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八十章 玉佩的來歷

美食從和面開始
     “你的玉佩?”

    小丫頭一聽,當即把舉著的玉佩收回去捂在懷里,兩眼像防賊一樣防著她爺爺。

    “這是徐爺爺給我的,跟你沒關系。”

    于培庸無奈一笑,這丫頭,可真是胳膊肘往外拐啊。

    閑著沒事,他給于可可講了一下這塊玉佩的來歷。

    這玉佩是于培庸的爺爺當御廚時候,因為做的菜好吃,老佛爺賞賜的。

    臨終時候,他把玉佩給了年幼的于培庸。

    從此于培庸就一直佩戴在身上,用爺爺當御廚的事情來激勵自己。

    后來他成了國宴主廚,認識了同為國宴主廚的徐濟民。

    兩人一個負責淮揚菜,一個負責魯菜。

    除了在一起工作之外,兩家還住在同一個四合院中,關系很是親密。

    徐濟民在廚藝方面的天賦,讓于培庸很是羨慕。

    而于培庸對于廚藝鉆研的那種努力,也感染著徐濟民。

    “啥?徐爺爺的天賦比你高?”

    小丫頭聽到這里,有些奇怪。

    根據徐濟民平時的言行,很容易就能知道,于培庸的廚藝高他一線。

    怎么在于培庸嘴里,兩人居然是旗鼓相當,甚至天賦方面,徐濟民還碾壓他呢?

    “他天賦確實很高,很多菜,他看一遍就能做得很好,甚至根據他父親的日記,還原出了不少魯菜,這種天賦,絕無僅有。”

    “那你呢?”

    “我天賦一般,要不是有這塊玉佩激勵著我,我估計當學徒那會兒就放棄干這一行了。”

    當年的兩人,簡直就是國宴最完美的組合。

    一個天賦高,性格如火,做菜做事都個性張揚,活力十足。

    一個肯吃苦,

    性格如水,什么時候都不驕不躁,沉穩內斂。

    那幾年,所有嘗過兩人手藝的外賓,全都贊不絕口。

    認為自己嘗到了世上最美妙的食物。

    不過相對于重油重鹽、做法繁瑣的魯菜,于培庸做的淮揚菜更受老外們歡迎。

    因為淮揚菜追求食物本味兒,而且刀工精妙,卻不失食物本味,配料也是比較常見的種類,老外們特別喜歡。

    不過徐濟民沒當回事。

    老外嘛,不懂中餐,就是吃個熱鬧。

    國人喜歡就行。

    在后廚,他還是那副大大咧咧的樣子。

    但是其他廚師,從原本捧魯菜,變成了捧淮揚菜。

    淮揚菜受老外們歡迎,那以后肯定更側重淮揚菜,所以多巴結巴結于培庸,以后討個更好的差事。

    熱衷鉆營的人都巴結于培庸去了,不再練習基本功,做菜也不用心,每天只會在于培庸面前狂刷存在感。

    但是當時的于培庸一心鉆研廚藝,并沒有關注太多這方面的事情。

    對于消極怠工或者不認真工作的人,也最多訓斥兩句,然后繼續研究廚藝。

    一些做得不好的菜,他會重新做。

    反正自己要鍛煉廚藝,幫他們做一下也沒什么。

    所以后廚的人越來越放肆,而于培庸做的菜也越來越多。

    甚至最后他不僅做淮揚菜,連魯菜也開始做了。

    后廚的這些變化,徐濟民其實心知肚明。

    只不過他不喜歡管理別人,只要不妨礙自己工作,他都會睜只眼閉只眼。

    但是當跪舔于培庸成為一種風氣,但是于培庸卻不制止的時候,他有點看不過去了。

    大家都在這討生活,你們討好自己的上級這沒錯。

    但是一天天啥也不干,就挖空心思耍心眼,相互抹黑相互排擠。

    這還算什么廚師?

    他給于培庸說了幾次,讓于培庸管管那些人。

    但是沉迷做菜的于培庸根本沒當回事,因為他那會兒時刻都琢磨著提升廚藝,甚至已經有些走火入魔了。

    累的時候,或者煩悶的時候,就把那塊玉佩拿出來。

    這是老佛爺賜給爺爺的,自己也要達到這個階層。

    “別天天看那塊破玉佩了,大清都沒了,還琢磨著進宮里當御廚呢?”

    每次他拿著那塊玉佩沉思的時候,徐濟民就會跑過來搗亂。

    “我要努力鍛煉廚藝,不然我沒臉佩戴這塊玉佩。”

    于培庸信念堅定,這塊玉佩,幾乎成了他的精神寄托。

    是不斷鞭策他努力鉆研廚藝的動力。

    可是沒過多久,他的玉佩就找不到了。

    “沒有玉佩,難道你就做不好菜了嗎?”于培庸四處翻找,還讓徐濟民幫他一塊兒找,結果就換回來這么一句話。

    兩人關系冷淡了下來。

    于培庸開始注重管理,并且有了新的朋友。

    而徐濟民還是那副拽拽的樣子,除了沒事研究一下魯菜,或者指點一下后廚為數不多的那幾個魯菜師傅,別的事兒一概不參與。

    但是很快,國宴菜譜重新定制的文件就下來了。

    為了能讓自己菜系的菜品上榜,后廚吵翻了天,連徐濟民也摻合了進去。

    因為其他菜系的廚師一致認為,魯菜不適合作為國宴菜了。

    原本與世無爭的徐濟民在后廚跟那些廚師破口大罵,甚至差點大打出手。

    而于培庸站在一邊,自始至終沒說一句公道話。

    “爺爺,你挺不是東西的。”小丫頭聽到這里,滿臉的委屈。

    就徐濟民那種性格的人,被人這么針對,心里肯定很希望于培庸幫幫他。

    但是于培庸這種行為,讓小丫頭有些憤怒。

    于培庸也沒反對,點了點頭:“確實,那時候我太幼稚,挺對不起他的。”

    小丫頭剛準備再說幾句,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要是這樣的話,兩人不該慪氣到現在的。

    于培庸跑過來道個歉就行了,還至于四十多年不往來嗎?

    “爺爺,UU看書www.uukanshu.com 你倆不是這事兒才老死不相往來的吧?”

    “對,是后面發生的一件事,讓我倆的關系徹底成了死結。”

    “什么事?”

    “給菜品投票。”

    “啥?投票?”

    國宴菜譜最終確定以淮揚菜為主,以其他菜系為輔。

    徐濟民雖然憤憤不平,卻也無可奈何。

    菜譜基調定好之后,開始對最終名單進行投票選擇。

    進入預選的菜都經過層層篩選的精品,不過一場國宴上要不了這么多菜,所以后廚進行了一場投票,確定一下最終入選的名單。

    然而就是這場投票,讓兩人徹底分道揚鑣,老死不相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