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九十三章 弧形刀和托面板

美食從和面開始
     十五分鐘后,徐拙把面團從盆里拿出來,開始在案板上揉。

    此時的面團比之前軟了一些,但是依然有不少干面粉在其中。

    還是得下功夫揉才行。

    刀削面的面團不像是燴面那樣,需要三揉三醒。

    但是揉起來卻更費勁。

    不僅需要更長時間的揉制,而且因為硬度高,所以揉的時候,需要花費很大的力氣。

    這是個很鍛煉雙臂的活兒。

    徐拙覺得常年累月下去,兩條胳膊上的肌肉會非常發達。

    干面粉不斷的被揉進面團中,面團的硬度也逐漸在增加。

    這幾天因為顧客少,加上天氣轉涼,徐拙沒咋出過汗。

    但是現在,他卻因為揉面團弄得渾身汗流浹背。

    這活兒可真夠累人的。

    等徐拙把面團揉好后,渾身的工作衣以及已經濕透。

    而且雙臂的肌肉微微有些發脹。

    真沒想到,和面居然比在健身房鍛煉身體還有效果。

    面團揉好之后,已經不能再醒面了,不然再次醒發,面團會變得更軟。

    而且時間長了面團發酵的話,還會失去筋性。

    所以趁著這會兒揉好的功夫,最好能立馬動手開始削。

    但是馮衛國回去后,差不多一個小時還沒過來。

    讓徐拙有些好奇。

    這老頭,該不會是酒勁兒上來在家睡著了吧?

    中午馮衛國沒喝多,就喝了一杯黃酒。

    按理說是沒事的。

    但是這老頭的酒量實在是太小,

    一口白酒就能睡半天。

    今天中午這杯花雕,說不定還真起作用了。

    想到這里,徐拙把面團放在案板上,洗了洗手,打算開車去馮春光家看看。

    馮春光一家出門旅游去了,只剩下馮衛國在家。

    萬一真醉倒了,別出啥意外。

    把身上濕透的工作衣換下來,徐拙拿著車鑰匙走到外面。

    剛準備開車去馮春光家看看,正好看到馮衛國提著個袋子,施施然從遠處走來。

    見到徐拙,馮衛國原本疲憊的臉上立馬浮現出了笑容。

    “怎么把衣服換了?面和好了?”

    他回到家里,翻自己行李時候才發現,來的時候根本沒帶削面用的弧形刀。

    原本他打算就這么算了,用菜刀做也行。

    只不過沒有弧形刀做出來效果好罷了。

    但是回來的路上,馮衛國看看時間,反正還挺早,不如去買一套削面用的工具。

    以后沒事還能在店里展示展示廚藝。

    雖然廚藝上比不過徐濟民和于培庸,但是下次見到趙金馬的時候,可以做一碗刀削面震懾一下那個老頭。

    敢說自己是孩子,就讓他看看熊孩子的手段。

    嗯,雖然過去很久了,但是馮衛國依然對趙金馬說他是小孩子的事兒耿耿于懷。

    另外他也想在于培庸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手藝。

    甚至還打算今晚的晚飯有他來做,讓大家感受一下山西面食的魅力。

    在這種心思的作用下,馮衛國沒有回店里,而是去向距離這里不遠的一個百貨市場。

    他在里面轉了好久,才算是找到做刀削面用的弧形刀。

    說是弧形刀,其實就是個略帶彎曲的鐵片子而已。

    這玩意兒最大的作用就是比菜刀輕很多,而且刃口略帶一點弧度,可以削出標準的柳葉面。

    除了弧形刀之外,馮衛國還淘弄到一張托面板。

    托面板就是一塊平整的木板,下面帶個拉手。

    做刀削面的時候,把面團揉成圓柱形放在托面板上,然后抓著拉手端起來。

    另一只手拿著弧形刀開始削面。

    家庭做刀削面的時候,一般很少用到托面板。

    因為家庭制作的面團不大,用手完全能托起來。

    而且家庭制作不講究面條的長度,只要味道好就行。

    但是飯店就不一樣了,飯店制作刀削面,一來面團很大,光用手托著很容易累,而且面團也不容易固定。

    另外,面團太大的話,用手托著也容易變形,削出來的面長短不一,寬窄不等,看上去不美觀,影響顧客的就餐體驗。

    所以飯店里做刀削面,托面板是必不可少的工具。

    不過現在,隨著削面機和刀削面機器人的廣泛應用,年輕廚師越來越不愿意學刀削面的制作。

    連帶著弧形刀和托面板也沒了用武之地,市場上甚至都沒人賣。

    今天為了買到這把弧形刀和托面板,馮衛國問了很多家賣廚具的店面。

    結果都沒有,一些年輕的老板甚至都不知道弧形刀和托面板是啥玩意兒。

    直到馮衛國說清楚是做刀削面的工具,對方才恍然大悟:“現在誰還買那玩意兒啊,都是機器削面。”

    最后,一個雜貨店老板從倉庫里給馮衛國翻出來一套。

    包裝皺巴巴的,看起來積壓了很久。

    回來的路上,馮衛國不斷的在感慨。

    連工具都買不到,這一行真是沒落了。

    其實幾年前,他就感覺到了刀削面的沒落。

    以前那些人想要找他拜師學藝,不僅要表現好,甚至有時候還得托關系才行。

    但是隨著科技的進步,學刀削面的人越來越少了。

    從師父挑徒弟,變成了徒弟挑師父。

    馮衛國接受不了這種改變,最后干脆把自己在大同的店面轉出去,回渭南養老。

    不再摻合這種遭心事。

    “馮爺爺,你怎么愁眉苦臉的?被人欺負了?”

    馮衛國搖搖頭:“沒有,只是算了,不談這些,你面和好了沒?沒有的話我來……”

    “和好了!”

    “和好了?真的假的?我看看。”

    因為買刀的事兒受到刺激,馮衛國原本不打算再敲打徐拙了。

    結果他居然大言不慚的說把面和好了。

    這……這怎么可能?

    當年自己可是練了一兩年,才算是掌握住了和面的精髓。

    就那有時候還會翻車。

    所以他認定徐拙在說大話。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小小年紀不學好,居然學會了吹牛。

    不敲打一下真的不行啊。

    馮衛國一邊想,一邊跟著徐拙來到廚房。

    甚至已經構思好了怎么挖苦這小子。

    結果他掀開蓋著面團的濕布一看,頓時有些傻眼了。

    這面團,貌似很不錯啊。

    用手拍兩下,梆梆作響。

    面團的硬度很高,非常適合做刀削面。

    但是……

    這樣的話,還怎么挖苦這臭小子啊?

    難不成就這樣放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