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八十六章 蟹黃豆腐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和店里其他的人呆愣愣的看著這一幕。

    大家心里不約而同的全都冒出一個想法。

    我們中間出了一個叛徒。

    馮衛國和于培庸寒暄完畢,這才走到徐拙身邊,小聲埋怨徐拙不提前告知于培庸的身份,害他丟了大臉。

    徐拙也很無奈,人家于培庸都說自己名字了。

    你要想不起來就說想不起來唄,充什么大尾巴狼?

    還喊人家老弟。

    現在好了,徐大哥不在,你又多了個于大哥。

    躲不過的小弟命運啊。

    接著,馮衛國嘗了嘗徐拙做的腸粉,味道很不錯,簡直出乎他的預料。

    不過最高興的還是宋亞飛,吃撐了還有些意猶未盡。

    好不容易吃到了家鄉味兒,只恨自己胃口太小。

    孫盼盼的奶奶對腸粉倒是興趣一般,并沒有宋亞飛這么狂熱,倒是挺喜歡喝海鮮粥的。

    想想也是,八十年代的時候腸粉才傳入潮汕地區。

    當時老太太早就嫁到了中原來,所以對腸粉沒啥特殊感情。

    不像宋亞飛,從小吃到大,對腸粉的感情比較深厚。

    吃完之后,徐拙看了一下,宋亞飛那個支線任務已經顯示完成。

    這讓徐拙放下心來。

    接下來就是扭轉宋亞飛關于膳食方面的錯誤觀念,不過這個不著急。

    一年時間呢,而且現在難度也減少了一半,問題應該不大。

    徐拙個人覺得,想要扭轉宋亞飛的錯誤觀念,主要還是把宋亞飛的個人習慣轉變過來。

    跟第一次和他見面時候相比,現在的宋亞飛真的改變了不少。

    比如以前他不吃辣椒,

    昨天卻啃了好幾根羊蹄,吃了五六個兔頭。

    哪怕現在,他吃腸粉的時候,也學著建國的樣子,在腸粉上面淋了一些辣椒油。

    雖然不多,但是對于一個不吃辣的人來說,這已經跨出了巨大的一步。

    另外他今天也吃了一些泡菜和醬菜。

    這點真是讓徐拙意外。

    養生的人,對于腌漬類的菜品尤為厭惡。

    上次開店的時候,宋亞飛對上的泡菜什錦還完全不感冒呢。

    沒想到今天居然也夾了一塊酸蘿卜條嘗了嘗味道。

    想了想,徐拙決定下次喊宋亞飛喝酒時候,把曹坤也帶上。

    徐拙酒量一般,對于麻辣菜也沒有那么多研究。

    但是曹坤不一樣,曹坤酒量好,做鹵菜也非常有心得經驗。

    跟養生達人宋亞飛交流一下,應該很有收獲。

    收拾一下餐桌,徐拙開車把小丫頭送回去睡覺,馮衛國則是像個導游一樣帶著于培庸在店里轉悠。

    等徐拙回來后,倆老頭正一人拿著一罐禿黃油在做比較。

    徐拙過去一看,一罐是老爺子做的,一罐是于培庸做的。

    于培庸分別嘗了兩兩罐禿黃油的味道,然后對徐拙說道:“你爺爺的天賦,真是絕無僅有,我輸的心服口服。”

    徐拙原本還想幫老爺子打個圓場呢。

    怎么都沒想到,于培庸居然會說出這種話。

    “于爺爺,你別開玩笑了,我爺爺說,你做的比他做的強得多。”

    說完,徐拙把老爺子當天說的話復述了一遍。

    于培庸頓時樂了。

    “這是我給我孫女做的禿黃油,能用質量不好的大閘蟹嗎?這里蟹黃和蟹膏全部取自頂級固城湖大閘蟹,跟陽澄湖大閘蟹的品質不相上下。”

    他這么一說,徐拙這才明白過來:“這么說,是打平手了?”

    于培庸搖搖頭:“不,是我輸了。”

    “為什么?”馮衛國有些不解。

    他很想嘗嘗兩罐禿黃油的區別,但是今天沒帶抗過敏藥,所以他盡管很想,卻始終不敢冒險。

    徐拙也好奇的看著于培庸。

    既然食材品質一樣,這就說明平手了唄,怎么成老爺子贏了?

    于培庸笑笑,對徐拙說道:“孩子,你別忘了,我做禿黃油至少三十年了,而你爺爺,這是第一次做。你說,我倆誰贏了??”

    徐拙愣住了。

    他之前一直忘了,老爺子那是第一次做禿黃油。

    第一次做禿黃油能做到于培庸的這種水平,這就真是太厲害了。

    “我昨天就跟可可說過,你爺爺的天賦非常高,他只是……只是沒那么努力而已。”

    天賦高的人,往往都比較懶,至少沒有天賦一般的人更努力。

    一個簡單的例子,NBA的麥迪和科比。

    幾乎所有人都有一個共識,麥迪的天賦比科比高。

    但是兩人的職業生涯卻天差地別。

    雖然都是傳奇球員,但是科比的名譽能列滿滿一頁。

    反觀麥迪,除了感動上帝的35秒13分,剩下能拿得出手的榮譽,就是兩屆得分王了。

    正聊著的時候,建國端著一板豆腐走了進來。

    于培庸一看這豆腐的成色,當即來了興趣。

    “小拙,有沒有興趣學做蟹黃豆腐?”

    徐拙趕緊點頭:“想啊,之前還留了不少蟹粉,就等著我爺爺教我做蟹粉豆腐呢,結果他出去旅游,把我扔在了一邊。”

    于培庸笑笑:“沒事,今天我教教你,這道菜很簡單的。”

    蟹黃豆腐,或者蟹粉豆腐,做法其實都不難。

    難的是對豆腐的要求高。

    一般做這道菜,最好用內酯豆腐。

    但是今天于培庸看到建國端來的豆腐,覺得品質不錯,所以就有了做菜的心思。

    近年來螃蟹價格連年升高,所以蟹黃豆腐這道菜里的蟹黃,早就貍貓換太子,被咸蛋黃所取代了。

    不過雖然咸蛋黃做出來的味道跟蟹黃豆腐相似,但依然沒有真正的蟹黃做出來的好吃。

    特別是用禿黃油做蟹黃豆腐。UU看書 .uukanshu.com

    徐拙唯一的感覺就是奢侈。

    太特么奢侈了!

    不過偶爾自己嘗嘗,倒是問題不大。

    馮衛國一聽說于培庸要做蟹黃豆腐,趕緊出門,攔了一臺出租車回家拿那瓶抗過敏藥。

    而徐拙則是在于培庸的指點下,準備做蟹黃豆腐的配料。

    這道菜的配料很簡單,除了成品的禿黃油之外。

    剩下的就是豆腐和蔥花了,非常好準備。

    豆腐切成一厘米見方的小塊,禿黃油和上次榨好的蟹殼油全都準備好,大蔥洗凈切成蔥花。

    所有配料都準備好之后,于培庸把建國他們都喊過來。

    開始上手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