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四十六章 建國的操作真是六百六十六

美食從和面開始
     在烹飪圈子中,建國徐拙以及曹坤都是同一輩兒的學徒,建國的師父是徐文海,徐拙和曹坤的師父是魏君明。

    要是薛明亮大言不慚的真承認了建國喊的這聲師叔,那就等于成了徐拙和曹坤的長輩。

    這在以后的工作中,怕是各種不順。

    要知道曹坤三十六七歲了,依然跟徐拙稱兄道弟,這冷不丁冒出來個比他小六七歲的人比他高一輩兒,脾氣再好的人也會不爽的。

    所以薛明亮趕緊制止建國的話,他來四方面館可不想當什么長輩。

    痛痛快快掙錢才是他的追求。

    在徐家酒樓干了將近兩年,薛明亮見了太多勾心斗角的事兒,來到四方面館,他可不想參與進去。

    雖然比徐拙大幾歲,但是薛明亮還一直秉承著年輕人的心態。

    對輩分什么的根本不看重,而且這個行業,最忌諱在老板面前裝大尾巴狼。

    真要是逼著徐拙喊自己師叔,估計以后的日子有他受的。

    就算徐拙沒意見,店里其他人也不會讓他好過。

    經過建國這么一打岔,店里的幾位廚師倒是熟悉了起來。

    “兄弟,我這初來乍到的,還得勞煩你照顧呢。”薛明亮笑嘻嘻的跟建國打著招呼,原本徐拙設想的刺頭,居然沒有起作用。

    反而被建國那一聲師叔弄得不知所措。

    徐拙看著一臉淡定的建國,有些好奇。

    那聲師叔到底是他無意中喊的,還是有意的呢?

    要是無意的就算了,要是他有意為之,這波操作可真的就太牛逼了。

    原本兩人或許還會劍拔弩張什么的呢,但是建國的這聲師叔,頓時讓薛明亮沒有一絲脾氣。

    反而還將了他一軍。

    要不是薛明亮反應快,這會兒說不定已經站在了徐拙的對立面。

    徐拙越想越覺得建國的操作牛逼。

    簡直6得不行。

    原本是廚師長和新來廚師的磨合問題。

    結果這一聲師叔,立馬變成了徐拙和薛明亮的輩分問題。

    靠,取個英文名還有這種好處嗎?

    自己要不要也整個土味英文名玩玩呢?

    雖然這玩意兒看起來有些玄學,但是建國這波操作,真讓徐拙見識到了改名字的厲害之處。

    怪不得那些明星和有錢人都喜歡找大師改名字呢,果然有好處。

    可惜沒出生名字就被老爺子給定下了。

    不管男女,他都打算取名為徐拙,而且不接受任何反駁。

    拙這個字,既有大巧若拙,也有勤能補拙,這兩個成語正好都跟烹飪息息相關。

    烹飪既要講究技巧,又要講究勤奮,二者缺一不可。

    結果徐拙從小表現得都跟廚藝絕緣,別說炒菜了,哪怕煮個米粥都能糊掉。

    六歲那年,老爺子覺得自己取名有問題,沒讓自己的孫子大巧若拙,反而成了笨拙的拙。

    結果當時徐拙已經入了學籍,改名字挺麻煩,老爺子這才打消這個念頭。

    正沉思著的時候,建國推了徐拙一把:“明亮哥用哪個灶臺?”

    徐拙看了一下,最適合薛明亮炒菜的是緊挨著工作臺的一號灶臺,炒菜的時候一轉身就能拿到配好的菜品,非常方便。

    不過一號灶臺一般是徐老板煮面條用的,所以建國沒敢自作主張。

    “明亮哥用一號灶臺,以后所有的小炒以一號灶臺優先,忙不過來其他人才下手。”

    說完徐拙對薛明亮說道:“明亮哥,炒幾個你比較拿手的代表菜吧,等會兒拍點照片加到菜單上。”

    對于這個提議,薛明亮倒是沒有拒絕。

    他認真的洗了手,換上建國從倉庫拿來的一套工作服,選了把菜刀就開始動手操作。

    小炒嘛,見不到鮮血,連紅色的液體都見不到,薛明亮做得很順手。

    徐拙安排好之后剛準備出去,突然看到冰箱門開著。

    他好奇的走過去,準備關上的時候,突然發現冰箱里藏著的那罐禿黃油不見了。

    什么情況?

    有人偷吃?

    他剛打算讓建國趕緊找找,就看到廚房門口,鄭佳沖自己不停地擺手。

    徐拙走過去,鄭佳小聲對他說道:“你爺爺剛剛抱著那罐禿黃油進了小隔間,你可千萬別大喊大叫讓人尋找……”

    要不是鄭佳提醒,徐拙還真的會這么做。

    不過,偷禿黃油是個什么操作?

    徐拙原本想去找老爺子要回來呢,但是轉念一想,這老頭估計是在偷摸研究于培庸的做法。

    還是算了吧,他想怎么研究就怎么研究。

    老爺子愛面子,當孫子的不能總拆臺。

    閑著沒事,徐拙溜達到旁邊的豆腐店,來看看老羅收拾得怎么樣了。

    明天就要開門營業,所以今天要把招牌什么的全都弄好。

    來到店門口,徐拙正好碰到了馮春光。

    老羅店里的招牌是找馮春光做的,包括店里的其他宣傳頁之類的,全都是馮春光一手搞定。

    見到徐拙過來,馮春光也沒客氣:“快快快,來的正好,幫忙把店里的招牌掛上去。”

    說完馮春光從自己的電三輪上搬下兩個人字梯,一左一右放在豆腐店門口。

    接著他從車廂里搬出一個做好的燈箱招牌,上面寫著幾個浮雕大字:老羅石磨豆腐。

    先把燈箱的面罩拆掉,然后兩人一左一右的抬著燈箱的底座放在門頭上已經做好的燈架上。

    接著馮春光用扳手擰緊上面的螺絲,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把燈線扯出來,順便還把招牌加固了一下。

    忙完這些,再把燈罩往上一扣,接上電線測試一下,燈箱頓時亮了起來。

    “你店里不是有伙計嗎?咋就你一個人啊?”

    馮春光一邊忙活一邊說道:“你們一個個仗義得不行,我也沒好意思多收費,這門頭就要了個成本價,所以沒法喊別的伙計幫忙。”

    兩人擺弄好之后走進豆腐店,這會兒營業執照已經掛在了墻上,老羅兩口子正在忙著洗豆子。

    明天凌晨兩人就會起來做豆腐,所以得5提前把豆子挑選一下,并且清洗干凈用清水泡起來。

    為了做的豆腐沒有異味,老羅還特意在店里裝了個大功率的凈水器。

    徐拙看了一圈,覺得挺不錯的。

    從明天開始,就可以吃到正宗的石磨豆腐了,想想還挺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