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三十章 70歲照樣是個弟弟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有些不懂的看著老爺子:“他廚藝沒趙金馬好,跟能不能收我當徒弟有什么關系嗎?”

    “當然有關系了,廚藝不如別人,還想搶別人的徒弟,你說趙金馬會答應嗎?”老爺子一副老奸巨猾的樣子,看上去像個反派。

    徐拙覺得這么做有點不地道,把拒絕人的活兒交給趙金馬來做,但又不讓自己跟趙金馬學廚藝。

    這不是明擺著坑人嘛。

    “趙老二的廚藝不如我,所以我才不讓你跟著他學廚呢,要是他能超過我,我立馬讓你拜他為師。”

    老爺子說得信誓旦旦的,但是徐拙卻一萬個不信。

    趙金馬的廚藝早已經定型,根本沒有再增長的可能,想要超越老爺子,估計這輩子希望非常渺茫。

    而且就算他能超過老爺子也沒用。

    按照老爺子的脾性,對于超過他廚藝的人往往采取老死不相往來的策略,這種情況下,還拜個屁的師啊。

    于培庸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

    老爺子能原諒一輩子對他使絆子做斗爭的趙金馬,卻不肯搭理于培庸,徐拙覺得根本原因就是于培庸的廚藝太高。

    之所以這么認為,是徐老板有經驗。

    以前搶車位和QQ農場火熱的時候,徐老板也跟風玩游戲,結果因為起步太晚,好友排行榜上總是被幾個玩的早的人壓一頭。

    當時徐老板還沒掌握氪金技能,不知道彎道超車的策略,但是又非常想爭第一,他思索兩天,最后找到了解決辦法——刪好友。

    只要把排行榜上那幾個人刪掉,自己就順勢登上排行榜榜首的位置,比辛辛苦苦玩游戲快捷很多。

    現在老爺子的做派,跟自己刪好友的方法一模一樣。

    果然是一家人嗎?

    第二天中午,四方面館拼成的一張大桌周圍坐滿了人,有老爺子,有被老爺子喊過來的趙金馬,還有馮春光一大家子人,大家歡聚一堂,給馮衛國過生日。

    趙金馬作為中原菜的領頭人,自然認識馮衛國,

    而且以前兩人在某次廚藝交流會上還切磋過,趙金馬以微弱優勢勝出。

    開飯前兩人還坐在一起聊了好長時間中原菜和山西菜的聯系和區別,很是投機。

    不過當話題扯到徐拙身上的時候,氣氛明顯感覺到有些詭異起來。

    兩人都在打徐拙的主意,但都沒有明說。

    趙金馬是因為老爺子屢次拒絕,任憑他臉皮再厚也不敢單方面宣布這件事。

    而馮衛國則是初來乍到,跟徐拙不是很熟,所以不好意思說這事兒。

    不過每當說起徐拙,趙金馬都哀嘆家門不幸,手藝無人傳承,馮衛國也是長吁短嘆的,懊惱這些年光顧著掙錢,沒有用心出個能傳承手藝的徒弟來。

    兩人聊著聊著,突然沉默了起來。

    因為他們從對方的話語中,感覺到了同類的氣息。

    “趙師傅,你家大業大的,干嘛還挖我徐大哥的墻角?”馮衛國雖然是客人,但是仗著這是老爺子的地盤,率先開口。

    嗯,就算沒法收徐拙當徒弟,人家還是徐濟民的迷弟,自然不能看著別人挖偶像的墻角。

    一句話,我得不到的人,你也甭想得到。

    趙金馬端著茶水抿了一口:“小馮啊,這是我和徐濟民之間的事兒,你就別問那么多了。”

    三人中,趙金馬最大,今年七十六了,徐濟民次之,今年七十四歲,在兩人面前,今天剛滿七十歲的馮衛國就是個弟弟。

    所以趙金馬想表達的意思是:大人之間的事兒,小孩子別插嘴。

    馮衛國被這話嗆得臉紅脖子粗的,七十歲的人了,還被人喊小孩子,往哪說理去?

    他年齡小,資歷淺,甚至連廚藝也比不上趙金馬。

    但是馮衛國的氣勢也不弱,他一直站在徐濟民這邊跟趙金馬爭吵的。

    我不管你強不強,反正你想挖我偶像的墻角,我就是不同意。

    倆老頭吵得吹胡子瞪眼的,誰也不服誰。

    老爺子站在廚房門口,得意的看著這一幕,臉上滿是笑容。

    當幕后黑手的感覺,真爽!

    徐拙端菜出來的時候,有些擔憂的問老爺子:“你讓他倆在那爭吵,不怕他們翻臉了?”

    老爺子像個洞察人心的智者一樣:“都是幾十年的交情,不可能爭吵幾句就翻臉的,最多相互不搭理幾天,以后該怎么友好還怎么友好。”

    “那你跟于培庸怎么不是這樣子啊?”徐老板一臉好奇,問出了他心中埋藏很久的問題。

    老爺子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不見:“你這孩子,怎么……怎么哪壺不開提哪壺?趕緊干活去,拿出你的真本事,讓這老老頭好好羨慕羨慕我。”

    徐老板現在才明白過來,今天老爺子雞賊一樣把趙金馬喊來,根本不是讓他和馮衛國吵架的,而是想裝逼!

    單純在馮衛國面前裝逼沒啥成就感,得再加上趙金馬才能滿足。

    天見可憐,人家趙金馬招誰惹誰了,今天既不是他過生日,又沒家人在這陪著,大老遠從省城跑來,除了要和馮衛國吵架之外,還得當老爺子裝逼的背景板。

    好慘一男的……

    徐老板為趙金馬掬了一把同情淚,隨即開始準備做八寶釀梨。

    嗯,雖然看不慣老爺子裝逼的樣子,但還得配合一下,畢竟是自己親爺爺嘛,不能真的被人打了臉。

    快十二點的時候,店里準時開飯。

    這會兒已經有了不少顧客,UU看書www.uukanshu.com 徐拙讓服務員拉上窗簾,關上燈,組織大家一塊兒給馮衛國唱了生日歌。

    馮衛國第一次這么過生日,樂得臉上開了花,完全忘了剛剛跟趙金馬吵架的事。

    唱完生日歌,吹完蠟燭,馮春光推著那個寶塔一樣的五層大蛋糕,開始給大家分。

    馮衛國坐在老爺子和趙金馬之間,剛準備說兩句高興的話,趙金馬在旁邊小聲嘟囔了一句:“小孩子就是小孩子,過個七十大壽而已,看把你激動的。”

    這話立馬讓馮衛國炸毛了,偏偏自己又說不出什么,最后只得把臉扭到一邊,只和老爺子說話,不再搭理趙金馬。

    他以為這樣就完事了,結果趙金馬又幽幽的來了一句。

    “居然還賭氣,果然是個孩子啊……”

    感謝書友@反求諸己的一萬書幣打賞,多謝多謝,讓您破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