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七十八章 愛的醒酒湯

美食從和面開始
     “飛哥,你看我的吃法哈,先把下顎掰開,把上面的肉吃干凈,然后吃舌頭,最后掰開腦殼吃兔腦。”

    徐拙拿著一個兔頭給宋亞飛表演了兔頭的吃法。

    宋亞飛摸索著吃完兔頭,吮了一下手指上的油脂,感慨的說道:“好吃,真好吃,太好吃了。”

    好吃三連走起。

    說完,又要端著啤酒喝,不過被徐拙給攔住了。

    “飛哥你慢點喝,不著急哈。”

    他是真怕了,養生圈的人喝酒真嚇人。

    在徐拙的阻攔下,宋亞飛這才開始小口喝酒,一邊喝一邊跟徐拙講著他上大學時候發生的事兒。

    宋亞飛畢業醫科大學,不過他當時沒報熱門的臨床學科,報的是剛剛興起的營養學專業。

    當時營養學剛剛興趣,別說教學經驗了,連配套的教材都不完善。

    他上學那幾年,年年在修改教材,往往學了一年的知識,到了第二年發現不完善,然后繼續補充。

    反正那幾年,這個專業的師生都是摸著石頭過河。

    所以等畢業后,宋亞飛有些迷茫。

    感覺自己學了好多,但是又覺得自己沒啥用。

    畢業后,工作也不好找。

    因為學營養學的在醫院找不到適合的崗位,其他行業又不是很懂。

    所以在家蹉跎了半年后,宋亞飛去順德,找個廚師跟著學了兩年廚藝。

    嗯,既然營養學的專業知識不夠,就用廚藝彌補一下。

    等他廚藝學得差不多的時候,正好碰到孫盼盼家的醫院招醫生護士,其中還招聘營養師。

    所以宋亞飛就來到了林平市。

    先在醫院實習,后來又來到孫盼盼的奶奶家,成了老太太的個人膳食營養師。

    但是家里人還是習慣把他當成廚師。

    比如孫盼盼,見他老喊宋師傅,從不喊宋醫生,讓宋亞飛很是無奈。

    “兄弟,你說我這個專業,真的就是個廚子嗎?”

    宋亞飛喝麻了之后,扯著徐拙開始訴苦。

    上學時候,他是學得最認真那個,結果到頭來發現,那些理論知識在生活中根本沒法應用。

    這是個伺候人的活兒,而不是管理人,所以宋亞飛到現在都有些不適應。

    對自己的的定位也很模糊。

    按理說他比較重要,但是人家自家就有醫院,孫老爺子還是個德高望重的醫生。

    老太太有個頭疼發熱的,根本用不著宋亞飛出手,老爺子就帶著醫生護士開車殺上門來。

    而平時,他做的飯菜老太太也不是很喜歡。

    因為宋亞飛太關注營養調配和均衡,忽略了味道。

    導致老太太每天胃口都一般。

    吃著麻辣味兒的菜,喝著冰鎮啤酒,兩人一直聊到快傍晚,宋亞飛才起身告辭。

    徐拙不放心他一個人回去,讓建國送他回家。

    然后徐拙看著桌子上擺著的十幾個空酒瓶發呆。

    乖乖嘞。

    養生圈的人一發威,真是不簡單。

    一下午居然喝了十來瓶啤酒。

    而徐拙陪在一邊,也喝了四五瓶。

    不過徐拙到最后都是小口抿,這會兒醉的倒是不厲害,只是有些暈乎而已。

    掏出手機,徐拙給陳桂芳打去電話,讓她明天送貨的時候,從酒樓捉幾只活蝦送過來。

    如果有扇貝和其他海鮮的的話,也送點過來。

    “兒砸,你跟可可吵架了?”

    陳桂芳很好奇,平時滴酒不沾的傻狍子,今天怎么喝酒了?

    而且聽他說話那磕磕絆絆的勁兒,估計還沒少喝。

    “沒,跟一個朋友喝了點,沒啥事兒先這樣啊,我去躺會兒。”

    說完,徐老板掛斷了電話,讓正準備八卦一下的陳桂芳沒了脾氣。

    不過徐拙越是這樣,陳桂芳就越是好奇。

    她隨即把電話打給了于可可。

    這丫頭正在森林公園跟著姚美香和孫立松做醬菜,聽陳桂芳說徐拙喝多了,讓這丫頭也好奇起來。

    怎么好端端的,自己把自己灌醉了?

    打回店里問了一下鄭佳,小丫頭才明白過來,原來是跟宋亞飛喝了一下午。

    等等……宋亞飛?

    徐拙不是很看不慣那個膳食營養師嗎?

    怎么還跟他一塊兒喝酒呢?

    有情況!

    絕對有情況!

    小丫頭剛開始是防著李浩,后來又防著建國,再后來還防備過趙光明,最近在防著孟立威。

    結果沒想到,她剛打算趁著沒人靠近徐拙的時候喘口氣,宋亞飛怎么也冒了出來。

    難道我于可可注定舉世皆情敵嗎?

    小丫頭沒心思做什么泡菜了。

    用手機叫了臺網約車就趕回了店里。

    得趕緊把這件事扼殺在萌芽階段,不能麻痹大意。

    來到店里,小丫頭看著在隔間熟睡的徐拙,這才稍稍放下心來。

    “喝這么多,真是讓人心疼呢。”

    她咬了咬嘴唇,想為徐拙做點什么。

    這么醉著,什么時候才會醒來啊。

    而且醒來后又會頭疼胃疼之類的酒后后遺癥。

    一想這些,于可可就替徐拙難受。

    聯想到宋亞飛的專業是膳食營養,難道他把徐拙灌醉,就是為了接近徐拙?

    想了想,小丫頭腦子里都有了畫面。

    徐拙昏昏沉沉醒來,宋亞飛端著一碗湯小口的喂他。

    這畫面在腦子里一出現,就再也揮之不去了。

    “不能讓他的陰謀得逞,我的男人,我來守護!”

    小丫頭思索半天,突然想到了一個主意。

    她離開小隔間,一頭扎進了廚房中。

    “建國哥,給我一個灶,我要做一碗醒酒湯。”

    建國一愣,醒酒湯?

    徐拙找這女朋友還真是不簡單呢,UU看書 www.uukanshu 居然還會做醒酒湯。

    “你會做醒酒湯?”

    “肯定的啦,每次我爸喝醉我都喂他喝醒酒湯,可見效了,而且每次喝過之后,他都至少一星期不碰酒。”

    建國一聽,就更感興趣了。

    居然還有這種神奇的湯?

    這得學一下,回頭老爸再喝醉的時候,也給他做一碗試試。

    果然是于培庸的孫女,出手就是醒酒湯,徐拙真是找了個好女孩兒。

    其他幾個廚師也湊了過來,打算看一下,這神奇的醒酒湯到底是怎么做的。

    結果他們發現,于可可把水燒開,開始胡亂往鍋里加調料。

    生抽、陳醋、料酒、蠔油、食鹽、十三香、五香粉、孜然粉、胡椒粉、花椒、麻椒、八角、香葉、桂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