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四十九章 好兄弟就是用來出賣的

美食從和面開始
     一石激起千層浪。

    孟立威這個問題,立馬得到了粉絲們的熱烈擁護。

    一些女粉更是開始在彈幕上討論,徐拙到底穿什么衣服更好。

    黑絲還是白絲。

    高跟還是平跟。

    水手服還是洛麗塔。

    黑長直還是大波浪。

    甚至討論到最后,連口紅色號也成了大家爭辯的對象。

    有幾個擅長化妝的女生,還一個勁兒的想飛到林平市幫徐拙化妝。

    看著大家熱烈討論的場面,孟立威擦擦頭上的汗水,長長的出了口氣。

    只要不是自己女裝,他們說什么都沒意見。

    至于徐拙那邊……

    孟立威有些猶豫,覺得這么做有點不地道。

    不過轉念一想。

    好兄弟嘛,就是用來出賣的。

    不被出賣的好兄弟那還是好兄弟嗎?

    反正這事兒推給了徐拙,至于他到底女裝不女裝,就看這些粉絲的力量了。

    正跟直播間的粉絲們聊著的時候,徐拙和鄭佳一人拿著一摞菜譜走了進來。

    孟立威趕緊關掉直播,起身一邊收拾桌上的碗筷盤子一邊沖徐拙打招呼:“這么快就弄好了?拍得怎么樣?”

    跟徐拙時間長了,孟立威的演技也是飛速上漲。

    徐拙還不知道,自己的好兄弟已經把他賣給了那群粉絲。

    他放下手中的菜譜,把相機遞給了孟立威:“放下讓她們收拾就行,相機不錯,拍得很清晰,而且角度也非常好。”

    徐拙在想著,回頭要不要抽個時間,把菜譜上的菜品全部做一遍,讓孟立威和孫盼盼帶上全套的拍攝設備,好好給店里的菜拍一套寫真。

    以后假如做宣傳或者換新的菜譜,

    這些寫真就能繼續用,沒必要換一次就拍一次了。

    不過這個得抽個時間,而且還要等到店里不忙的時候才行。

    現階段店里的各種飯菜還不全齊全,徐拙覺得等國慶時候來做這事兒比較好。

    那會兒學生和隔壁銀行都放假,店里就算有顧客也不會太多。

    而且那時候店里的菜品該做的已經全部做了,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再更新什么。

    想到這里,徐拙沖孟立威笑著說道:“我打算國慶節時候給店里的菜品拍一套寫真,到時候你也得參與哈。”

    孟立威正在琢磨怎么讓徐拙女裝的事兒,聽到他說要辦一件大事,當即脫口而出:“什么寫真,女裝嗎?”

    這句女裝讓徐拙愣住了:“什么女裝不女裝的,給店里的菜拍寫真,你這腦子里想什么呢?”

    真是飽暖思那個啥。

    剛離婚的時候對女人那叫一個痛恨,看他那樣子甚至都打算孤獨終老了。

    現在溫飽解決了,還有了點名氣,就立馬忘了以前的傷疤。

    希望這次孟立威能找個好點的,別像之前那個那樣,不僅脾氣差還給他戴帽子,簡直就是大寫的悲傷。

    徐拙跟孟立威聊了幾句,就溜達著去了廚房。

    之前讓薛明亮幫著熬豬油,不知道熬成什么樣子了。

    假如出錯的話,得趕緊趁著老爺子回來之前重新熬一些,免得他回頭做不好禿黃油,讓豬油背鍋。

    來到廚房,徐拙看到薛明亮正在往盆里舀豬油。

    旁邊的大漏勺中盛放著從鍋里撈出來的油渣,旁邊一個碗里放著已經炸成金黃的蔥段的姜片。

    他走過去聞了聞味道,豬油特有的香味兒中夾雜著蔥香,這豬油熬得挺不錯。

    而且舀出來的那些豬油,薛明亮還有一個非常細密的漏網過濾了一下,免得有雜質摻進去影響豬油的成色。

    怪不得老爺子和徐文海都喜歡薛明亮呢,交代的事情不僅辦得穩妥,還滴水不漏,用這種人確實省心。

    “徐拙,這些豬油做什么用的?打算炒菜用豬油嗎?”

    徐拙搖搖頭:“做禿黃油用的,再過幾天大閘蟹運過來,咱們得加個班,做一些禿黃油和蟹粉。”

    禿黃油徐拙沒打算賣,這么金貴的東西,自己人還不夠吃呢。

    不過那些蟹粉,可以做一些比較受歡迎的菜品,比如蟹粉豆腐之類的,只要做得好吃,那些學生肯定會很喜歡。

    薛明亮一聽頓時瞪大了眼睛:“禿黃油?乖乖嘞,這代價可不低,到時候我可得好好嘗嘗。”

    徐拙指了指冰箱:“冰箱里現在有半罐,你想吃的話晚上給你拌一碗面條或者米飯,你先嘗嘗味道。”

    老爺子做的禿黃油到底味道怎么樣還不知道呢。

    所以趁著于培庸做的還沒吃完,盡量讓大家都嘗嘗。

    上次吃過禿黃油之后,李浩嘴饞,從網上買了一些。

    還是什么專營店,賣的古法禿黃油貴得一批。

    原本李浩以為跟于培庸做的相差不會太大,但是擰開瓶蓋就一股子腥味兒,頓時讓他沒了胃口。

    這么一對比,于培庸做的禿黃油就更加金貴。

    大家都知道這是于培庸給自己孫女兒做的,所以這兩天哪怕于可可捧著罐子讓大家吃,也沒人真下手去挖一勺。

    說實話,店里這些人,除了于可可之外,對禿黃油并沒有多大的癮,吃也只是嘗嘗鮮。

    只有于可可,從小吃到大,每到這個時節就習慣吃點禿黃油。

    所以剩下的半罐全都是這丫頭的,沒人跟她搶。

    薛明亮雖然剛來,貌似也知道了這事兒,對徐拙的提議連連拒絕。

    “不用不用,那些給你女朋友留著吧,等咱們店里做的時候我再嘗,這東西嘛,就是個噱頭,我尿酸有點高,不能多吃。”

    好吧,既然如此,徐拙也沒強求。

    下午五點的時候,店里準時吃晚飯。

    孟立威剛剛直播的時候已經吃飽,UU看書 www.uukanshu 不過這會兒大家一開始吃,他也有點饞了,端著一份八寶釀梨坐在一邊小口小口的吃著。

    雖然不能吃主食,但是嘗店里的甜品也不錯。

    晚飯的菜全都是薛明亮炒的。

    鄭佳端著一碗米飯,一邊吃一邊夸薛明亮炒的小炒肉非常好吃,比她以前呆的那家湘菜館強得多。

    “他們做的小炒肉老喜歡把肉先炸一下,吃起來沒這個好吃。”

    正吃著,今天下午課少的于可可推門走進了店里。

    見到鄭佳在吃飯,小丫頭當即驚訝的問道:“佳佳姐,你不是要減肥嗎?”

    這句靈魂拷問,讓鄭佳頓時呆愣當場。

    老板娘,你要有意見就明說,別這么折騰人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