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八十三章 做腸粉

美食從和面開始
     “一個臉盆大的盤子,里面就裝一口菜,這就叫精致。”徐拙喝了口面條湯,耐心的給小丫頭講了一下什么叫精致。

    受西餐的影響,現在越來越多的中餐開始講究這種病態精致了。

    最典型的就是盤子變大,分量變少,價錢奇高,菜名高雅。

    反正在好多人眼中,精致嘛,就是少點,貴點。

    甚至有不少網友還吐槽過這種病態精致,幫他們想了不少廣告文案。

    “我們的承諾,絕不讓顧客吃第二口。”

    “除了吃不飽,其他都很好。”

    “訂位難,分量少,一萬塊錢吃不飽。”

    各種騷斷腿的文案曾經讓徐拙半夜笑得肚疼。

    然而那些有錢人就是吃這一套。

    聊著做飯的規矩,吃著松子玉米和熱湯面,徐拙覺得自己的酒勁兒下去不少。

    一直快到下班的時候,徐拙才想起還沒準備明天做腸粉的配料。

    “建國,明天買菜的時候給我買點新鮮豬肝和新鮮牛肉,不用太多,各有一小塊就行。再買點豆芽、生菜、香蔥、芹菜、青椒、香菇。”

    這些配料,加上店里原有的,應該差不多夠用了。

    潮汕風味的腸粉對配料不講究,多少都行。

    不過徐拙覺得既然做給人家吃,就得真真切切讓人家感受到家鄉味兒。

    不然這還是老家的味道嗎?

    “買這些做什么?”建國有些不解,要是做菜就多買點啊。

    買這么一小塊,不知道他是什么操作。

    徐拙笑笑:“飛哥不是想吃腸粉嘛,正好我會做,明天早上我盡量來早點,咱們吃腸粉。”

    “腸粉?你還會做腸粉?”

    于培庸有些好奇,這小子居然還會做腸粉,學的挺雜啊。

    要是以前他帶徒弟那會兒,聽到哪個徒弟說會別的什么什么,他立馬就會訓斥。

    不好好學藝,天天盡琢磨那些有的沒的。

    但是到了現在,于培庸卻發現,這么東一榔頭西一棒槌的學菜方式,才更容易理解烹飪的精髓。

    只有品嘗百味,才能做出百味。

    連人家的流行的味道都沒嘗過,怎么能做出讓人家滿意的美食來?

    “多做點,明天我也來。”于培庸今晚住孫立松家,跟徐拙聊了幾句之后就溜達著向孫立松家走去。

    臨走時候,徐拙把大米泡上。

    潮汕腸粉用的米漿是老米,大米越老,做出來的腸粉就越滑。

    為了能讓宋亞飛吃到家鄉味兒,徐拙學會腸粉之后,就讓陳桂芳幫他買了一袋子一年的陳米。

    先把大米淘洗干凈,倒進細篩中控水。

    然后按照大米的重量,把清水準備好。

    潮汕腸粉用的米漿,米和水的比例為1:3.5。

    徐拙把大米泡好之后,便開車回去。

    先把小丫頭送到她租房的地方,然后回家睡覺。

    五點半的時候,徐拙開車來到店里。

    建國已經把菜買了回來,正會兒正在小隔間呼呼大睡。

    徐拙來到廚房,看了看盆里泡著的大米。

    這會兒盆里的水明顯減少了,而大米卻已經徹底泡脹,用手一抿就成了碎末。

    他把細篩放在一個盆子上面,把大米倒進去,讓大米和泡米漿的水分開。

    這泡大米的水可不能倒掉,等會兒磨米漿的時候要加進去。

    用泡米水磨出來的米漿,更適合做腸粉。

    而且營養方面也更好。

    他把豆漿機翻出來,洗刷干凈,開始準備磨米漿。

    徐拙往豆漿機里舀了兩勺泡好的大米,再舀入三勺泡米水。

    接上電源,按下攪拌按鈕,豆漿機就發出一聲轟鳴。

    里面的米粒瞬間被刀子打碎成了粉末。

    等豆漿機攪拌結束后,徐拙又按了一下。

    這樣能把米漿中那些漏網之魚再次粉碎一遍,盡可能的讓碎渣少點。

    連著反復三遍之后,徐拙才把里面的米漿倒出來。

    連著擺弄了大半個小時,米漿終于弄好了。

    接下來,徐拙開始過濾米漿。

    他把豆漿機過濾網固定在一個盆上面。

    然后端著打好的米漿,慢慢倒到濾網上面。

    等米漿全部過濾好之后,徐拙看著濾網上面留下的殘渣,暗自慶幸。

    多虧自己有強迫癥,這一過濾才發現,碎渣還真不少。

    米漿做好后,徐拙又找來紅薯淀粉、玉米淀粉和澄面粉。

    澄面粉是小麥淀粉。

    把面團放在清水中揉搓,面團會逐漸變成面筋。

    而洗面筋的水,沉淀后留下的那一層淀粉,就是澄面粉。

    澄面粉比較光滑細膩,是很多面點都離不開的配料。

    把三種淀粉放進盆里,倒入清水,攪勻后放在一邊備用。

    淀粉容易沉淀,所以這會兒不能往米漿中傾倒,等用的時候再倒進去比較好用。

    接下來,就該準備配菜了。

    生菜洗凈,放在筐里。

    豬肝切片,浸泡在水中去除血水。

    香菇浸泡一下,切成香菇丁。

    里脊肉切成肉末,放在碗里備用。

    牛肉切成肉末,加生抽料酒胡椒粉進行腌制。

    芹菜、青椒洗凈切丁,臘腸切丁,分別用不同的容器裝起來備用。

    徐拙把這些雜七雜八的配料全部準備好之后,剛準備喘口氣,外面響起了汽車的鳴笛聲。

    省城那邊送貨的來了。

    徐拙從廚房出來,把建國叫醒,正好碰到來上班的曹坤和薛明亮,幾人一塊兒卸了車,把所有的用料搬到店里。

    “你倆今天怎么來這么早啊?”

    徐拙看了看時間,這會兒還不到六點半呢。

    平時他倆都是七點多來店里。

    今天比平時早來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呢。

    薛明亮笑著說道:“你不是要做腸粉嘛,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我們特意早點起來過來嘗嘗。”

    徐拙找到陳桂芳給他打包的海鮮,里面分量還不少,頓時樂了。

    “沒問題,等著瞧好吧。對了明亮哥,先別去后廚。”

    徐拙看到薛明亮往廚房走,趕緊喊住了他。

    豬肝里有大量血水,現在泡豬肝的盆像是半盆血一樣,可不能讓薛明亮看到。

    來到廚房,徐拙把豬肝撈出來,水倒掉,又清理了一下剛剛切豬肝時候的血水,這才讓薛明亮進來忙活。

    “這不都準備好了嘛,接下來就該做腸粉了?”薛明亮看了看徐拙準備的配料,挺齊全。

    徐拙搖搖頭:“不,還有重要的一步沒做呢。”

    “什么啊?”

    “熬醬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