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七十四章 抬杠鬼才

美食從和面開始
     “呃……”

    老爺子愣了一下。

    沒想到徐拙會說出這么不要臉的話。

    認真想想,于培庸確實在燴面方面比不過徐拙。

    揚州面食那么廣泛,光各種面條就上百種了,但是燴面,還真沒人做。

    老爺子相信,憑于培庸的見識和閱歷,做出一碗合格的燴面應該不難。

    不過跟徐拙做燴面的手藝相比,就有點不夠看了。

    徐拙做的燴面,跟趙金馬不相上下。

    而趙金馬,現在幾乎是中原菜第一人了,做的燴面更是被冠以“中原一絕”的稱號。

    在于培庸不熟悉的領域打敗他,這小子還真有鬼主意。

    不過這種比試,就算贏了也勝之不武。

    而且傳出去怕是會被人笑掉大牙。

    所以老爺子搖了搖頭:“主食不算,人家那沒燴面,你跟蘭州人比牛肉面試試?照樣一敗涂地。得比菜品,不能老想著投機取巧。”

    菜品?

    徐拙想想自己現在掌握的菜品,級別最高的貌似就是C級招牌菜八寶釀梨了。

    但是這道菜在于培庸面前,還真是不夠看。

    在以精細著稱的淮揚菜面前,八寶釀梨算什么?

    而且國內的甜品中,能跟越是甜品分庭抗禮的,貌似也就剩蘇式甜品了。

    區區一道八寶釀梨,在人家江南人面前,真有點班門弄斧。

    徐老板想了想,再次展現了一下他的騷操作。

    “那我跟他比麻辣羊蹄!”

    徐拙想了一下他掌握的菜品,估計也就麻辣羊蹄能讓于培庸為難一下。

    這道菜品級不高,但是想做好卻不容易。

    羊蹄剛做出來的時候,哪怕徐拙把配方一一寫了出來,老爺子在摸索的時候依然翻車了好多次。

    做出來的羊蹄味道不差,但是跟徐拙做的比起來,總是差了點意思。

    所以這道菜不是一看就能做出來的,想要做好哪怕天賦驚人,一時半會也做不出那種味道。

    另外,淮揚菜鮮少有麻辣口味的,更不擅長做羊蹄這種重口味的菜品。

    所以徐拙相信,于培庸做麻辣羊蹄的水平,絕對不如自己。

    老爺子看著徐拙,張了張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這孩子,雖然做菜水平一般,但是抬杠方面真是一把好手。

    這都跟誰學的啊?

    跟于培庸比麻辣羊蹄,根本不用比,于培庸絕對贏不了。

    這孩子也不知道從哪出來的配方,做的羊蹄真是好吃。

    對于不擅長麻辣的于培庸來說,這道菜真是他的短板。

    “孩子,你能不能別投機取巧?”

    老爺子有些無奈,

    幸好這會兒沒外人,不要傳出去還真是讓人笑掉大牙。

    “這不是投機取巧,大家都有自己擅長的手藝。他會的,你不一定會,你會的,他……”

    徐拙剛準備開導一下老爺子,讓他走出失敗的陰影,結果話沒說完,就被老爺子給打斷了。

    “我會的他基本上全都會……”

    老爺子嘆了口氣,一切盡在不言中。

    徐拙怔了一下,這么強大的嗎?

    老爺子笑了笑:“你別安慰我了,我自己的水平自己知道。”

    說完,他看了一眼鍋里的禿黃油:“裝起來吧,過幾天我回省城帶回去一罐,讓他們都嘗嘗。”

    徐拙沒想到老爺子會說出這種話。

    回省城?

    回省城做什么?

    這是受不了打擊準備隱退嗎?

    不就是失敗了嘛,至于這樣嗎?跟于培庸別比廚藝,比孩子嘛。

    于培庸的孫女有你孫子做飯好吃嗎?

    光這一條,就足夠把于培庸虐好幾遍了。

    “爺爺,你可不能走啊,你走了我這可怎么辦呢?”不管老爺子是什么想法,徐拙首先要做的就是挽留。

    有老爺子在身邊,他不管做什么心里都踏實許多。

    “誰說我要走?我不走,這不國慶節嘛,我想帶你奶奶出去玩幾天,又輸了一場,得散散心把這事兒忘了,不然腦子里總想著這一茬。”

    這話讓徐拙頓時放下心來。

    不是隱退就好。

    以后還等著跟老爺子學徐家菜呢。

    沒了老爺子可咋整?

    老爺子恢復了正常,順便還問徐拙去哪旅游比較合適。

    徐拙首先建議老爺子跟著馬志強李浩他們去看胡楊林。

    不過被他否決了。

    老爺子不想跟熟人一塊兒出去。

    對胡楊林和烤全羊的興趣也不是很大。

    他更傾向于去沿海地區。

    徐拙拿著手機,從網上搜索著適合老爺子和老太太旅游的地方。

    現在出去旅游挺不錯的,金秋十月,不管南方還是北方,風景都很美。

    而且趁著還能動彈,出去走走看看,欣賞一下大美河山,比天天窩在店里琢磨怎么斗敗于培庸強得多。

    另外,也別老想著裝逼的事兒。

    徐拙知道老爺子喜歡裝逼,但是偶爾裝一下調劑條件生活就行,不能天天裝。

    裝的次數多了,大家已經習以為常,還有什么效果可言?

    老爺子這會兒心情好了不少,給自己盛了碗米飯,舀了點禿黃油澆上去,樂呵呵的端著碗出去吃飯了。

    徐拙站在灶臺前,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國慶節于培庸要來,結果自己還沒跟老爺子說呢他就要帶著老太太去外面旅游。

    這倆人居然就這么完美的錯過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難道這就是宿命的安排?

    不過不見就不見吧,老爺子那脾氣,說不定會跟于培庸鬧翻。

    正好自己不出去,就代替老爺子接待一下于培庸。

    至于老爺子去哪旅游……

    徐老板靈機一動,要不讓老爺子去揚州耍一圈?

    他還沒去過江南地區呢,正好趁著于培庸不在,去逛逛園林,聽聽評彈,再嘗嘗那邊比較地道的小吃,應該也不錯呢。

    自從老爺子跟于培庸鬧翻后,還沒去過江蘇呢,正好去見識見識。

    徐拙覺得這主意不錯,從廚房剛準備跟老爺子說說,卻發現馮衛國這會兒正端著碗坐在老爺子對面,不停的吹著彩虹屁。

    今天吃的禿黃油拌飯,怎么吹都不為過。

    所以各種山西口味的彩虹屁就洋洋灑灑的傾瀉而出。

    可真是個合格的迷弟呢。

    不知道馮衛國出去旅游不,要是他不出去,國慶節時候見到于培庸,不知道會是個怎樣的場景。

    想到這里,徐拙端著自己的碗坐在了馮衛國身邊。

    “馮爺爺,國慶節你有什么安排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