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九十一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

美食從和面開始
     “我這人吧,本事不大,但是怪毛病很多,特別不喜歡喝洋酒,聞到就想吐。但是有時候能給人添堵,忍著吐也得喝啊……”

    沒多久,老爺子在朋友圈發了個小視頻。

    視頻中他一邊小口拼著杯里的美酒,一邊說著嘚瑟的話。

    徐拙有些無奈。

    在下面評論了一句:“這不太好吧?”

    結果剛發出來,才發現小丫頭已經發了評論:“三樓雜物間那副風雪夜歸人字畫后面,還有兩瓶五十年代的茅臺呢。”

    嘖嘖……

    徐拙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旁邊嬉皮笑臉的小丫頭。

    真是投錯胎了嗎?

    唉!

    此時的于培庸,一臉頹廢的坐在座位上。

    那瓶路易十三已經徹底沒救了。

    現在只能祈禱別被徐濟民那個二貨糟蹋完。

    想想自己喝的是三十多年的花雕,再想想自己的那瓶路易十三。

    真是苦酒入喉心作痛啊。

    早知道就把那瓶酒放在別的地方,不在第一樓大堂里擺著得瑟了。

    現在可好,被那個王八蛋殺上門去,啥都別想全活了。

    這頓飯吃得很詭異。

    剛開始大家其樂融融。

    但是從喝酒的話題開始,畫風就逐漸變得清奇了起來。

    魏君明和馮衛國這兩個打醬油的,此時很想出去大笑一場。

    倆相愛相殺的老頭,加在一起都一百五十歲了,但依然這么不讓人省心。

    誰都沒想到,徐濟民居然會殺到第一樓。

    連徐老板也非常意外。

    他規劃的行程有揚州不假,但那是最后一天的行程,他借口蘇州沒有回中原的高鐵,所以買了揚州的車票。

    而且還是傍晚的車票。

    要是老爺子想去第一樓看看,完全有時間。

    要是不想去也沒事,反正揚州可玩兒的地方也不少。

    隨便逛逛一天就過去了。

    結果沒想到,老爺子到江蘇的第二天,就從蘇州殺向了揚州。

    還直接殺到第一樓。

    真是讓人意外。

    以前拼命躲著于培庸,這會兒怎么這么主動?

    難道是清楚于培庸不在家?

    徐拙把目光對準了小丫頭。

    覺得應該小丫頭通風報信的。

    而且這丫頭應該還聯系了她父母。

    不然就算老爺子去第一樓吃飯,小丫頭的父母也不認識,更不會熱情招待。

    哪怕老爺子主動說出自己的身份,兩人也肯定先給于培庸打電話確認一樣。

    根本不會招呼不打就大擺宴席,還把于培庸珍藏了四十多年的路易十三給打開了。

    這真是……

    不是冤家不聚頭啊!

    徐老板打開朋友圈,剛準備看看老爺子有沒有什么新動向,突然看到常年不更新朋友圈的老太太,今天也發了條動態。

    “跟四十多年沒見面的手帕交見面,聊起京城的往事,非常開心。”

    配圖是兩個老太太的合影。

    徐家老太太長得慈眉目善,而于可可的奶奶卻戴著一副金絲眼鏡,像極了那些退休的大學教授。

    徐拙拿著照片問小丫頭:“你奶奶看著像個文化人一樣……”

    小丫頭愣了一下:“什么叫文化人?她本來就是揚州大學的美學教授,當年第一樓的修繕工作就是我奶奶帶人做的。”

    哎喲!

    美學教授。

    怪不得能跟于培庸湊一塊兒呢。

    于培庸這種性格的人,還真適合文化人。

    而老爺子天生喜歡裝逼,跟貴氣十足的老太太自然也有共同話語。

    原本徐拙以為就自己家是老太太做主呢。

    沒想到于家也是這么個情況。

    “小拙,你爺爺還有啥好酒沒?”

    于培庸氣不過自己珍藏四十年的路易十三就這么沒了,所以想找找老爺子這邊有什么藏酒。

    不求回本,好歹能收回點利息。

    徐老板想了想,老爺子的藏酒也有不少,白酒紅酒也很全。

    不過老爺子的酒擺在他買的地下室中,根本不知道具體位置。

    而且就算知道了也沒用,因為老爺子的鑰匙都隨身攜帶。

    想要偷他的酒,只能先去揚州把他的鑰匙搶過來。

    于培庸嘆了口氣。

    他就這點喜好,結果被徐濟民給破功了。

    這家伙真是自己命里的克星。

    不過事已至此,于培庸也想開了。

    反正那瓶酒已經沒了,再唉聲嘆氣也沒用。

    飯后,于培庸因為心情不好,不想在店里呆著,跟著魏君明孫立松和姚美香去了森林公園,看他們做醬菜。

    徐拙則是留在店里,繼續忙著他的活兒。

    “孩子,你爺爺跟于培庸,到底是啥關系啊?”馮衛國一臉迷茫的看著徐拙,他現在真是被這倆老頭給整懵了。

    徐拙笑笑:“怎么?又想抱大腿了?”

    馮衛國擺擺手:“我跟于培庸那只是逢場作戲,畢竟他對我有恩,我不能給他擺臉子不是。”

    逢場作戲?

    剛剛還跟于培庸說,你跟老爺子是虛與委蛇呢。

    這老頭,可真是有意思。

    不過想想當年馮衛國所處的那個環境,也就理解了。

    一群煤老板各種明爭暗斗,馮衛國這位幾乎是山西頭名的廚師,自然也會被動的參與其中。

    今天他給這個有錢人做菜了,明天那個煤老板就不會開心。

    所以他就得練就一身見風使舵的功夫。

    不然就會得罪某個得罪不起的人。

    想想早些年,徐文海接手四方面館的時候,也沒少受氣。

    但是做的就是服務行業,受氣也得忍著。

    徐拙很理解馮衛國,所以就不再跟他開玩笑。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而是湊在他身邊,好奇的問道:“馮爺爺,你會做刀削面嗎?”

    馮衛國愣了一下,半天沒反應過來。

    “孩子,你說,我一個山西菜廚師,會不會做刀削面?”

    徐拙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趕緊說道:“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這會兒反正沒事兒,展示一下你做刀削面的手藝唄。”

    馮衛國一聽,頓時來了興趣:“你想學?”

    徐拙點點頭:“想見識見識,還沒建國真正的刀削面高手削面呢,現在那些山西面館中的刀削面,全都是機器做的。”

    馮衛國嘆了口氣:“對啊,刀削面的手藝,再過幾十年,怕是要失傳嘍。走吧,去廚房,給你展示一下我們山西菜的立足之本——刀削面。”

    PS:本月最后一天,求月票啊!爭取讓月票突破兩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