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九十二章 還是馮爺爺好啊!

美食從和面開始
     山西是面食之鄉,面食種類繁多。

    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被稱為“面食之王”的刀削面。

    刀削面指的是用刀削出的面葉。

    這種面中厚邊薄,棱鋒分明,形似柳葉。

    煮好的刀削面入口外滑內筋,軟而不粘,越嚼越香,深受喜食面食者歡迎。

    在山西各地的刀削面中,最出名的莫過于大同的刀削面,可謂“面食王中王”。

    “面食王中王?這么夸張的嗎?”

    在自己的專業領域,馮衛國聽不得半點質疑的聲音。

    “等下就讓你看看,面食王中王的魅力!”

    說完,馮衛國剛準備去和面,突然看到徐拙抱著膀子站在一邊,像個看熱鬧的路人一樣,心里立馬不平衡了。

    “你爺爺跟于培庸做菜的時候,都是你打下手,今天我做刀削面,你也得給我打下手。”

    雖然已成弟中弟,但是作為名廚的牌面可不能丟。

    徐老板倒是不在意這些,打下手就打下手。

    不過他好奇的是,刀削面而已,有啥好打下手的?

    難不成他說著讓自己做嗎?

    “沒問題馮爺爺,你說讓我做什么吧。”

    馮衛國見徐拙這么爽快的答應了,當即心里一喜。

    “這樣吧,你幫我把面和好,我正好回去把我的削面刀拿回來。刀削面用的面比較硬,一斤面最多三兩水,你可別和得太軟啊。”

    徐拙愣了一下,真沒想到馮衛國會給他安排和面的活兒。

    刀削面分為三個部分,和面、削面、煮面。

    和面占了刀削面的三分之一。

    這是打下手的人干的活兒嗎?

    徐拙覺得有點上當了。

    這老頭,成心想讓自己出丑了吧?

    一上來就讓人和這種高難度的面。

    絕對沒安好心。

    難道還因為上午沒給他剩蟹黃豆腐耿耿于懷嗎?

    心眼可真小!

    不過任你怎么刁難,咱都不怵。

    有和面技能在手,這種硬面根本不在話下。

    想到這里,徐老板面帶微笑的點點頭。

    “沒問題馮爺爺,我現在就開始和面。”

    說完,他拿著面盆去了雜物間取面。

    留下一臉錯愕的馮衛國。

    這小子,真的會和硬面?

    看著不像啊!

    估計覺得自己做燴面不錯,就以為能把刀削面的面團和好吧?

    這里面的差距很大的。

    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得趁著這次和面,好好給他上一課。

    不過就算和不好,也不能說太狠。

    奚落兩句,讓他長個記性就行了。

    畢竟是徐大哥的孫子,也是于大哥的孫女婿。

    兩邊都不能得罪啊。

    幸好沒收這小子當徒弟,不然光那倆老頭都沒法對付。

    他一邊溜達著向家里走去,一邊尋思著等會兒怎么奚落徐拙。

    說輕了沒作用,說重了得罪人。

    愁啊!

    他憂心忡忡的考慮該怎么奚落徐拙的時候,徐老板則正在念叨他的好。

    還是馮爺爺好啊。

    這還沒開始呢,就把自己的裝逼給安排上了。

    這種情況下,不結結實實的裝個逼,真是對不起馮爺爺的一片苦心。

    和硬面不能著急,得穩著心態,慢慢進行。

    首先根據面的重量,把水準備好。

    一斤面三兩水,這是和刀削面的標準用水量,但卻不是固定的。

    因為空氣濕度和面粉的干濕程度對面團都有影響。

    有些比較干燥的地方,和硬面都是四兩水起步。

    徐拙準備的是三兩水,甚至還多少有點欠缺。

    水越少,刀削面的面團就越好,所以他想試試和刀削面用水的最低極限。

    把面盆放在工作臺上,一手端著水,一手拿著筷子。

    把水輕輕倒進面粉中的時候,另一只手要不停的攪動筷子,讓面粉形成面絮。

    在攪動的同時,還要不斷用筷子把下面的干面粉扒拉上來。

    而倒水的手也得控制好水流。

    不能一股腦全倒進去。

    倒的水流越小越好。

    要盡可能的把干面粉變成面絮。

    這樣才容易把面絮揉成面團。

    不然把水一股腦倒進去,弄一大塊面疙瘩出來,剩下的全都是干面粉。

    再好的手藝也揉不成面團。

    盡管已經小心翼翼了,但是水倒完的時候,盆里依然還剩下不少干面粉。

    水還是太少了。

    徐拙用筷子扒拉了一下,盆里七成都是面絮,純干面粉不足三成。

    應該可以試試。

    反正揉不好也沒事,最多讓馮衛國說兩句嘛。

    把筷子放在一邊,徐拙下手開始揉面團。

    剛開始揉的時候,因為有干面粉的原因,這些面絮根本柔不成面團。

    甚至越揉越散。

    稍微一用力,剛剛成型的面團就散落開來。

    “水少了吧?這能揉成面團?”

    薛明亮把手洗凈,正準備換衣服去醫學院找嚴教授報到,突然看到徐拙在跟一盆干面粉較勁。

    有些好奇的湊過來,不明白這是什么操作。

    徐拙拍了一下手上的干面粉:“刀削面的面團就是這樣,第一步是最難的。”

    硬面團就是這樣,剛開始揉的時候各種不成型。

    只有揉搓一會兒之后,這些面絮才會逐漸抱團。

    假如一上手就能揉成面團,那只能說明水多了。

    徐拙看了一眼薛明亮,有些意外:“嚴教授國慶節不放假?”

    “不放假,她和那群研究生都不放假,每天都在爭分奪秒的做研究。有學問真好,以后我得讓我的孩子好好學習,也跟著嚴教授當研究生。”

    徐拙白了他一眼:“那你可得趕緊把孩子他媽找到再說,不然人家嚴教授可等不起。”

    薛明亮走后,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徐拙繼續揉著盆里的面團。

    揉著揉著,徐拙突然發現,盆里的面絮居然在逐漸成團。

    面絮上的干面粉依然不少,但是經過揉搓之后,徐拙發現面絮變軟了一些。

    又揉了差不多十來分鐘,徐拙總算是把盆里的面粉,揉成了一個不光滑甚至隨時都會散開的面團。

    拿著一塊濕布蓋在面團上面,這才擦擦頭上的汗水,喘了兩口氣。

    一直揉了差不多半小時才算是弄好。

    硬面團可真不好和。

    要是沒技能在手,這面團打死他也和不成。

    不過現在已經成團,最難的一步已經做好。

    等會兒醒面結束后,面團會變得稍微軟一點,再揉的話就省力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