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四十二章 被嫌棄的老爺子

美食從和面開始
     所謂的危機,其實也是機遇。

    只要建國能把握好這次機會,對他的職業生涯絕對有很大幫助,因為從處理薛明亮的關系中,他能學到好多。

    比如平衡后廚的關系,幫助新來的員工適應環境等等。

    這些對廚師長來說,是必備的,而且也是必須要會的技能。

    有了這方面的管理經驗,建國哪怕離開了四方面館,依然能有個光明的未來。

    當然了,這些只是徐拙自己的想法。

    具體會發生什么,他也說不好。

    三天后,徐拙開車去省城接老爺子和薛明亮。

    老爺子在省城這五六天,沒去過徐家酒樓一步。

    除了跟一些親戚和老友走動了之外,一直陪著老太太,就連老太太去打麻將時候也跟著。

    把老太太煩得不行,打電話催著徐拙來省城接老爺子回去。

    現在徐老板其實不太想去省城接老爺子。

    因為他的微信依然處于被老爺子拉黑的狀態,跟他見面的話,多少有點尷尬。

    但是老太太卻不依:“趕緊把你爺爺接走,我一分鐘都不想看到他了!”

    這幾天老太太在小區打麻將的時候,老爺子沒事就湊過去獻殷勤。

    結果每當他出現,老太太就開始嘩嘩嘩的輸錢。

    連著五天,每天都這樣,只要老爺子出現,老太太的牌就極其不順。

    弄得小區好多人都知道了這事兒。

    以前老太太打麻將,基本上輸少贏多。

    她心態好,抓到差牌不慌張,摸到好牌不激動,一直都是那種風輕云淡的表情。

    所以幾個經常跟她打牌的牌友每次都猜不透老太太手里到底有什么牌。

    有時候想半天,結果卻送到了老太太手中。

    而且這些老頭太太們歲數大了,

    打牌時候注意力難免不集中,屢屢被老太太鉆到空子,有時候運氣好了直接三家通吃。

    久而久之,老太太就成了小區那群老年人心中的女賭神。

    可惜隨著老爺子的出現,女賭神就成了散財女神。

    連著幾天,每次會能把手里的零錢輸得一干二凈。

    雖然錢不多,但是一直輸錢的話,太影響女賭神在小區的光輝形象了。

    而那些老頭老太太也發現了這個規律,每次打麻將時候就旁敲側擊的聯系老爺子,讓他過去陪著老太太。

    不僅老太太一直想讓老爺子回林平市,這邊馮衛國也天天翹首以待,盼著他的徐大哥回來呢。

    “徐大哥今天還沒回來嗎?”

    “嗯。”

    “他們家親戚真是挺多哈。”

    “嗯。”

    每天上午和下午,馮衛國都拄著拐杖來店里問一下老爺子回來沒。

    問到最后,店里的人都有些疲倦了。

    徐拙讓他給老爺子打電話,他卻不干。

    擔心老爺子正在忙其他事情,打電話會影響到他的徐大哥。

    嘖,可真是個合格的迷弟呢。

    今天得知徐拙要去省城接老爺子,馮衛國不由分說就坐上了車,要去見識見識徐家酒樓。

    十幾年前,他就是在徐家酒樓的后廚一展風采,用自己的誠意打動了老爺子,獲得了在美食節上一展身手的機會。

    十幾年過去,當年發生的事情依然深深烙印在馮衛國心中。

    所以現在有機會故地重游,馮衛國自然不會放過。

    一路上,馮衛國都在說著當年見到老爺子時候的經歷。

    車子上了高速,徐拙問馮衛國:“當年我爺爺就是個副理事長而已,于培庸才是那屆美食節的理事長,你為什么沒去找于培庸呢?”

    前幾天老爺子第一次說馮衛國的時候,徐拙就很想知道,馮衛國當時不去揚州找于培庸,反而跑到中原來找老爺子是個什么操作。

    根據當時的情況,不管從哪個角度上來講,都應該去找于培庸才對。

    作為那次美食節的理事長,于培庸負責整個美食節的各個環節。

    只要他頭了,山西菜想露個臉簡直跟喝涼水一樣簡單。

    而老爺子只是個副理事長,還因為于培庸的關系沒去杭州。

    算是空掛個副理事長的名頭而已,在美食節上沒任何影響力。

    真搞不懂馮衛國是怎么想的。

    中秋節去省城的路上,徐拙問過老爺子。

    結果徐逼王扯了一通什么自己名氣更大,什么于培庸不能服眾之類的話。

    還夸馮衛國有眼光,知道當時的幾個理事長到底誰說話算數。

    不過老爺子越是這么說,徐拙就越不信。

    總覺得他是在說大話。

    假如那次美食節于培庸是靠玩弄心眼上位的,那么之后的美食節呢?為什么理事長或者名譽會長之類的名頭依然是人家于培庸,而不是你徐濟民呢?

    所以徐老板對老爺子的話表示了懷疑,今天趁著他不在,得好好問問馮衛國這個小迷弟,看看當年到底是怎么回事。

    結果完全沒防備這是在套話的馮衛國,把這件事的前因后果說了個清楚。

    “我找遍了當時所有理事會的成員,就徐大哥見了我。”

    徐拙:emmmmm……

    原來是這么一回事,跟老爺子說的有點偏差啊。

    接著,馮衛國繪聲繪色的講著他和他的徐大哥認識的經過。

    那年的美食節,除了于培庸這個理事長之外,還有好幾個副理事長,由老爺子和粵菜泰斗鄭光耀以及其他幾個菜系的領頭人擔任。

    馮衛國除了嫌遠沒去羊城找鄭光耀之外,其他的正副理事長全找了個遍。

    結果人家要么在忙著接待外賓,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要么在忙著培訓徒弟,根本沒有跟馮衛國聊太多,有幾個甚至連見都沒見一面。

    就在馮衛國心灰意冷打算放棄的時候,老爺子突然發表聲明,拒絕參加那次的美食節。

    他這么有性格有脾氣,一下子吸引到了馮衛國的注意。

    反正中原和山西不遠,就當是拐了個彎兒唄。

    就這樣,馮衛國在徐家酒樓見到了當年正意氣風發的老爺子。

    “別人都不肯給我機會,只有你爺爺,不僅熱情的接待我,還打電話給我爭取到了一個展示的名額,當時我就發誓,徐濟民這輩子都是我的親大哥!”

    馮衛國回憶起來當年的情況,感慨連連。

    徐老板撇撇嘴,覺得老爺子之所以見馮衛國。

    應該只是單純的想給于培庸找點麻煩,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