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三十四章 暈血的廚師

美食從和面開始
     誰能想到,在外面逼氣十足的老爺子,在家居然是個舔狗。

    真不知道老太太到底用什么法子,才讓老爺子這么服服帖帖的。

    于可可滿眼小星星的看著老太太,像是見到了偶像一樣。

    她打算好好向老太太請教一下管教男人的方法。

    能把桀驁不馴的老爺子管教得這么乖巧,老太太肯定掌握了了不得的技能。

    不光是老太太,徐文海在陳桂芳面前貌似也很乖巧。

    徐家的女人,好像都比男人強勢一些。

    自己身為徐家未來的兒媳,也得學會這個技能,不能讓徐家這個規矩斷了傳承。

    小丫頭給老太太夾了片李莊白肉,俏生生的問道:“奶奶,你和爺爺到現在還這么恩愛,有什么秘訣么?”

    老太太笑了笑:“傻孩子,過日子哪有什么秘訣啊。”

    “可是爺爺為什么這么寵你啊?是愛情的力量么?”小丫頭不依,繼續詢問,她覺得這里面肯定有什么秘密,所以就算死纏爛打也得問清楚,以后好用在徐老板身上。

    “不,是拳頭的力量。”

    老太太說完,夾著那片李莊白肉,小口的吃了起來。

    只剩下小丫頭一臉錯愕的呆愣著,完全沒想到老太太會這么回答。

    拳頭的力量?

    這不是之前陳桂芳說的好男人是打出來的嘛。

    難道徐家還有打男人的傳統?

    這個……

    于可可看了徐拙一眼,想象一下自己暴打他的場面。

    咦?為什么我莫名的覺得好興奮呢?

    難道我有施虐的傾向?

    小丫頭有些心動,想實驗一下陳桂芳和老太太說的好男人是打出來的這個方法到底對不對。

    但是一想到要暴打徐老板,

    小丫頭就有些下不去手。

    他長得那么帥,好舍不得怎么辦?

    而且該怎么打呢?萬一打壞了好心疼的。

    最關鍵的是,以什么理由打他呢?總不能莫名其妙就打他一頓吧?

    小丫頭百思不得其解,最后無奈之下,她向情感專家孫盼盼咨詢了心中的疑惑。

    “盼盼,你說我要是打了他,他會不會跟我鬧分手?好擔心他會惱羞成怒……”

    孫盼盼對于她的問題有些哭笑不得,徐拙又不是受虐狂,你要打他絕對會惱羞成怒啊。

    真不知道這丫頭怎么想的。

    難道人家說好男人是打出來的,你就真的以為是噼里啪啦的暴打嗎?

    兩口子之間,有誰會像生死仇人一樣打自己的伴侶?

    剛剛老太太說的打,明顯是打情罵俏的打好不好!

    幸好這丫頭問了自己,不然說不定她真的會掄起巴掌或者拳頭,照死里打徐老板,把原本很有樂趣的打情罵俏,活生生演變成家庭暴力。

    這丫頭也挺喜歡看動漫的,難道就不知道戀愛的人要做什么?

    她是不是以為戀愛就是拉拉手說下我愛你就完了?

    這會兒正吃著飯,孫盼盼不方便多說什么,她決定等會兒吃過飯,好好給于可可講一下成年人的那些事兒。

    省得她天天就會像個小孩子一樣纏著徐拙,完全不懂得成年人之間的那些樂趣。

    倆丫頭悄悄聊著私密的話題時候,徐拙已經揉著肚子放下了筷子。

    滿桌子的菜做得都很好吃,都是超級美味,但是無奈自己的胃口實在太小,把桌上的菜挨個兒嘗一遍,居然已經吃了個七分飽。

    然后再挑幾樣喜歡吃的多吃點,不知不覺就吃撐了,甚至連主食都沒嘗一口。

    徐拙放下筷子不久,老爺子和徐文海也吃飽喝足。

    兩人坐在一邊,拿著一個本子,對店里的廚師待遇進行討論。

    一邊討論,徐文海一邊往記著每個廚師對應的待遇。

    這個數字不是絕對的,還有商量的余地,但是大致上就在老爺子說的范圍內,再高的話就沒了性價比。

    兩人弄好之后,徐老板閑著沒事,湊過去拿著本子看了看。

    基本上所有人的工資都有一定的上漲,不過有人漲得多,有人漲得少而已。

    只有一個廚師名叫薛明亮的廚師,工資非但沒有漲,反而還降了三千。

    從原來的月薪一萬,直接降到了月薪七千。

    不僅如此,這個廚師的名字上還畫著圈,旁邊寫著老爺子的備注:建議改行。

    “明亮這邊,多勸勸他,盡量讓他改行,假如他不愿走,就按照定下的這個待遇標準,可以適當高一些,不過最多到八千。”

    老爺子說完,閉著眼揉了下太陽穴,這種事情看似簡單,但是挺傷神的。

    一個不慎,就會給店里造成損失,或者傷了某個廚師的心。

    所以一定要慎重。

    但是越是這樣,徐拙就越是不懂老爺子給這個薛明亮降低三千工資的操作。

    難道他給店里造成什么重大損失了嗎?

    仔細想想,好像也有點不可能。

    假如做了造成重大損失的事情,直接辭退就行了,根本沒必要等到現在,更不用這么為難。

    “爺爺,這個薛明亮怎么了?為什么他的工資降了這么多?”

    徐拙端著茶壺給老爺子倒了杯茶,問出了心中的疑問。

    老爺子抿了一小口,放下茶杯苦笑一下:“他不太合適當廚師,所以就把他的待遇降下來,讓他知難而退。”

    嗯?

    不太合適?

    老爺子收徒是出了名的嚴格,要是不合適的話,根本連答應都不會答應,怎么到這會兒才說人家不合適?

    徐拙有些不解。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這個薛明亮徐拙有印象,今年三十來歲,來店里差不多快兩年了。

    他以前就是廚師,一手漂亮的小炒牛肉讓徐文海都覺得驚艷,來徐家酒樓純粹就是想跟著老爺子深造一下。

    結果沒成想,現在老爺子居然把他的待遇降了下來,想讓人家知難而退。

    不是很懂這是什么操作。

    假如是身體原因,或者是品行問題,老爺子絕對不會手軟。

    但是現在看著老爺子一臉為難的樣子,徐拙的好奇心越來越強。

    “爺爺,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徐老板幫老爺子把茶滿上,又問了一句。

    老爺子輕輕嘆了口氣,這才說道:“他暈血,而且還很嚴重,看到番茄醬都會受不了,所以我才說他不適合當廚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