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九十章 喝酒

美食從和面開始
     中午,沒出去旅游的人,全都聚在了店里吃飯。

    姚美香拉著小丫頭的手,對小丫頭昨晚的經歷很是同情,不由分說就埋怨徐拙一通。

    這么大的事兒,當男朋友的居然沒露面,實在可恨。

    正在偷吃黃橋豆腐的徐老板:????

    她拉肚怎么怪我頭上了?

    這事兒跟我有關系嗎?

    再說我也不知道啊!

    但是現徐老板沒有說出來。

    他已經徹底看透,千萬不要跟女人講道理。

    因為女人根本沒有道理可講。

    不管輸贏,你都輸了。

    所以這個時候,就得假裝自己是鴕鳥,一頭扎進菜里猛吃,對別的事情一概不聞不問。

    就算聽到也假裝沒聽到。

    什么都是虛的,只有吃飽喝足才是正事兒。

    所以,盡管姚美香在喋喋不休的說著。

    但是徐拙還自顧自的吃著桌上的飯菜。

    “你個憨娃,光顧著吃,也不趕緊說兩句好聽的話哄哄可可,人家爺爺可是在這呢,還不趕緊表現兩下。”

    徐老板無奈的笑笑:“干娘,你就別管了,醬菜做得怎么樣了?現在能推出咱們的品牌嗎?”

    一說到這事兒,姚美香就來勁了。

    心思也從攛掇徐拙討好于培庸轉到了生意上。

    于培庸和魏君明以及孫立松馮衛國,四個中老年人坐在一起。

    端著酒杯,品著老爺子珍藏了好多年的花雕酒。

    這是于培庸做菜時候,無意中從柜子里翻出來的。

    原本他沒在意,

    但是看到罐體上的花紋和標簽,頓時心動了。

    三十多年的花雕酒啊,真是不多見。

    正好今天喝酒的都是老人,不適合喝白酒,也不適合喝啤酒。

    溫一點花雕酒,配著滿桌子的淮揚菜,端的是好享受。

    就這樣,在老爺子沒有授權的情況下,于培庸自作主張,把壇子里的酒倒出來一半。

    隔水溫一下之后,陳釀花雕的馥郁芬芳頓時飄滿了整個房間。

    這酒不管從色澤上還是從味道上,都堪稱是極品。

    幾個老頭湊在一起,每人一小杯,一邊吃菜,一邊品著這醇香的花雕酒。

    “你想不想喝點兒?”小丫頭見徐拙一直瞄著旁邊在溫水中放著的酒壺,有些好奇。

    徐拙搖了搖頭:“我不喜歡喝酒,溫吞吞的沒啥意思。”

    “那你在看啥?”

    “我看他們能喝多少,回頭好向爺爺回報。”

    小丫頭那烏溜溜的大眼睛轉了轉,當即聽出來徐拙話里的含義了。

    “徐爺爺舍不得喝的酒,你讓別人喝,還告訴他讓他不痛快,你到底是不是徐爺爺的親孫子?”

    這話讓徐老板不高興了:“于爺爺想喝,我能攔著嗎?”

    “徐爺爺辛辛苦苦珍藏了這么多年,那也不能招呼不打就喝啊……”

    小丫頭一臉氣呼呼的樣子,看得幾人忍不住想笑。

    還沒結婚呢,這就開始向著婆家了。

    徐拙可真找了個好媳婦兒。

    只有于培庸微微嘆了口氣。

    也不知道徐老頭到底給自己孫女灌了什么迷魂藥啊,這么向著他。

    于培庸心里有些吃味。

    早知道不給她講當年那回事兒了。

    不過一想到自己孫女跟徐濟民親近,于培庸就有些生氣。

    他端起酒杯,將杯子里的酒一飲而盡:“今天就算徐濟民回來,這酒我依然照喝不誤。偷我玉佩的事兒,我還沒跟他算賬呢!”

    小丫頭一聽,更加生氣起來。

    人家偷你的玉佩是在幫你,居然好心當成驢肝肺。

    再說一塊玉佩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嘛。

    現在不是又回到姓于的手中了嗎?

    姚美香忍不住跟小丫頭打趣:“你們兩個這是投錯胎嘍?咋個都向著對方的爺爺說話?”

    于可可氣鼓鼓的吃著飯。

    她今天才回過味來,總覺得當年那件事,自己爺爺做的不地道。

    至于怎么不地道,她又說不上來。

    現在不僅坐在人家家里,還喝徐爺爺珍藏多年的花雕酒,這實在太可恨了。

    她正憤憤不平的時候,手機上突然傳來了一聲提示音。

    拿出手機,打開微信,小丫頭看到自己老媽發來一張圖片。

    這會兒正在刷新,小丫頭不耐煩把手機放在一邊。

    肯定又出國購物了。

    自己老媽真是個購物狂,經常出國買東西,比代購都跑得歡。

    她舉著筷子,剛夾了一塊糖醋排骨送進嘴里,手機上的圖片刷出來了。

    小丫頭瞄了一眼,剛準備把手機收起來。

    但是看清圖片的內容之后,頓時呆住了。

    因為老媽發的居然是徐濟民的照片。

    點開圖片,于可可看到徐濟民端坐在座位上,面前擺著一桌子菜。

    自己老爸正拿著一瓶白蘭地給徐濟民倒酒。

    這是……

    小丫頭看了看老爺子背后墻上的字畫,認出了自己第一樓的包間。

    徐爺爺殺到第一樓了?

    小丫頭傻笑兩聲,這倆老頭真是有意思。

    嘴上說著老死不相往來,卻趁著國慶去對方家里大吃大喝。

    完全不把自己當外人。

    “笑啥呢丫頭?”

    于培庸把杯中的花雕酒喝完,看到小丫頭在拿著手機傻笑,還以為看到什么好笑的笑話呢。

    小丫頭沒讓他看那張照片,而是笑瞇瞇的問道:“爺爺,要是有人喝了你那瓶路易十三,你會不會生氣?”

    于培庸眉頭皺了皺:“是不是你爸把那瓶酒打開了?我說過,等你出嫁那天那瓶酒才允許打開,他真是個酒簍子!”

    小丫頭可是知道,那瓶酒還是當年當國宴主廚時候,一個外賓送他的。

    于培庸一直珍藏到現在都沒舍得打開。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為了那瓶酒,他甚至還托人定制了一個高檔的藏酒盒,簡直像是命根子一樣。

    小丫頭嘻嘻一笑:“不是我爸打開的,是別人,你會不會生氣?”

    于培庸一怔,立馬女坐不住了:“誰?誰去咱們家了?那瓶酒被偷了?”

    他一臉慌張,完全沒有了之前的那種如沐春風的氣度。

    可見那瓶酒在他心中地位。

    小丫頭甚至懷疑,假如自己被人綁架,指名道姓要那瓶酒,自家老爺子會不會讓歹徒直接撕票。

    她拿著手機在于培庸面前晃了晃:“是徐爺爺打開的……”

    于培庸看清照片的內容,頓時暴跳如雷。

    “徐濟民!沒想到這么多年了,你依然這么不要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