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二十四章 晉菜名廚馮衛國

美食從和面開始
     不過徐老板認真想了一下,印象中,好像沒什么名氣很大的山西菜。

    他唯一能想到的,只有一道過油肉而已。

    這道菜還是看武林外傳》時候無意中記下來的。

    “爺爺,晉菜都有什么啊?我感覺除了過油肉,沒啥名氣特別大的了。”

    老爺子對晉菜貌似了解得不少:“山西菜有點魯菜的底子,但是又跟魯菜不一樣,有名的菜挺多的,比如過油肉、醬梅肉、鍋燒羊肉、酸湯羊肉、平遙牛肉、定襄蒸肉、巴公燒大蔥、高平燒豆腐、鵪鶉茄子,罐悶鹿肉等等,具有非常濃厚的山西特色。”

    “不過山西最引以為傲的還是種類繁多的面食,光登記在冊的就有幾百種,其中最有名的,除了刀削面之外,還有饸饹面、剪刀面、拉面、炒餅、燜面、蘸片子、莜面栲栳栳、燒麥、發糕、晉南饃等特色主食。”

    說起山西菜,老爺子如數家珍一樣,唬得徐老板一愣一愣的。

    印象中,沒聽說過老爺子跟山西人有什么來往,好像老爺子也從沒有去過山西,怎么對山西菜那么熟悉呢?

    老爺子笑著說道:“主要是這個馮衛國,以前為了給晉菜正名,把這些菜全都給我做了一遍,我印象比較深刻。”

    接著,老爺子簡短的給徐拙講了一下他跟馮衛國認識的過程。

    2002年,杭州美食節召開在即,全國各地的名廚和餐飲從業者以及美食家齊聚杭州,共襄盛事。

    老爺子也受邀在列,還被選為那次美食節的副理事長,就在老爺子興高采烈準備去裝逼的時候,得知那次美食節的理事長是于培庸,便沒了去西湖邊上耍一圈的想法。

    不過雖然他沒去,但是好歹也掛著副理事長的名字,然后就有一些記者找上門來采訪他。

    跟這些記者一塊兒來的,還有晉菜名廚馮衛國。

    馮衛國來找老爺子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想讓老爺子在這次美食節上幫山西菜說說話,提升一下名氣。

    然后他不顧老爺子反對,就一頭扎進剛剛開業不久的徐家酒樓后廚,做了一大桌子山西菜,著實把老爺子驚艷到了。

    當晚,老爺子就跟美食節幾個相熟的烹飪泰斗去了電話,

    幫山西菜爭取到了一個展示的機會。

    那年的美食節上,以馮衛國為首的山西菜廚師驚艷亮相,展示出了不少絕活,山西菜正式走進了全國人民的視野。

    最后,晉菜還被組委會評選為“新八大菜系”之一。

    說起那段過往,老爺子還講了個笑話。

    當年馮衛國來找老爺子的時候,正值金秋時節、蟹肥膏黃之際,老爺子請馮衛國吃大閘蟹。

    結果馮衛國并沒有透露他吃蟹過敏的事兒。

    面對一大桌蒸得渾身通紅的螃蟹,馮衛國完全沒了山西人的矜持,抓著螃蟹就猛吃起來。

    可是吃著吃著,老爺子發現馮衛國突然暈了過去,而且臉上身上滿是疹子,嚇得他趕緊打電話叫救護車。

    經過搶救,馮衛國才算是脫離了危險。

    馮衛國出院之后,就告別老爺子,急匆匆的趕往杭州參加美食節去了。

    從那以后,兩人就再也沒見過面,不過老爺子對馮衛國印象依然非常深刻。

    當然了,有過這種經歷,想忘也忘不掉他。

    說完之后,老爺子笑笑:“算起來也好多年沒見過馮衛國了,假如他過兩天來的話,正好可以敘敘舊……”

    徐拙算是看出來了,老爺子對手藝不如自己的人,一向都很熱情大度,一點兒也不小家子氣。

    比如趙金馬,跟他斗了一輩子,結果現在居然成了至交好友。

    還有這位一面之緣的馮衛國,也表現出了很大的熱情,甚至還打算等馮衛國來了好好露一手,展示一下自己的廚藝。

    但是面對于培庸,老爺子就立馬像是生死仇敵一樣。

    甚至聲稱等徐老板結婚的時候也不會搭理于培庸一下。

    老爺子說完之后,就溜達著出去了,留下徐老板在廚房繼續發愣。

    他非常好奇,馮衛國這么強悍,而且也沒孩子,為什么不給馮春光謀個好前程呢?

    最不濟的也可以找幾個徒弟幫著馮春光開個飯店之類的。

    怎么也比開復印店強得多。

    難道這里面還有什么貓膩不成?

    快中午的的時候,搬家的車隊順利歸來。

    車子直接開到了徐拙幫老羅租的商鋪門口,距離四方面館也就幾步遠的一間獨立門面,面積差不多有六七十平米。

    做豆腐綽綽有余,甚至里面再隔出一間臥室都沒問題。

    徐拙和房東崔勇站在門口,迎接大家的到來。

    崔勇三十多歲,是個修車行的老板。

    他昨天已經把里面收拾得干干凈凈的,除了一些老羅應該用得上的生活用品之外,其他雜物全都清了出去。

    老羅下車后,徐拙把崔勇介紹給他認識。

    老羅趕緊走過來,抓著崔勇的手,不停的說謝謝。

    這年頭,一個月一千塊錢的房租,別說商鋪了,連一間像樣的公寓都租不到。

    老羅雖然不是城市人,但是經常來市里給孩子送錢,自然知道這里的物價有多高。

    崔勇笑笑:“沒事沒事,反正這房子閑著也是閑著。別站著了,UU看書 .uukanshu.com 都趕緊下手幫忙把東西搬進去,面館那邊已經準備好了飯菜,今天我沾你們的光,可以免費品嘗到徐家老爺子的手藝了。”

    李浩沒見過崔勇,好奇的問道:“這位大哥,你怎么知道徐老爺子在店里啊?好像從沒見你來店里吃過飯呢。”

    崔勇擺擺手:“我雖然沒來吃過飯,但是你們店里出的新菜我都知道,那些去修車的出租車司機,每次去修車都從頭說到尾,聽得我饞的不行,但是距離太遠,想來也沒機會,一般我們都是在川味小館吃,距離近,味道也好。”

    說完,他跟魏君明打了個招呼,顯然早就認識了。

    搬完家,一行人拉著老羅兩口子去四方面館吃飯。

    剛到門口,徐拙看都馮春光悠哉悠哉的走了過來。

    既然碰到了,那就一塊兒吃算了,

    徐拙還等著跟馮衛國學一下山西菜呢,這會兒得多跟馮春光拉拉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