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九十五章 又1個收徒弟的任務

美食從和面開始
     這句太累,讓馮衛國徹底沒了脾氣。

    你好歹找個好點的理由啊。

    累也算拒絕的借口嗎?

    當廚師的哪有不累的。

    再說刀削面真的累嗎?

    馮衛國揉一下發酸的胳膊,心里不停的吐槽著。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一點苦都吃不了。

    好心好意想教你們廚藝,居然還嫌累。

    不過對收建國當徒弟,他已經不想了。

    上次話已經說得很明白,但是這小子就是不聽。

    就看店里其他幾個廚師了。

    趁著這一個月在店里幫忙,得好好考察一下。

    怎么也得在林平市找個徒弟,把自己的衣缽傳下去。

    鍋里的面煮好后,馮衛國拿著碗撈出來,讓建國他們自己盛面條鹵,根據自己的口味,想盛多少盛多少。

    等鍋里的水再次燒開之后,馮衛國繼續削面。

    等徐拙那邊把面和好醒上之后,馮衛國手中的面團已經少了一半。

    徐拙洗了手,走過來看著馮衛國在這上下飛舞的削面。

    鍋里的面片要滿了的時候,徐拙沖馮衛國說道:“少弄點,他們吃不完。”

    馮衛國把托面板放下來,活動一下一下發酸的手腕和胳膊:“剛剛走路有點多,我也想吃點。”

    “別吃了,等會兒吃手搟面算了。”

    看著馮衛國這氣喘吁吁的樣子,徐拙有些擔心的問道:“你這身體,到底行不行啊?削幾碗面就累成這樣,要不行就算了。”

    徐拙有些納悶,平時馮衛國不這樣啊。

    怎么削幾下面成了這副樣子?

    回頭讓他炒菜不更累嘛。

    馮衛國擺擺手:“我身體沒事,就是這幾年歇的了。”

    自從把大同的飯店轉出去之后,他在渭南老家天天悠哉悠哉的過著退休生活。

    確實比開飯店那會兒輕松了很多。

    但是越歇著,身體就越差。

    特別是精神頭方面,每到中午都困得不行。

    對啥事兒都漠不關心的,要不是馮春光去接他,他甚至連生日都不想過。

    另外體力方面也退化了好多。

    剛回到渭南的時候,他每天都出去散步。

    時不時還做一桌子菜請街坊鄰居吃飯,表演大翻勺之類的更是手到擒來。

    不過現在,稍微動彈一下就覺得累,每天就想躺著。

    來到林平市之后,馮衛國的精神頭恢復了不少。

    有同行,有老友,呆在一起挺歡樂。

    所以他就琢磨著,在店里幫一個月的忙試試,看看能不能撐下來。

    可以的話,就沒事在店里轉轉,就當是鍛煉身體了。

    反正他不愁吃穿,只想把身體維護好。

    徐拙給馮衛國拿來一條毛巾讓他擦汗,很想問問馮衛國為什么沒有老婆孩子。

    按理說他在大同,那個遍地是金錢的地方,還是個名廚,有自己的大飯店。

    想娶媳婦兒不要太簡單。

    結果他愣是孤苦伶仃的過到現在。

    真是不明白這些人的心思。

    難道有錢人都喜歡單身嗎?

    鍋里的面煮好之后,徐拙給自己盛了半碗,再澆上一勺雞蛋番茄鹵子,再淋上一勺辣椒油和陳醋。

    光聞味道就讓人食欲大振。

    端著刀削面剛出來,還沒來得及嘗味道,小丫頭就湊了過來。

    “這是什么?刀削面?”

    徐拙點點頭:“想吃嗎?”

    他的意思是想吃的話廚房還有,自己去盛。

    結果他這么一問,小丫頭一臉驚喜的接過碗,就這么走到柜臺旁邊,一邊跟鄭佳聊天一邊小口吃了起來。

    這……

    女人,你的矜持呢?

    徐老板無奈之下,回廚房又盛了一碗。

    端出來,用筷子夾著一根嘗了嘗,口感真是筋道。

    真不愧是名廚,不僅面好吃,鹵子的味道也正好。

    不咸不淡,味道鮮美。

    吃的時候再來一頭蒜,別提多美了。

    小丫頭捧著碗走過來,好奇的問徐拙:“你會做刀削面嗎?”

    徐拙搖了搖頭:“怎么?喜歡刀削面?”

    小丫頭點了點頭:“很喜歡。”

    徐拙還沒來得及說話,馮衛國端著碗也湊了過來。

    “可可,喜歡吃就讓他學,女孩子嘛,就得找個疼自己寵自己的男人,你說是不是?”

    小丫頭可不吃這一套:“他那么辛苦,我才不讓他學刀削面呢。”

    “那你以后想吃了怎么辦?”

    “拿錢買唄,又不是沒錢……”

    這天聊不去了。

    徐拙看著馮衛國那愁眉苦臉的樣子很好奇:“馮爺爺,你怎么這么執著于找徒弟呢?”

    馮衛國笑笑,輕輕嘆了口氣。

    對于找徒弟的事兒,他以前并沒有在意過。

    但是現在,看著于培庸和徐濟民的手藝都后繼有人,而他的手藝卻沒人繼承,所以心里就有些著急。

    而且他看于培庸和徐濟民教徐拙時候這么互動著挺有意思,很羨慕。

    以前他也帶過徒弟,但是從沒這么教過,所以就想體驗一下教徒弟的樂趣。

    還有一點,馮衛國真不想閑著,一閑著身體就像是生銹了一樣,他想趁著還能折騰幾年,多動動。

    幾個老廚師中,就他年紀最小,就他身體最差。

    “廚藝也是最差的。”徐拙善意的提醒了一句,讓馮衛國差點噎著。

    “你這孩子……就不能說點好聽的?”

    馮衛國喝了口水,把嘴里的刀削面咽下去。

    “你應該說,我的潛力是最大的,這聽著才讓人舒服。”

    論說話的藝術,徐家的男人綁在一起也不是馮衛國的對手。

    扯了半天之后,馮衛國才看著徐拙問道:“你能不能幫我物色個徒弟?”

    “叮!有新的隨機任務出現,詳情請點擊任務面板查詢。”

    徐拙沒急著看任務詳情,而是看著馮衛國問道:“你為什么不自己找?”

    馮衛國苦笑一下。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店里他最滿意的是徐拙,但是徐拙根本輪不到他來教。

    另一個是建國,可惜建國鐵了心的要留在這里,而且他還不想耽誤自己的工作。

    其他幾個人雖然可以挖過來,但是潛力不大。

    就算收他們當徒弟,估計也是徒增煩惱。

    挑來挑去,馮衛國最終發現,自己在這邊人生地不熟的,想找個徒弟還真不容易。

    而渭南那邊,人家更愿意學陜西飯菜,對山西菜沒多大興趣。

    所以馮衛國想讓徐拙幫他找個。

    徐拙點點頭,答應了下來。

    然后進入系統,看看這個任務到底是什么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