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四十五章 師叔?

美食從和面開始
     薛明亮一聽大喜過望,甚至有些激動。

    “真的嗎?太好了,真沒想到……徐拙你放心,我絕對好好干。”

    徐老板其實還有一半兒話沒說完呢。

    之前他跟馬志強說過這事兒,讓馬志強幫著找個心理醫學的教授,幫薛明亮把暈血的毛病給治好。

    到時候報酬該怎么算就怎么算,不走人情關系。

    馬志強閑著沒事,還真幫徐拙聯系上學校一個臨床心理學的教授。

    不過對方一聽薛明亮這種情況,當即表示不僅免費幫薛明亮治療,還會給薛明亮一些報酬。

    徐拙有些意外,還有這種好事兒?

    細細打聽之后才明白過來,那位教授帶了幾個研究生,正在研究特殊處境中的精神障礙這一課題。

    而暈血,就是特殊處境精神障礙的一種。

    所以他們打算把薛明亮當成研究對象,好好研究一下這種病癥。

    換句話就是,他們打算拿薛明亮當小白鼠了,非但不收錢,相反薛明亮還能得到一筆報酬。

    這種操作,讓徐拙想起《愛情公寓》中的呂子喬。

    呂子喬沒工作,也沒什么收入,能撐四季沒餓死,除了厚臉皮借錢之外,就是參與各種各樣的醫學研究。

    比如吃一些實驗性的藥品之類的。

    徐拙真沒想到,影視劇中的段子,在現實中居然真實存在。

    他仔細詢問了馬志強,得知這種實驗沒什么危險性,就替薛明亮答應了下來。

    反正早晚要治療,不如就當一次試驗品。

    說不定比在醫院治療還更快捷呢。

    回到林平市之后,馮衛國依然睡得很香,完全沒有要醒來的意思。

    就這酒量還吹自己能喝半斤呢。

    半斤啤酒嗎?

    徐拙聯系上馮春光,

    把車子開到了馮春光家樓下,和薛明亮把馮衛國送回了家。

    并且交代馮春光的家人,等他醒來先喂他點吃的。

    這么大歲數的人了,一口菜沒吃就把自己整成了這樣。

    得趕緊吃點東西,不然對身體不好。

    安置好馮衛國,徐拙又帶著薛明亮來到孟立威租房的那個公寓樓下。

    前兩天他幫薛明亮租了一間公寓當宿舍,正好曹坤也在這棟樓中住著,大家可以有個照應。

    開了門,徐拙幫著薛明亮把行李放了進去。

    “明亮哥,你看看還缺啥,回頭一并給你補上。”

    薛明亮隨意看了看,對這些并不在意,放下行李就要跟徐拙去店里工作。

    “這些不用你管,走走走,咱們先去店里,跟同事們打個招呼。”

    他挺感激徐拙做的這一切。

    人還沒到,徐拙就幫著租好了房子,聯系好了醫生,甚至還專門開車去省城接自己。

    遇到這么好的老板,肯定要努力工作來回報他了。

    徐拙原本打算讓薛明亮在市里先轉轉,熟悉一下周邊環境呢。

    既然他執意要去店里工作,那自己也不能攔著。

    把公寓的鑰匙交給薛明亮之后,兩人便乘坐電梯下樓,開車回店里。

    今天回來得早,這會兒還不到兩點,店里還有不少顧客。

    徐拙帶著薛明亮先去了前臺:“鄭佳,這位是新來的薛師傅,做的炒菜非常好,下午你可以嘗嘗他的手藝。”

    鄭佳一臉的無奈:“我下午不吃飯的,要減肥。”

    徐拙笑笑:“吃飽了才有力氣減肥呢。”

    薛明亮跟鄭佳打了個招呼,便跟著徐拙向廚房走去。

    老爺子原本要去小隔間休息的,現在中午不瞇會兒,晚上不到八點就會犯困。

    結果剛走到小隔間門口,聽到兩個服務員一邊收桌一邊討論著上次吃禿黃油拌飯的事兒,把老爺子給吸引住了。

    “你們都吃過禿黃油拌飯嗎?”他也不休息了,站在小隔間門口跟兩個服務員聊天。

    “吃了,店里的人每人一碗,又香又鮮,特別好吃。”倆服務員繪聲繪色的給老爺子講著禿黃油拌飯的美味,越說老爺子的臉色越難看。

    最后,他覺也不睡了,氣鼓鼓的去了廚房。

    讓倆服務員面面相覷,不知道這是什么情況。

    “那罐禿黃油不是他親家做的嗎?怎么很不高興的樣子?”

    “大概是咱倆沒文化,說的話不漂亮吧。”

    也幸好兩人說的話不漂亮,要是天花亂墜的夸一通,老爺子的臉色怕是更難看。

    廚房這邊,徐拙正給建國他們介紹著薛明亮。

    建國認識薛明亮,甚至晚上還一塊兒出去吃過夜市,這會兒再見面,倒沒有出現什么尷尬的局面。

    而且徐拙原本設想那種刺頭挑釁廚師長的局面也沒出現。

    因為建國這貨見到薛明亮,張口就來了一句:“歡迎師叔!”

    這話讓薛明亮愣在當場,徐老板更是完全沒反應過來。

    什么情況?

    老子剛剛介紹時候還喊他明亮哥呢,你張口一句師叔是什么意思?

    覺得自己輩分高想降一輩兒嗎?

    早些年,老爺子收的徒弟,都是經過挑選,然后挑個好日子,約一群有頭有臉的同行過來,經過一番繁瑣的儀式,才能磕頭拜師。

    這些徒弟數量不多,每一個都是經過老爺子認真指點手把手教做菜的。

    這些徒弟雖然現在有半數已經轉行做別的了,但是每個人的成就都不錯,最次的現在也混到了大酒店的行政總廚級別。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他們跟老爺子的關系也都挺好,逢年過節就算沒時間上門拜訪,也會打電話問候,順便寄一些老爺子和老太太比較喜歡的茶葉、蟲草之類的禮品。

    現在徐家酒樓那邊的廚師,更多的是聘任的,雖然也會指點他們做菜,但不像以前那樣手把手的教了。

    而且那些廚師有老爺子帶的,也有徐文海帶的,比較雜。

    比如薛明亮,老爺子教過他,徐文海也教過,店里那幾個歲數大的廚師也都教過,根本沒法分辨到底是誰的徒弟。

    所以建國喊這聲師叔,要說錯吧,其實真不錯。

    但是這聲師叔,把徐拙和曹坤的輩分給降了下來,剛剛大家還兄弟相稱,建國這聲師叔愣是讓薛明亮抬了一輩兒。

    薛明亮可不傻,趕緊拒絕:“兄弟你別這樣,我跟你一樣,也是跟徐師傅學手藝的,算是你的師兄,你可不能亂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