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六十三章 于可可的生日宴

美食從和面開始
     到醫學院門口的時候,馬志強已經在等著了。

    他帶著徐拙和薛明亮來到實驗樓的三樓,在一個門上掛著臨床心理研究室的門前站定,敲敲門,一個穿著白大褂的小姑娘開了門。

    “馬老師你們來啦?教授在這都等一會兒了,生怕你們放我們鴿子。”

    進門,徐拙看到三四個大學生正圍在一個五十多歲長相和藹的女人旁邊聊天,這位就是這次幫薛明亮治療暈血的嚴教授。

    簡短的寒暄過后,嚴教授給薛明亮和徐拙講了一下這種實驗的目的和作用,還介紹了可能會發生的意外情況。

    最后拿出兩份協議書讓薛明亮簽字。

    畢竟是醫學實驗,再有把握也不可能保證百分百不出意外,所以必要的責任問題還是提前做好協議。

    這種實驗的危害倒是不大,最多就是治不好暈血或者暈血的問題更嚴重。

    反正不要錢,薛明亮隨即簽了字。

    簽字過后,嚴教授就讓馬志強和徐拙離開,她要帶著學生們進行第一階段的治療。

    離開臨床心理研究室,徐拙去了馬志強的辦公室。

    既然來了,得認認門,省得以后想串門都找不到地方。

    馬志強今天下午沒課,正在研究這次蒙古之行要帶的衣服和注意事項。

    “看了一下那邊的溫度,好像還挺冷的,得帶一件厚衣服才行。”馬志強貌似挺喜歡旅游,說起這次蒙古之行就比較興奮。

    徐拙很好奇,馬志強好歹也是個副教授呢,怎么就跟李浩他們摻合到一起了呢?

    問了之后,才明白過來是什么原因。

    最近李浩上課挺專心,讓老馬很高興。

    課間時候兩人閑聊,無意中說起了烤全羊。

    吃貨嘛,湊在一塊兒不管聊什么,最終話題還是會轉到美食上面。

    李浩說寧夏的灘羊做烤全羊好吃,他作為西安人,對灘羊太熟悉了。

    但是馬志強則認為蒙古的羊才更加美味,

    以前他去蒙古旅游過幾次,那邊的羊不管做烤全羊還是手把羊肉,都非常美味。

    兩人誰都說服不了誰,就打算找個地方去試試,反正國慶假期要到了,兩人都沒規劃好自己的出行計劃呢。

    李浩在旅游軟件上搜了一下國慶吃烤全羊,結果跳出來了胡楊林的旅游路線。

    兩人這么一合計,就打算去看看胡楊林,順便吃烤全羊,既欣賞到了美景,也嘗到了美食。

    而且打著看胡楊林的旗號出去旅游,總比去吃烤全羊說出來高端。

    李浩在朋友圈宣布這件事之后,立馬有人要跟團。

    這么三加兩不加的,居然組了個將近二十人的小分隊。

    馬志強對徐拙沒有參與這次吃貨之旅表示遺憾。

    他跟徐拙約定,以后有機會的話,一塊兒出去溜達溜達,不能總在林平市窩著。

    半小時后,徐拙回到店里,鍋里的鹵水已經熬制得差不多了。

    他嘗了一口,味道很棒。

    咸香可口,帶著一絲絲的辣味兒和甜味兒,另外聞著還有一股子醬香味兒,跟記憶中的味道很相似。

    不過這會兒還不能把豆腐干投進去,得等豆腐干徹底晾涼才行。

    只有等豆腐干徹底涼透,豆腐干的吸附作用才會顯現出來,鹵水才能滲入進去,才能做到汁水充盈,口感十足。

    “這個鹵水味道不錯啊?你從哪找的配方?”正在發呆的時候,午睡結束的老爺子湊過來,聞著鹵水的味道,有些詫異。

    徐拙自然不會說是系統給的技能,而是推說以前喜歡那家刀削面店里的鹵水豆腐干,當時聽店老板嘟囔過做法。

    這玩意兒做法簡單,真能記住也不意外。

    而且徐拙往里面加了兩勺做麻辣羊蹄的鹵水,味道好也就不奇怪了。

    老爺子嘗了嘗這鹵水的味道,臉上帶著笑意:“你做鹵菜還真的挺有天賦,這鹵水味道做得很棒,只要你豆腐干炸得過關,泡進去味道絕對好。”

    不過這種鹵水熬煮的時間不能太長,不然就會有苦味出現。

    所以在老爺子的建議下,徐拙關掉了火。

    一直等到四點半,豆腐干才徹底晾涼,并且有了回軟的跡象。

    徐拙把豆腐干倒進裝著鹵水的鍋里,開火把鹵水燒開。

    大概煮了五分鐘左右,他把火關掉,拿來一個盆,把鍋里的鹵水和豆腐干一股腦的倒進盆里泡著。

    然后放在電磁爐上面,讓盆里的鹵水一直處于溫熱的狀態。

    豆腐干在盆里泡的時間越長,味道就越好。

    “老板,這豆腐干咋賣啊?按片算還是按份算?”鄭佳湊過來,看到這盆里的豆腐干,不自覺的吞了吞口水。

    這味道,跟以前高中門口那家做的好像啊。

    徐拙想了想,對她說道:“弄張紙貼盆上,正宗鹵水豆腐干,兩塊錢一片。”

    “兩塊?太貴了吧?”鄭佳有些意外,這一片豆腐干并不大,兩三口就能吃完。

    賣兩塊錢一片會有人吃嗎?

    徐拙自信的笑笑:“放心吧,絕對有人吃的。”

    這可是D級招牌菜,賣兩塊錢一片真不貴。

    甚至還覺得有些便宜呢。

    快五點的時候,薛明亮回來了。

    徐拙好奇的問道:“怎么樣?什么感受?”

    薛明亮有些茫然的說道:“就讓我放松,問了我一些問題,還讓我展開想象力什么的。”

    “效果怎么樣?”

    “不知道,因為我睡著了……”

    好吧,他居然跑過去睡了一覺。

    徐拙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這次治療到底行不行。UU看書.uukanshu.com

    他給馬志強打了電話,剛準備讓馬志強幫著說說情,再治療一下試試。

    結果老馬告訴他,嚴教授對薛明亮非常滿意,讓他明天別忘了過去治療。

    嗯?

    徐拙本以為這事兒要黃了,沒想到會是這種情況。

    反正薛明亮治療的那段時間店里不忙,就當是讓他去睡午覺了唄。

    徐拙交代薛明亮別忘了時間,又交代建國和鄭家照看好店里的生意,就開著車,帶著老爺子和于可可去了川味小館。

    今晚要給小丫頭辦生日宴,可不能耽誤了。

    到川味小館的時候,李浩和孫盼盼以及剛下高鐵沒多久的周雯,正在布置包間。

    孟立威舉著手機在直播,讓直播間的人為于可可打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