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二十九章 他是夸夸群的群主嗎?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老板想到的人正是趙光明。

    這個吵著要去開分子料理的富二代,應該對雕功非常精通,不然也不會吵著去干分子料理了。

    不過現在他的分子料理店還沒開張,甚至連地方還沒找到。

    那只能先等著了,啥時候分子料理開張了,啥時候自己飛過去看看,萬一能學一兩手雕刻的話,那自然再好不好。

    就算學不到也沒事,趙光明既然能開店,就肯定認識不少精于此道的廚師。

    回頭讓他介紹一個就行了唄。

    想到這里,徐拙頓時放下心來,這個任務跟趙光明有關,那自己就先不急著做,等啥時候分子料理開張了,啥時候再把這個任務給料理了。

    徐拙回到廚房,給馮衛國做了一碗羊肉燴面,端出來之后,馮衛國大為贊嘆:“不錯不錯,以為你會繼承你爺爺擅長的手搟面呢,沒想到連燴面也學會了,真是厲害!”

    他沒想到徐拙會做燴面,而且居然做得這么好吃。

    中原燴面他不是沒吃過,做得好吃的人,往往都是一把年紀了,像徐拙這么年輕就把燴面做得如此地道,真是少見。

    看著徐拙,馮衛國突然生出了收徒弟的念頭來。

    不過當著徐濟民的面說這個有些失禮,而且剛見面就說這個也有些莽撞,反正要在林平市住一段時間,回頭多接觸接觸再做決定也不遲。

    徐老板還不知道,居然又多了一個想收自己當徒弟的人。

    老爺子見馮衛國一直說燴面,干咳兩聲說道:“手搟面他也會,只是他喜歡偷懶沒怎么做過而已,明天你七十大壽,我讓他給你做一碗手搟面給你慶生。”

    徐家祖傳的是手搟面,對老爺子來說,手搟面才是正式場合要吃的面。

    而且一說起燴面,徐逼王就不自覺的想起了趙金馬,這老頭天天惦記著自己的孫子,可得防著點。

    趙金馬把他的孫子帶歪了還不算,居然又惦記上了自己的孫子,可不能讓他得逞了。

    萬一把徐拙帶歪了怎么辦?

    馮衛國不知道老爺子話里的意思,

    反正只要老爺子說的都對,直接吹捧就完了:“那好那好,能跟徐大哥一塊兒過生日,我真的非常高興。”

    倆老頭邊吃邊聊,等李浩他們放學過來吃飯的時候,兩人還沒收攤。

    “這老頭是誰啊?夸夸群的群主嗎?”

    他和孫盼盼特意湊過去聽了一會兒倆老頭的對話,結果從頭到尾全都是馮衛國在夸老爺子,唬得兩人有些詫異。

    這么不要臉的吹捧徐老爺子,怎么跟之前于可可不要的吹捧徐老板一樣?

    難道說徐家的人都有招舔狗的氣質?

    徐拙笑著把馮衛國的身份給兩人介紹了一遍,聽聞馮衛國是山西廚師,李浩立馬就動了心思。

    “徐老板,讓他給咱做一盤過油肉嘗嘗唄,聽說正宗的過油肉特好吃,他既然是山西名廚,肯定會做。”

    盡管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學習中,但是李浩的吃心依然不改,吵著要吃過油肉。

    徐拙說道:“別著急,他會在林平市住一段時間,回頭有時間了讓他做就行了,你現在不是頭懸梁錐刺股的奮發圖強嗎?今天怎么舍得回來吃飯了?”

    李浩拿著一根羊蹄,一邊啃一邊說道:“我是來催你趕緊開通學校送餐業務的,以前吃著食堂的飯菜還沒什么,但是吃慣了你做的飯菜,再吃那些真是讓人難以下咽。學校門口的那些飯菜也不咋的,跟你這邊的沒法比,你趕緊開通送餐業務,我和盼盼以后也不用再跑回來吃了,在學校就能點餐。”

    徐拙詫異的看了他一眼,李浩這貨還真是洗心革面了。

    學校距離四方面館也就十來分鐘的路程,根本不算遠,他居然連這點時間都舍不得,真是讓人欽佩。

    再看看孫盼盼也是這么一副表情,徐老板就更感慨了。

    認識這群大學生以來,徐老板以為大家都是學渣,結果沒想到大家都是渣著玩兒,就他自己是學渣而已。

    心酸啊!

    而且等國慶節過后,于可可也不再逃課,逃課三人組應該就改成奮發圖強三人組了。

    徐老板有些失落,為什么自己上學時候沒怎么努力呢?

    李浩和孫盼盼吃了飯,又買了點羊蹄兔頭以及其他鹵肉,就匆匆忙忙回學校去了,看這架勢,估計明天下午才會再來吃飯。

    徐拙想了想,扭頭問鄭佳:“你覺得咱們應該開通送餐服務嗎?”

    隨著了解的深入,鄭佳也越來越喜歡經常來店里吃飯的大學生們。

    “可以開通,他們也確實挺忙的,不過回頭人家不讓逃課了,送餐的學生也得上課,他們忙得過來嗎?”

    徐拙覺得這個問題倒是不大,只要有錢拿,大把學生愿意送餐呢。

    而且整個醫學院好幾萬學生,真正來面館吃飯的人并不多,畢竟不是誰家都像李浩那樣土豪。

    所以點外賣的學生應該不會很多。

    徐拙把這事兒交給了于可可和鄭佳,讓兩人商量著怎么操作比較合適。

    另外菜品定價方面也讓兩人做主,可以再調整一下,多給送餐員一些提成。

    交代完兩人要注意的事兒之后,徐拙就去后廚開始忙活了。

    晚上八點,馮春光開車過來,馮衛國這才戀戀不舍的跟他的徐大哥告別。

    兩人在門口又聊了好一會兒,不知道的還以為這倆老頭這輩子再也見不到面了呢。

    等馮衛國走后,UU看書 .uukanshu 老爺子上下打量徐拙兩眼:“你這孩子到底咋回事啊?”

    徐拙一愣,什么情況?我又做什么不對的事情了?

    老爺子有些感慨的說道:“之前君明強烈要求收你當徒弟,然后是趙金馬,也吵著要收你當徒弟,現在馮衛國也想收你當徒弟了,你可真成了一塊寶了……”

    徐老板有些不敢相信:“爺爺,你開玩笑呢吧?”

    老爺子擺擺手:“不,是真的,從你把燴面端出來開始,他就一直在打聽你學廚的事兒,跟之前趙金馬旁敲側擊的打聽你是一模一樣。”

    徐拙對山西菜也不是多感冒,他看著老爺子問道:“那怎么才能拒絕他呢?”

    老爺子笑得有些雞賊:“好辦,明天我把趙老二喊過來,他就沒了心思……”

    “為什么?”

    “他廚藝不如趙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