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八十五章 老弟,以前在哪混的?

美食從和面開始
     于培庸也沒客氣,接過盤子坐在一邊,用筷子挑起一塊腸粉嘗了嘗,沖徐拙豎起了大拇指:“嫩滑香軟,咸淡適宜,你手藝真不錯。”

    這話讓徐拙放下心來。

    他繼續做,順便讓建國給宋亞飛打電話,讓他過來吃腸粉。

    在做腸粉的時候,徐拙還熬了一鍋海鮮粥。

    生蠔和蝦仁有點多,徐拙估計做腸粉用不完,但是也不能浪費了。

    正好還有其他配料,正好適合熬粥。

    粥快熬好的時候,宋亞飛才姍姍來遲,他居然是和孫盼盼的奶奶一塊兒來的。

    “聽說今天做腸粉,老太婆我就厚著臉皮來了。”

    徐拙趕緊說道:“您能來是我的福氣,奶奶您先坐,我還熬了海鮮粥,等會兒咱們一塊兒吃。”

    老太太最近天天吃宋亞飛做的養生餐,吃得胃口全無。

    這會兒聽到徐拙說還做了海鮮粥,不自覺的吞了吞口水:“那今天我可得多吃點。”

    徐拙回廚房繼續做腸粉,宋亞飛進來幫徐拙攪鍋,防止粥糊底。

    半小時后,店里所有人圍坐在一起開始吃早飯。

    于可可睡眼惺忪的坐在徐拙身邊,捧著手中的粥碗,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

    “你昨晚幾點睡的?看你這瞌睡勁兒。”徐拙很好奇,昨晚送于可可回去的時候也才十點,就算這丫頭十一點才睡,到現在也應該睡夠了。

    怎么像是一夜沒睡的樣子?

    于可可喝了一小口海鮮粥,憤憤不平的說道:“都怪盼盼。”

    嗯?

    怪孫盼盼?

    她這會兒在內蒙古呢,怎么招惹你了?

    經過于可可的一番訴苦,徐拙才算是弄清了前因后果。

    昨晚孟立威他們做了烤全羊的直播,

    孟立威一只,李浩一只,兩人在直播間進行挑戰。

    這下把小丫頭饞壞了。

    而孫盼盼為了誘惑她,還特意開了視頻通話。

    把手機鏡頭貼進烤架上的羊肉進行拍攝,還時不時的撕掉一塊烤的酥脆的羊皮,放在嘴里嘎吱嘎吱的嚼著。

    于可可饞得要命,最后實在忍不住了,就點了一些外賣。

    什么羊肉串烤魚之類的全都點了個遍。

    結果吃了之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開始鬧肚子了。

    無奈之下,小丫頭又跑到附屬醫院的急診去買了點藥。

    折騰到快四點才睡著。

    她喝了口海鮮粥:“等會兒你送我回去睡覺好不好,我好困。”

    徐拙拿著紙巾擦點她嘴角的米粥,點了點頭:“等會兒就送你回去睡覺。”

    于培庸嘆了口氣:“住的地方怎么連吃的都沒有?”

    小丫頭嘀咕一句:“我們要減肥嘛,不能有吃的,有吃的會忍不住的。”

    于培庸真是不理解現在的年輕人,這么瘦居然還吵著減肥。

    回頭還是讓徐拙說說她比較好,這丫頭比較聽徐拙的話。

    想想還真是不舒服,辛辛苦苦養大的孫女,居然跟徐家人關系更近。

    這還真是諷刺呢。

    于培庸走神的時候,宋亞飛突然主動聊起來健康飲食的話題。

    今天他沒有再制止老太太吃東西。

    只是委婉的提醒了一下,不要吃太多,免得胃不舒服。

    大家吃著腸粉,喝著海鮮粥,正聊得起勁的時候,馮衛國突然推門走了進來。

    “小拙,做了什么好吃的?有我的……這位是……怎么看著這么面熟呢?”

    于培庸的記性好點,畢竟02年的時候,他通過馮衛國跟徐濟民聯系過一次。

    “你是精通山西菜的馮衛國師傅吧?我是于培庸。”

    馮衛國一時半會兒沒想起于培庸是誰,不過從于培庸舉手投足的動作中能夠看出來,應該也是個廚師。

    徐大哥桃李滿天下,應該是曾經受過徐大哥指點的人,趁著國慶過來拜訪徐大哥的。

    說不定是趁著國慶節有時間,來找徐大哥的。

    既然是客人,那沒什么好說的,得熱烈歡迎,不能丟徐大哥的人。

    他趕緊走到于培庸面前:“歡迎歡迎,我代表我徐大哥熱烈歡迎你過來,你不早說,不然我徐大哥也不會跑出去旅游了,真是不巧哈。”

    到了這會兒,馮衛國還沒弄清楚于培庸的身份呢。

    見到徐拙不停的沖自己眨眼,他還有有些好奇:“小拙,有什么話就說唄,這位老弟不是外人,肯定跟我一樣,也是想親自見徐大哥一面……”

    說到這里的時候,馮衛國扭臉沖于培庸問道:“老弟,你跟徐大哥是老相識吧?”

    于培庸笑著點點頭:“我們認識四十多年了。”

    馮衛國沖徐拙一攤手:“聽聽,四十多年的老交情,絕對跟徐大哥很熟悉,你有啥事兒直接說,不用這么拐彎抹角的。”

    徐拙和他已經無話可說,只能祈禱著別再出什么洋相了。

    這一句一個老弟的叫著,看起來挺過癮呢。

    不過想想也是,馮衛國自從來到中原,先是被趙金馬當成孩子,又被老爺子當成小弟。

    現在還不容易又多了個老頭,他自然要可勁兒刷一下優越感了。

    結果馮衛國卻沒有這種覺悟,拍著于培庸的肩膀問道:“老弟,你以前是在哪混的?”

    于培庸看他這副樣子覺得挺好玩,順著他的話說道:“”先是在河北一帶,后來又去了江蘇。

    馮衛國一臉的同情:“挺顛沛的,不過沒事,有啥苦難你就說,雖然徐大哥不在家,但是一些小事兒我也能做主。”

    接著,他又問了于培庸一些問題。

    每次徐拙想插嘴別讓他太丟人,他就制止徐拙。

    “大人說話的時候,UU看書 www.uukanshu 小孩子不要插嘴。老弟,你剛剛說你開的那個小飯店叫啥名字來著?”

    于培庸放下筷子,擦了擦嘴:“揚州第一樓。”

    馮衛國笑笑:“揚州第一樓啊,聽說過聽說過,第一樓……什么?第一樓……你……你是是……”

    “我是于培庸,剛剛已經告訴過你了。馮老哥,你剛才說要指點我什么?”

    馮衛國以為于培庸是過來找老爺子求他辦事兒的,還想指點一下怎么跟老爺子打交道比較好。

    結果沒想到,他居然是于培庸。

    馮衛國換了個笑臉,沖于培庸尬笑兩聲。

    “小弟我有眼不識泰山,讓于大哥見笑了。”

    “當年杭州一別,時常懷念大哥的音容笑貌。天見可憐,小弟我終于又和大哥見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