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三十五章 補全最后的短板

美食從和面開始
     我擦,居然還有暈血的廚師?

    這……

    雖然知道嘲笑人家不好,但是徐老板還是忍不住笑出了聲。

    第一次聽說有暈血的廚師。

    干這一行要是暈血的話,那就真沒治了。

    天天跟各種肉打交道,而且好多菜都是先殺現做,這要是暈血的話,確實不適合干這一行。

    因為嚴重的人或許還會造成休克等癥狀,這要是正在廚房干活犯病的話,很容易造成重大危害,也會傷害到他自己的身體。

    所以老爺子的做法挺正確的,這人確實不適合當廚師。

    “居然暈血,那他以前怎么熬過去當學徒的那段時間的?”

    當廚師的學徒工,都要從洗菜、備菜、切菜、宰殺上手,等這些基本功練習得差不多的時候,才會掌勺開始學炒菜。

    難道之前當學徒工的時候他還沒暈血的癥狀嗎?

    “明亮家里有個炒菜館,備菜都是家里的幫廚在做,他一上手就是學炒菜。”

    老爺子抿了口茶,開始講這個薛明亮的過往。

    薛明亮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暈血,以前只是見到血腥的場面或者鮮血的話,腦袋不舒服,有頭暈的癥狀,他根本沒當回事。

    但是不知道為什么,隨著時間的增長,他好像對血液的反應越來越大。

    幾個月前,薛明亮在后廚切菜時候無意中切到了自己的手指,當時鮮血直流,他一下子栽倒在地上。

    摔下去的時候腦袋撞到了工作臺,案板上放著的菜刀擦著他的脖子掉在了地上,在他脖子上留下了一道傷口。

    當時場面非常兇險,店里的廚師們嚇壞了,趕緊把他送到醫院,止血后又做了相關檢查,才確認他有嚴重的暈血癥狀。

    醫生的建議是改行,不要再當廚師了。

    這一行接觸的血的機會太多,而且整天用菜刀,手指受傷出血是家常便飯,再暈過去的話,不定會造成什么后果呢。

    據說曾經有個暈血的廚師,在炸東西的時候無意中見到了肉塊中滲出的血絲,暈倒時候撞翻了油鍋,半鍋熱油澆在了他身上。

    薛明亮出事之后,老爺子就勸他改行。

    但是薛明亮自己覺得問題不大,以后不切生肉不宰殺就行了,沒什么大不了的。

    雖然他自己對那次事故也心有余悸,但是太熱愛這一行了,從小就接觸炒菜,除了當廚師,他真找不到別的門路。

    這還是大飯店,后廚的幫廚多,他只管炒菜就行,別的基本上不用管。

    但是假如去個小飯店之類的,不僅要炒菜,還得做其他活兒,一些生猛食材還得親手宰殺,暈血的機會更大。

    所以薛明亮一直沒走。

    不過最近幾次,他又暈倒了,所以老爺子想趁著這次調整待遇,讓他離開。

    不然萬一出個啥事兒,后果太嚴重了,也沒法跟薛明亮的家人交代。

    徐拙在網上查了一下,暈血屬于心理方面的疾病,假如有心理醫生干預的話,有一定幾率治好。

    想了想,徐拙看著老爺子問道:“讓他去四方面館你覺得怎么樣?現在面館各方面的人才都不缺,唯獨缺小炒師傅。”

    面館的廚師中,曹坤和建國都會炒菜,但是曹坤更多的時候是在忙著做鹵肉,而建國炒菜手藝一般,還得統領大局。

    所以有客人點一些小炒時候,后廚那邊就很為難。

    比如上次有客人想吃清炒菜心和蒜燒油麥菜,正好曹坤在忙著做鹵肉沒時間炒菜,讓客人等了好一會兒才做好,給人家造成了很不好的就餐體驗。

    假如薛明亮去的話,這個短板就能完美解決,而且憑徐拙和馬志強的關系,幫薛明亮找個心理醫生也很簡單。

    只要加強干預,把暈血的毛病處理掉完全不成問題。

    對于徐拙這個想法,老爺子有點不贊同:“這風險有點大啊,你再考慮考慮,萬一不行的話,出個事兒可真沒大小。”

    徐拙也知道這個道理,但是好的廚師可遇不可求,四方面館現在招一些大廚的話不劃算,而且不利于建國在后廚的管理。

    也就找一些邊角料。

    就這還得看薛明亮的臉色,他要不想去的話,徐拙真的會無可奈何。

    徐文海對徐拙說道:“要不你先去找他聊聊,看他什么態度。”

    原本這事兒徐文海或者老爺子去談更合適一些,但是兩人都有鍛煉徐拙的打算。

    以后徐拙要跟各種各樣的人打交道,得盡可能的鍛煉一下他這方面的能力。

    徐拙找了個沒人的包間,讓服務員去后廚把薛明亮喊來。

    這種事兒不適合在后廚談,得在私底下接觸,不然這么光明正大的挖墻腳,不僅會影響徐文海在店里的威信,還會讓店里的廚師心生不滿。

    很快,一身工作衣的薛明亮就走了進來,進屋后,他摘下廚師帽,一邊搖著扇風一邊問道:“啥事兒啊少東家?”

    徐拙不會拐彎抹角,張口就問道:“明亮哥,想不想去林平市發展?”

    薛明亮臉上的笑容凝住了:“是不是我暈血的事兒,你爸跟你爺爺想趕我走?”

    看來他也知道自己處境。

    不過徐老板肯定不會這么傻呼呼的承認的,他搖搖頭:“不,我在林平市那個四方面館,缺炒菜師傅,想讓你過去。”

    徐拙給他講了一下自己的要求和提供的條件,比如工作中不用參與任何備菜和宰殺的環節,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只要炒菜就行。

    另外徐拙還幫他找個醫學院的心理醫生,把他暈血的毛病給治一下,畢竟老暈血也不是個事兒。

    最后,徐拙給他開出了一萬二的月薪,而且以后還會再漲。

    為了刺激薛明亮,徐拙還提出了個條件,只要薛明亮能夠把暈血的毛病治好,會直接漲三千塊錢的工資。

    薛明亮有些為難:“你這么堂而皇之的挖你爸的墻角,他不會有什么意見吧?”

    徐拙不在乎的笑笑,表示已經商量過了。

    兩人很快就達成了協議。

    薛明亮覺得很不錯,一萬二光負責炒菜,而且還能接受老爺子的指點,還能把自己暈血的毛病治好,這簡直是天大的好事兒。

    只不過他不知道,四方面館的生意有多火爆,等待他的工作量,又是多么的繁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