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二十五章 羅陽

美食從和面開始
     “馮老板,啥時候去接你大伯啊?用不用我給你當司機?”

    馮春光笑笑:“不用不用,明天一大早我們全家就開車回去了,打算在老家住一晚上,后天一早再趕回來,不耽誤大后天的生日宴。”

    來到店里,飯菜已經備好。

    鄭佳用兩張桌子拼成了一張大桌,桌上擺滿了各種美味。

    除了店里的幾樣招牌和鹵味,老爺子還做了幾樣下飯菜,比如黃燜雞塊和油燜大蝦之類的菜品。

    老羅看著滿桌子的菜,有些過意不去:“弄碗面填飽肚子就行,這太豐盛了……”

    魏君明笑著說道:“就是一頓便飯而已,沒啥不好意思的,趕緊坐下吃,要是覺得過意不去,回頭我們買豆腐時候多給點就行。”

    在相互謙讓中,大家紛紛落座。

    老爺子坐在主位上陪著大家,一邊吃飯一邊說著過去這條街上發生的故事,徐老板則是回到廚房,開始炒今天要做的賽螃蟹。

    十一點那會兒他已經炒了好幾份,讓銀行的員工們嘗嘗,剩下的等有顧客來了可以先上。

    結果他就出去幫老孟卸一下車的功夫,之前備下的那幾份賽螃蟹已經賣的一干二凈,而且另外還有十幾份剛剛下單還沒來得及炒的。

    賽螃蟹之所以這么受歡迎,除了菜品本身真的非常好吃之外,主要就是大閘蟹的價格太高。

    當然了,價高無可厚非,畢竟是美味嘛。但是價格連續上漲的同時,質量卻良莠不齊。

    標注是三兩的螃蟹,發過來只有二兩出頭。

    口口聲聲說是活蟹,但是發過來卻是死的。

    還有一些商家,拍著胸脯保證自家店里的產品是正宗的陽澄湖大閘蟹,當天現捕現賣,但是下單后顯示發貨地址卻是河北……

    每年這個時節,各種購買大閘蟹被坑的案例就層出不窮,搞得大家都人心惶惶,生怕上當受騙。

    另外,大閘蟹那繁瑣的吃法,也讓不少心急的人對這種美味愛不起來,沒有接觸過螃蟹的人更是無從下手。

    比如之前徐拙就在朋友圈看過有位好友吐槽:“吃個螃蟹居然還被鄙視了,

    什么狗屁吃法正不正宗的,老子花錢吃個東西還得先考個證嗎?”

    現在賽螃蟹的出現,完美的避開了這個問題。

    既不用擔心買到假的大閘蟹,也不用擔心吃法不正宗被人鄙視了。

    而且這道菜的配料是雞蛋,完全不會有過敏的情況出現,除了對不吃姜的人有些不友好之外,其他方面都絕對符合大家的飲食習慣。

    徐拙把兩份剛剛炒好的賽螃蟹端到老孟這桌上:“馮老板,嘗嘗我做的賽螃蟹,你估摸一下你大伯能不能吃得慣。”

    馮春光也沒客氣,夾起一塊雞蛋放進嘴里細細一品,大呼神奇:“臥槽,這跟螃蟹一個味道啊,真是太神奇了。有你這道菜,我對辦好這次生日宴特別有信心。”

    有了這話,徐老板就放心了。

    今天做的還是簡化版的賽螃蟹呢,等生日那天,買幾個咸蛋黃加進去,味道會更絕!

    崔勇今天第一次在店里吃飯,覺得每樣菜都好吃。

    要說味道,四方面館真不如川味小館,那些味道純正的川菜,每一道都讓崔勇覺得驚艷。

    但是川味小館的飯菜吃多了,多少有點膩,沒有四方面館這邊的飯菜吃著貼胃,主要是四方面館的飯菜更家常一點兒,更符合中原人的口味。

    吃飽喝足,崔勇拍拍肚皮,打開外賣軟件,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四方面館的名字。

    “徐拙,你店里這么好的飯菜,沒上外賣平臺嗎?”

    徐拙點點頭:“沒上,外賣平臺抽成太高了,抽百分之二十幾,還得再支付配送費,算下來根本沒啥賺頭,所以就沒上外賣。”

    崔勇看了一下店里坐得滿滿登登的顧客,笑著說道:“生意這么好,確實不用上外賣平臺幫他們打工。不過你這可苦了我們這些離得遠的人,想吃一頓你們這里的飯可真是不容易。”

    徐拙給他說了一下晚上的營業時間,現在四方面館的打烊時間已經推到了晚上十點,崔勇真想來吃的話,應該沒多大問題。

    隨著店里的生意越來越好,四方面館的打烊時間已經從之前的九點,逐漸推到了晚上十點,而且有顧客的話,還會再往后推。

    原來店里就徐拙一個人的時候,他想什么時候關門就什么時候關門,根本不管那么多。

    但是現在店里有十幾個員工跟著他討生活,就不能像之前那樣隨意了,得盡可能的多掙錢。

    不能辜負了這些員工們的信任。

    崔勇臨走前,徐拙給他打包了一些羊蹄鹵肉皮凍雞爪之類的菜品,人家崔老板敞亮,徐老板也不能小氣。

    再說崔勇那修車行顧客不少,讓崔勇多嘗嘗店里的飯菜,他也能幫著推廣一下。

    送走崔勇,徐拙和李浩陪著老羅兩口子去了趟醫學院附屬醫院,看望老羅的兒子羅陽。

    羅陽今年二十三歲,是林平學院的大學生,原本今年該畢業找工作了,甚至他已經聯系上了一所小學,打算去擔任數學老師。

    但是畢業前的例行體檢,羅陽被查出患有尿毒癥。

    原本美好的畢業生活,一下子被打亂了。

    剛住院的時候,羅陽非常抗拒治療,他很清楚,得了這種病,根本沒有逆轉的可能。

    只會像是吸血蟲一樣,UU看書 www.uukanshu把家里的經濟的父母的精力吸得一干二凈,然后撒手而去,留下貧困的父母每天以淚洗面。

    所以他幾次都想尋短見,打算一了百了。

    關鍵時候,林平學院的師生捐款捐物,讓他重新樹立了活下去的信心。

    學院領導幫羅陽申請了大病救助金,還積極跟醫學院這邊的領導們溝通,減免了不少治療費用。

    但是就算如此,老羅家里原本不多的積蓄也花了個干凈。

    這次拆遷的賠償款,老羅給自己和老伴留下一萬塊錢救急,剩下的錢全部存在了羅陽在醫院的賬戶上。

    而且兩口子還做出決定,假如自己的腎能匹配上,就把自己的腎換給羅陽。

    假如不行,那就賣腎,幫羅陽籌集換腎的錢。

    對他們來說,孩子就是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