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二十三章 這話題太高端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沒參與搬家的事兒。

    因為店里要忙的事情很多,等會兒還得去找馮春光把菜譜給調整一下,徐老板實在騰不出時間。

    他讓魏君明和建國各自開著買菜車去幫忙運送,搬家的那些大學生們則是坐上李浩開著的奔馳。

    臨走時候,徐拙還給老羅打去電話,讓老羅一個小時后去村頭等著。

    九點多時候,于可可和孫盼盼來了。

    徐拙把肉卷熱好,又做了份賽螃蟹端出來,讓孫盼盼幫著拍幾張照片。

    結果還沒拍兩張,于可可就忍不住了,她拿著一個小碗扒拉了一碗賽螃蟹,就著肉卷美滋滋的吃了起來。

    她這么一搶,孫盼盼也不拍了,放下相機就趕緊吃了起來,生怕于可可不給她剩。

    徐拙無奈的收起相機,好奇的問道:“周雯呢?她今天怎么沒過來?”

    “去森林公園做醬菜園修整的直播了。你問她做什么?想納妾?”孫盼盼饒有興趣的看了徐老板一眼。

    這問題雷得徐拙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偏偏孫盼盼抓著不放:“哎呀我的媽呀,你的審美終于恢復正常了么?”

    這話讓于可可不滿了起來:“你什么意思你?你說我不好看?”

    孫盼盼咬了一口肉卷:“人家周學姐是大饅頭,你是旺仔小盤頭,你說正常人會選擇大饅頭還是小饅頭呢?”

    于可可一時語塞,不過隨即冷哼一聲:“我聽說吃豆腐能豐胸,等羅大伯來了之后,我天天讓我們家帥哥老板給我做豆腐吃,小饅頭也會變成大饅頭的。”

    孫盼盼聽了這話,微微嘆了口氣:“可可,你知道咱倆最大的區別是什么嗎?”

    于可可咬了口肉卷:“是什么吖?”

    “是我已經認命了,而你還滿腦子天真的想法。”孫盼盼說完,惆悵的嘆了口氣。

    她家里就有醫院,各種豐胸的手段都試過,但是并沒有什么卵用。

    所以這丫頭對豐胸已經不抱希望了。

    倒是于可可,一直堅信自己會變大,從豬蹄到豬尾巴,到現在的豆腐,這丫頭早晚要把網上列出的食物試一遍。

    兩人就這么把話題扯到了豐胸上面。

    這話題太高端,徐老板完全插不上話。

    最后他干脆悄悄出門,讓鄭佳抱著店里的菜譜,溜達著找馮春光去了。

    “馮老板,我又來麻煩你了。”

    推開復印店的門,徐拙剛進去,馮春光就迎了上來:“小徐,我聽說你店里昨晚推出的賽螃蟹味道很好?”

    徐拙點點頭:“對啊,味道確實不錯,吃過的顧客都贊口不絕。怎么了馮老板?也想嘗嘗是吧?今天中午去我店里,保證讓你吃過癮。”

    馮春光擺擺手:“不是我想吃,是我大伯,他特別喜歡吃螃蟹,但又對螃蟹過敏,別說吃螃蟹肉了,哪怕吃火鍋時候用煮螃蟹的湯涮菜,都能起一身的疹子。”

    “以前年輕時候,吃著抗過敏的藥還能過一下嘴癮,但是現在歲數大了,抗過敏的藥也不能多吃,所以每到螃蟹上市的季節,就饞得要命。”

    “所以我就想問一下,咱們店里的賽螃蟹到底咋樣,可以的話,我就帶大伯去嘗嘗,好讓他徹底的過過癮。”

    徐拙一聽頓時樂了:“行,你讓他來吧,保證讓他滿意,就算我做的不合他胃口,我爺爺也在呢,做賽螃蟹絕對手到擒來。”

    馮春光的大伯是做什么的徐拙不知道,但是多年玩游戲的經驗告訴他,這絕對是觸發任務的關鍵點。

    所以他滿口答應了下來,讓馮春光趕緊帶著他大伯過去。

    不過這會兒馮春光的大伯還在陜西,過兩天才能過來。

    “大后天是我大伯的七十大壽,他沒有孩子,我打算把他接過來幫他操辦一下,到時候就在你們店里辦,你覺得如何?”

    四方面館辦個生日宴倒是沒什么,只要不嫌吵,那么多人一塊兒唱生日歌,貌似還挺有喜感。

    假如馮春光的大伯是個愛熱鬧的人,絕對會非常喜歡。

    要是不喜歡熱鬧也沒什么,到時候去川味小館辦,自己開車過去炒一份賽螃蟹就行了唄。

    馮春光把相機中的照片拷貝到電腦中,看到賽螃蟹的照片后感慨連連。

    “烹飪真是一門神奇的藝術,你說這好端端的雞蛋,怎么就做出螃蟹味兒了呢?我大伯就是個廚師,以前老讓我跟他學,可惜年輕時候不懂事,等想學的時候已經錯過了學廚的黃金時期,真是遺憾啊。”

    照片拍得很完美,所以馮春光這邊操作得很快,不到二十分鐘,所有的菜譜上都添加了賽螃蟹這道招牌菜。

    徐拙邀請馮春光中午去店里先嘗一下賽螃蟹,就跟鄭佳一塊兒回去了。

    回到店里,徐拙才想起來,剛剛馮春光說他大伯是廚師的時候,忘了問一下是擅長什么的廚師了,不知道能不能跟他學點什么。

    “小拙,你在發什么呆呢?”

    徐老板正神游外物的時候,老爺子走進廚房,看到徐拙在發呆,忍不住出口相問。

    徐拙看著老爺子問道:“爺爺,你認識做西北菜的廚師嗎?過兩天有個做西北菜的廚師要來,比你小幾歲。”

    老爺子思索了一下:“叫什么名字?西北菜的師傅我認識幾個,不過都比我年齡大啊。比我小的,好像沒什么有名氣的廚師。”

    他這么一說,徐拙有些失望。

    看來馮春光的大伯不是名廚了。UU看書 .uukanshu

    不過不是就不是吧,很多只會做面的廚師,都算不上名廚,但是廚藝還是很高的。

    他略略有些失望:“我就知道姓馮,具體叫什么不知道,不過他有個毛病,就是吃螃蟹過敏,而且還是很嚴重的那種……”

    “馮衛國!”

    徐拙還沒說完,老爺子就說了一個名字。

    “比我小幾歲,姓馮,吃螃蟹過敏,符合這個條件的廚師,也就馮衛國一個人了。不過馮衛國可不是西北菜廚師,他是晉菜名廚,好多煤老板都喜歡吃他做的菜。”

    馮衛國?

    徐拙沒想到老爺子居然還真的認識,而且不光認識,還指出了馮衛國的擅長的領域。

    居然是晉菜名廚,這是不是代表著,能跟他學點山西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