    第二鍋賽螃蟹量比較多,足足裝了四盤。

    徐拙讓傳菜員兩分鐘后給馬志強那一桌上一盤,剩下的有人點就遲幾分鐘端過去。

    之所以不現在就把菜品端出來,是為了讓顧客認為這些菜品是單鍋炒制,這樣吃起來感覺會更好一些。

    不然他們要是知道這些菜都是一鍋炒出來的,哪怕再好吃也覺得有些廉價。

    開飯店嘛,都得學會把握顧客的心思,這樣生意才能長久。

    徐拙沒有上灶炒菜,而是煮了兩片燴面盛在碗里,又把整整一大盤賽螃蟹放進去,再撒上點黃瓜絲,攪拌均勻,一份香噴噴的賽螃蟹拌面就做好了。

    擔心大家看到會搶著點賽螃蟹拌面,徐拙在后廚找了個座位,美美的吃了個肚圓。

    其實徐老板這會兒并不是很餓,但是面對賽螃蟹這道美味,不管餓不餓都想多嘗幾口。

    畢竟這么大名氣的菜,而且做法又這么奇特,真的讓人很有食欲。

    吃飽喝足,徐拙又觀摩了一次老爺子炒賽螃蟹,也打算動手做一下練練手。

    因為他看到建國和曹坤都各自炒了一份,雖然沒有老爺子炒的這么到位,但是也相差不大。

    這讓徐老板很有信心。

    不過現在廚房還有十來盤賽螃蟹,還是再等等比較好。

    別這邊稀里嘩啦全都炒了出來,結果沒人點這道菜,那樂子就大了。

    而且為了保持店里的逼格,也不能降價促銷,現在小館子里的一份西紅柿炒蛋都能賣二十五以上,名氣這么大的賽螃蟹絕不能定價太低。

    馬志強嘗了賽螃蟹之后,立馬贊不絕口,要打包一份帶回去給老婆嘗嘗。

    其他老師也是各種安利。

    在四方面館吃到名氣這么大的菜,而且味道確實好棒,肯定要好好得瑟一下了。

    他們不僅在朋友圈里各種安利,還在店里給其他相熟的顧客介紹。

    “看看我們這道菜,賽螃蟹,本店第一份賣給顧客的菜品被哥們兒搶到了,要不要過來嘗嘗?味道真的超級棒!”

    這么一安利,其他顧客也心癢癢,好不好吃無所謂,關鍵這個名字就挺吸引人的。

    就跟以前店里的蓑衣黃瓜一樣,這種稀罕菜不管什么價錢,都得先嘗嘗,省得回頭跟人聊起來插不上話。

    就這樣,在他們相互介紹和安利中,后廚那十來份賽螃蟹被搶購一空。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賽螃蟹賣完后,老爺子重新披掛上陣,接著炒賽螃蟹。

    徐拙趁機讓倆丫頭帶著設備進去,準備拍老爺子做賽螃蟹的過程。

    有鏡頭在身邊,老爺子明顯勁頭更足了,廚道萬古如長夜的徐逼王再次上線。

    徐逼王對著鏡頭大展身手的時候,徐老板也端著炒鍋,準備好配料,打算上手體驗一下炒賽螃蟹的感覺。

    至于翻車什么的,他已經不在乎了。

    翻車就翻車,大不了跟剛剛打雞蛋一樣,多練習練習。

    雖然有系統在身,但也不能太依賴系統,該努力的時候還是要努力。

    不過十分鐘后,徐老板看著鍋里黑乎乎的炒蛋清,有些欲哭無淚。

    “我太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