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七十三章 唯有美食不可辜負

美食從和面開始
     馮衛國一看徐拙這操作,也心動了。

    “徐大哥,嘗味道這種事兒還是我來吧,他小孩子,不懂什么品評。”

    說完馮衛國拉著徐拙的衣服:“我藥呢,快給我!”

    早上吃完飯的時候,徐拙看到馮衛國穿的衣服沒有衣兜,擔心大家不小心把那瓶抗過敏藥四處亂放找不到,就順手幫馮衛國收了起來。

    所以現在馮衛國拉著徐拙,急切的要他的抗過敏藥。

    不吃藥的話他是不敢碰這禿黃油,十幾年前他過敏癥狀都需要救護車,現在出現過敏癥狀的話怕是更危險。

    徐拙從褲兜里把那瓶藥掏出來,往馮衛國手中一塞,就湊到了灶臺前。

    他心滿意足的舀了一勺禿黃油澆在了米飯上,樂顛顛端著出去吃了。

    很快,馮衛國也端了一大碗米飯從廚房走了出來。

    一邊走還一邊問鄭佳要溫開水吃藥。

    其他人都不在店里,錯過了第一時間品嘗美味的機會。

    拆完螃蟹之后,孟立威和李浩以及于可可周雯幾人讓建國幫忙把他們各自的螃蟹蒸一下,然后打包出去找地方做直播去了。

    而孫盼盼,這會兒估計在她奶奶家大塊朵頤呢。

    所以老爺子好不容易做出來的禿黃油,現在只有徐拙和馮衛國在吃。

    店里的其他顧客倒是想嘗嘗,甚至不惜要出高價,不過全都被徐拙給拒絕了。

    自己人還不夠吃呢,怎么會拿出來賣?

    徐拙找了個空位坐下,把碗放在桌子上,趁著沒人在旁邊吵吵,打算細細品味一下這碗頂級美味。

    上次于培庸做的那罐禿黃油,徐拙沒舍得多盛,只嘗了小小的一勺。

    而且只有一小碗米飯,根本沒吃過癮。

    今天是老爺子做的,鍋里還有不少,所以他就不客氣了。

    用勺子把碗里的米飯和禿黃油均勻拌開,看著白生生的米粒被豐腴的油脂包裹起來,徐拙下意識的吞了吞口水。

    這米飯真是太饞人了。

    怪不得那么多老饕都稱禿黃油為人間至味呢。

    光看這米飯的色澤就讓人食欲大振。

    舀一勺送進嘴里,馥郁芳香的味道配上油潤的米飯,簡直就是舌尖上最頂級的享受。

    閉上眼睛,能感覺到香味兒如有實質一般在唇齒間游蕩。

    而米粒間的禿黃油,則是口感綿密,回味悠長。

    真不愧是人間至味。

    好吃!

    真好吃!

    太好吃了!

    徐老板的大腦再次宕機,根本想不出詞匯來形容這道美味。

    除了好吃還是好吃。

    美味當前,什么熱量,什么膽固醇,

    全都顧不上考慮。

    心里唯一擔心的,就是這碗米飯夠不夠吃。

    把米飯咽下去之后,徐拙舔舔嘴唇上沾染的油脂,再咂咂嘴。

    有此美味,人間還是很值得的。

    那些說人間不值得的,大概是沒吃過這碗禿黃油拌飯吧。

    世間萬物,唯有美食不可辜負。

    這話用在禿黃油身上,真是太貼切了。

    不過算算價錢,剛剛那一口至少吃進去了三十塊錢。

    美味雖好,奈何價錢太高。

    人間確實不值得。

    吃著這美味的禿黃油拌飯,徐老板也變得文藝了起來。

    腦子里居然在糾結人間到底值不值得的問題。

    又吃了一口,人間還是值得的。

    人生苦短,就得好好享受美味嘛。

    他正悠哉悠哉享受禿黃油拌飯的時候,建國突然湊了過來。

    “徐拙,去看看你爺爺怎么了,他站在灶臺前一動不動,我們喊他也不回話,這是什么情況?”

    徐拙一聽,立馬放下碗,大步向著廚房走去。

    剛剛光顧著吃,忘了老爺子這一茬了。

    不光他忘了,連大口往嘴里扒拉米飯的馮衛國也沒顧上他的徐大哥。

    徐拙有些不明白,做出這種美味,干嘛還發呆呢?

    難道覺得做的禿黃油沒人家于培庸做的正宗?

    不對啊,這禿黃油味道好極了,真不比于培庸做的遜色。

    無論色澤味道還是手法,都堪稱極品了。

    難道老爺子覺得自己終于超越了于培庸,所以高興得不能自已?

    但是根據建國的描述,也不是很像。

    就老爺子那喜歡裝逼的勁頭,遇到高興的事兒怎么會一言不發的站在灶臺前發呆?

    來到廚房,徐拙發現老爺子還在灶臺前站著,表情不悲不喜,很是讓人費解。

    “爺爺,你怎么了?”

    徐拙走過去,輕輕推了一下老爺子,生怕他出什么意外。

    “我沒事,你怎么不吃啊?不好吃嗎?”

    老爺子扭臉看了一眼徐拙,勉強擠出了一個笑容。

    徐拙趕緊說道:“好吃好吃,我差點把碗給吞下去。你怎么了爺爺,終于超過了于培庸,你該高興才對啊。”

    老爺子笑著搖搖頭,微微嘆了口氣。

    “我倆做的味道一樣,不過我用的可是最頂級的大閘蟹,而他用的只是普通水域的大閘蟹,說起來,還是我技不如人。”

    他一臉的沮喪,跟于培庸比了一輩子,雖然梗著脖子不愿承認,但是心里卻很清楚,這次真的輸了。

    徐拙張張嘴,不知道該怎么安慰老爺子。

    到了老爺子這個年紀,對物質名譽什么都已經看淡。

    唯一的執念,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估計就是爭一口氣了。

    他攢勁攢了好久,就想在禿黃油上勝過于培庸一籌。

    結果到頭來還是輸了。

    “唉,技不如人,真是技不如人啊。”

    老爺子這副樣子,讓徐拙心里有些難受。

    他比較佛性,對什么都不太看重。

    比如這種廚藝之爭,比不過就比不過唄,有啥大不了的。

    但是老爺子不一樣,老爺子心氣很高,別看這么大歲數了,但是脾氣依然很燥。

    “爺爺,有機會我幫你找回場子,結結實實的打敗于培庸一次。”

    為了讓老爺子開心,徐老板再次給自己樹立了一個小目標。

    他這副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架勢,倒是讓老爺子樂了。

    “你?你拿什么打敗于培庸?”

    “我隨便做點東西,他于培庸就拍馬難追。”

    “哦?真的嗎?說說看,你做的什么菜品會讓于培庸拍馬難追呢?”老爺子饒有興趣的看著徐拙,這孩子,啥時候有說大話的毛病了?

    徐老板微微一笑,臉上帶著篤定的表情。

    “燴面!他于培庸會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