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七十九章 于培庸,來了

美食從和面開始
     建國原本還挺提勁,打算好好觀摩一下。

    結果沒想到這小丫頭就是胡來。

    看到什么調料就放什么調料。

    這會兒正往鍋里抓淀粉。

    嗯,工作臺上放著一包生粉,這小丫頭直接用手往鍋里抓了兩把。

    根本沒有打淀粉水的意思。

    建國估計小丫頭都不知道打淀粉水是什么意思。

    接著,她又拿往鍋里放了一勺豆瓣醬。

    乖乖嘞……

    其他廚師一看這情況,沒好意思接著看下去,各自忙去了。

    不過他們不約而同的看了一下徐拙睡覺的方向。

    這鍋湯,可比酒的威力大多了。

    希望老板能撐過去。

    建國走到于可可身邊,用勺子替她攪著鍋里的湯水:“可可,差不多了吧,稀稠正好。”

    其他幾個廚師一聽這話,有些詫異。

    這個時候了你還煞有介事的點評?

    巴結老板娘也不能這么不要臉吧?

    有本事你直接嘗一口啊!

    結果小丫頭拿著豆腐刀,對著一塊豆腐躍躍欲試。

    “我來吧,別傷到了你的手。”查爾斯先生殷勤的接過于可可手中的刀,開始幫她切豆腐。

    “越碎越好,最好切成丁。”

    在老板娘的指點下,建國切了一碗豆腐丁,倒進了鍋里。

    接著又往鍋里放了點胡蘿卜丁和一些菜葉。

    建國攪開后,發現這鍋原本亂七八糟的湯水,賣相居然不錯。

    特別是那些菜葉子點綴在其中,

    甚至讓人有些饞了。

    不過饞歸饞,他可不敢嘗這鍋湯的味道。

    這鍋湯里面的佐料,他可是從頭看到尾。

    味道要好的話,他敢把腦袋擰下來。

    這玩意兒絕對是坑人利器。

    特別是小丫頭還往里面倒了半勺芝麻油。

    這鍋湯立馬變得香噴噴的了。

    關火后,小丫頭還一本正經的問建國:“建國哥,你學會了嗎?這是我自創的秘制醒酒湯,醒酒效果特別好,不信你嘗嘗。”

    建國趕緊擺手。

    這玩意兒他可不敢嘗,說不定喝一口能把隔夜飯給吐出來。

    實在無福消受,還是讓徐拙一個人享受這份愛的醒酒湯吧。

    小丫頭盛了一碗,撒上一點香菜碎,端著找徐拙去了。

    建國本想跟過去來著,但是想想徐拙喝了之后的場面,按捺住了自己的好奇心。

    等會兒說不定徐拙會來個現場直播,所以還是躲遠點比較好。

    結果小丫頭剛出去,突然發出一聲驚喜的叫聲:“爺爺,你怎么來了?也不給我說一聲,我好去高鐵站接你啊。”

    啥情況?

    于培庸來了?

    建國可知道于培庸的身份和地位。

    這會兒徐拙喝得迷迷糊糊的在沉睡,自己作為廚師長,得替他接待一下。

    免得人家笑話四方面館的廚師不懂規矩。

    從廚房出來,建國一看來人,果然是于培庸。

    他穿著一身灰色的運動裝,穿著旅游鞋,戴著太陽帽,背著一個黑色的雙肩背包,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從寶島來的游客呢。

    “于老師傅,您好,我是建國,上次咱們見過。”

    于培庸笑著跟建國打個招呼,好奇的問道:“徐拙呢?他怎么沒在?”

    一提起徐拙,小丫頭才想起了自己端著的醒酒湯,忙不迭的說道:“他喝醉了,我給他做了醒酒湯,你聞聞,香不香?”

    于培庸無奈的笑笑:“去倒了吧,少作弄人。”

    小丫頭自然不滿:“這是我用心做的呢,我爸每次喝醉都會喝一大碗。”

    于培庸接過她的碗,用勺子舀了點,放嘴邊吹了吹,然后送到了小丫頭的嘴邊:“你嘗嘗味道,少喝點啊,喝多了會吐。”

    小丫頭半信半疑的用舌頭舔了一下。

    然后,她奪過于培庸手中的碗,跑到廚房,連那一鍋湯水一塊兒倒進了泔水桶中。

    這鍋愛的醒酒湯就這么無疾而終。

    “他喝了多少?什么時候睡的?”

    “喝了四瓶啤酒,半個小時之前睡下的。”

    “讓他睡吧,不用叫他起來。”

    于培庸問了一下徐拙的情況,隨即拉住了建國,讓他該忙什么忙什么,不用叫醒徐拙。

    等建國進廚房之后,于培庸這才摸著小丫頭的腦袋問道:“最近怎么沒見你拍過視頻啊?”

    小丫頭撅了撅嘴:“我們學校不讓逃課了,沒時間拍,而且徐爺爺沒做過什么菜。”

    于培庸點點頭,表示明白了。

    兩人聊了一會兒最近的生活,然后于培庸起身,開始打量四方面館。

    上次來的時候,面館還沒裝修,店里就徐拙和建國兩個人。

    沒想到幾個月不見,不僅店里的營業面積擴大了一倍,店里還招了一批服務員和廚師。

    而且現在才五點半而已,店里就有了不少顧客。

    拿著菜譜翻了翻,新上了不少菜。

    這面館發展得挺好。

    就是位置太偏僻,而且在這種小城市潛力有限。

    假如搬到省城,生意應該會迎來一波爆發。

    “其他人呢,都去旅游了?”

    于培庸轉了一圈,重新坐在了座位上,看到小丫頭在無聊的玩手機,有些好奇她那些同學怎么沒在。

    “他們都去看胡楊林了,就我和徐拙沒去。”

    “徐濟民呢?”

    “也去旅游了,好像是去咱們那邊了,你們倆可真有意思。”

    于培庸有些意外:“去江蘇了?”

    小丫頭點點頭,拿著手機打開朋友圈,找到老爺子發的動態:“諾,下午兩點下的高鐵,這會兒應該在逛拙政園。”

    于培庸笑了笑:“這老東西,UU看書 www.uukanshu 跟我慪了一輩子的氣,終于打算消停了?”

    小丫頭很好奇:“你倆以前到底發生過啥矛盾啊?我真的很好奇耶。”

    于培庸沒有說,而是岔開了話題。

    “生日是怎么過的?第一次不在家過生日,你奶奶擔心得不行,生怕你受了委屈,差點坐高鐵過來看你。”

    小丫頭樂滋滋的說道:“過得很開心啊,一大家子人和我的同學都陪我呢,大家還送了我生日禮物呢。”

    說完,小丫頭從脖子上取下來一塊玉佩拿在手中炫耀。

    “看,這是徐爺爺送我的生日禮物,漂亮嗎?”

    看到這塊玉佩,于培庸的眼神隨即變得柔和了起來。

    “哼,這老東西,終于肯把玉佩還給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