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八十二章 松仁玉米

美食從和面開始
     于培庸說完,就繼續做他的菜了。

    一邊做著,他還一邊講著技術要領,讓建國他們好好揣摩。

    徐拙看到小丫頭也湊在一邊,裝作認真傾聽的樣子,拉著她去了外面。

    “你怎么不喊我?”

    小丫頭撅了撅嘴:“我爺爺不讓我喊你,我還給你做了醒酒湯,結果我爺爺不讓給你喝,他全喝光了……”

    啊?

    徐拙愣了一下,要說自家老爺子把人家做的湯喝光他是信的。

    因為老爺子就這脾性。

    但是要說于培庸把別人做的湯全喝光,他是絕對不信的。

    這老頭一看就是那種和藹可親的類型,根本不會做出這種沒品的事情。

    再說小丫頭這做泡面都會翻車的烹飪水平。

    做出來的醒酒湯真沒啥可期待的。

    人家于培庸能嘗嘗就夠給面子了,還全喝光。

    徐老板盯著小丫頭:“你說是真的?”

    小丫頭被這么盯著看,有些心虛的把目光扭到別處:“對啊,可好喝呢,建國哥他們搶半天都沒搶一口。”

    徐拙抬手刮了一下小丫頭的鼻子:“你覺得我信嗎?”

    小丫頭原本還有些心虛,但是一聽這話,立馬炸毛了。

    “我好心好意給你做愛的醒酒湯,你不領情還算了,居然還懷疑我在撒謊。哼!生氣了,哄不好的那種。”

    說完,小丫頭扭過臉,昂著腦袋,一副氣炸了的表情。

    徐拙起身去柜臺旁邊撈了幾片鹵水豆腐干,坐在小丫頭對面,一邊吃一邊看她生氣。

    于可可把臉扭到一邊,不看徐拙的臉。

    擔心自己沉迷那張帥臉,破掉好不容易凝聚起來的氣勢。

    吃了兩片鹵水豆腐,

    徐拙放下筷子,擦擦嘴。

    “說吧,怎么才不生氣。”

    小丫頭原本還想再抻一下,但是想想于培庸要從廚房出來了,擔心他看到訓斥自己,便給了徐拙個臺階。

    “哼!沒有三個親吻五個抱抱,我是不會原諒你的。”

    喲,還真提條件了。

    當著店里顧客和服務員的面,徐拙自然不會做出太親密舉動的。

    “好啦,乖點,你爺爺都給你說啥了?”

    小丫頭嘻嘻一笑,一臉八卦的湊過來:“我爺爺給我講了一下他和你爺爺的愛情故事,想不想聽?”

    徐拙就知道這倆老頭有糾葛,剛準備點頭,突然看到于培庸端著一個托盤從廚房走出來,趕緊干咳兩聲。

    然后板起臉,沖小丫頭說道:“以后少看那些亂七八糟的書,好好學習,到時候拿不到畢業證,看你怎么辦。”

    說完后,于可可還沒反應過來,于培庸就到了兩人身邊。

    “做了一份松仁玉米,給他們分了一半,我見廚房有做好的手搟面,就給你煮了碗熱湯面。”

    說完,他把這碗熱湯面和大半盤松仁玉米放在桌子上,讓徐拙嘗嘗味道。

    然后坐在了小丫頭身邊。

    “小拙說得對,別光掛著玩兒,好好學習。要是你拿不到畢業證,就得回家乖乖跟我學廚藝。”

    這倒難不倒小丫頭:“到時候我辦個假證,反正你們看不出來。”

    于培庸寵溺的揉了揉她的腦袋:“你爸真是把你給慣壞了。”

    徐拙插不上話,只能低頭吃于培庸做的松仁玉米。

    松仁玉米是一道很有意思的菜,魯菜、淮揚菜、東北菜以及其他地方的菜系,都有這道菜的身影。

    雖然口味差不多,但是各菜系的做法卻有區別。

    魯菜里面,用的配料是青豆和胡蘿卜,淮揚菜中,用的是去皮的黃瓜丁,而東北人更喜歡往里面切不辣的柿椒碎。

    不過不管用什么配料,主要是增加一個爽脆的口感。

    因為玉米味甜,松仁很香,正好用一些脆嫩爽口的蔬菜丁中和一下,這樣更能突出甜味和香味。

    徐拙拿著勺子舀了一勺,送進嘴里,頓時一股玉米特有的甜味和香味兒就在口腔中彌漫開來。

    輕輕一嚼,黃瓜的脆嫩,玉米的鮮甜,以及松仁的醇香,讓原本還有些昏沉的徐拙,頓時瞪大了眼睛。

    我的天!

    這松仁玉米做的真是太好吃了!

    而且因為做的時候勾了一層薄薄的芡汁,吃起來口感特別豐富。

    真不愧是在廚藝上壓倒老爺子的高手。

    一道簡簡單單的松子玉米,居然讓徐拙有種吃山珍海味的感覺。

    “好吃嗎?”小丫頭對徐拙那一臉享受的表情有些好奇,一個松仁玉米而已,這是吃出三妻四妾左擁右抱的感覺了?

    “好吃,真是太好吃了,這是我第一次吃這么好吃的松仁玉米。”

    徐拙說完,又舀了一大勺送進嘴里。

    他這副樣子,讓于培庸很高興,不過也很好奇。

    “這道菜還是你爺爺教我的,難道你爺爺沒給你做過這道菜?”

    徐拙搖搖頭:“小時候吃我爸練手的松仁玉米吃膩了,所以到現在一直沒怎么嘗過。”

    他這吃相,看得小丫頭也有些饞了。

    她去消毒柜那邊取了勺子過來,嘗了嘗:“唔,好一般。”

    晚飯是于培庸做的,小丫頭吃得肚圓,吃過飯之后她又在店里吃了個八寶釀梨,這會兒一點都不餓。

    這松仁玉米就算再好吃,她也沒啥感覺。

    但是徐拙就不一樣了,從兩點多開始跟宋亞飛喝酒,也沒吃多少東西。

    一直睡到現在才起來,肚子早就餓的咕咕叫了。

    所以徐老板吃得很香,覺得這松仁玉米非常好吃。

    “餓時吃糠甜似蜜。飽時吃蜜也不甜。同樣一道菜,不同的人品嘗,味道就不一樣,所以烹飪一定要懂得對癥下藥。”

    看著兩人的反應,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于培庸有感而發,開始給徐拙講做菜要懂得看人下菜。

    這里的看人下菜不是讓人望風使舵,而是針對不同的顧客,做菜的時候要有所偏重。

    比如重體力勞動的人,給他們做菜就實惠為主,不要搞那些沒用的噱頭。

    味道方面,也盡量重鹽重油,這樣才更下飯,能迅速補充體力。

    要是給他們弄一份米其林風格的菜品。

    即使味道再好,他們也覺得不好吃。

    啥玩意兒啊兩三口沒了,連味道還沒品出來呢。

    要是美食家,給他弄這種飯就不行了。

    美食家講究精致、美觀。

    “啥叫精致美觀啊?”小丫頭見兩個男人都不理她,就強行插入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