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九十六章 我想學刀削面

美食從和面開始
     隨機任務:幫馮衛國找個合適的徒弟。

    任務時限:一年。

    任務獎勵:成功將會隨機得到一道山西名菜,失敗無懲罰。

    看完之后,徐拙有些好奇。

    人家趙金馬還是五年呢,馮衛國居然就一年時間。

    真不知道他這是在急什么。

    不過找徒弟這種事兒可不好操作。

    上次幫孫立松找徒弟,他一路跑到四川才算是找到。

    而現在給馮衛國找徒弟,人選倒是有,比如自己和建國。

    但是現實條件做不到這些。

    徐拙相信,只要自己敢讓馮衛國教做菜,老爺子絕對立馬從揚州殺回來。

    所以這種事兒,還是放棄了比較好。

    至于建國……

    也不知道建國是怎么想的,這種事情不能強人所難。

    再說現在建國的月薪一萬,正在起步階段,他怎么舍得放棄這么高的薪水去當學徒。

    別說建國了,哪怕換成徐拙,也會舍不得的。

    再說山西飯菜局限性太大。

    也就在中原還有點市場,別的地方甚至連一點市場都不如。

    陜西面食走天下,混的風生水起。

    但是山西卻一直走不出山西。

    這種怪現象,其他省份也有。

    比如青海人打著蘭州拉面的旗號,在全國開店。

    而正了八經蘭州人做的牛肉面,在外地卻頻頻遇冷。

    不得不說,這很值得人深思。

    徐拙曾經在某乎上看到過關于山西面食的討論。

    大家都發現了這種問題,卻都束手無策,一些建議也都是紙上談兵,沒什么用處。

    所以馮衛國收徒弟這個事兒,看似簡單,其實挺麻煩。

    但是要說麻煩吧,只要找到一個愿意學習的人,這事兒就非常好辦。

    因為馮衛國這邊只要有人拜師就絕對不推辭,任務就算完成了。

    只不過這個愿意學的人,還真不好找呢。

    至少現在,徐拙真心沒一點頭緒。

    晚上,于培庸過來吃晚飯。

    今天的晚飯很簡單,徐拙做的手搟面和馮衛國做的刀削面。

    兩種面條,鹵子都一樣,想吃什么面自己選擇。

    于培庸給自己盛了一碗手搟面。

    有些懷念的說道:“四十多年沒吃過你爺爺做的手搟面了。”

    徐拙一愣:“現在想吃嗎?”

    于培庸搖搖頭:“現在只想抓著搟面杖狠狠地抽他幾下。”

    傍晚,于培庸打電話回去,詢問他那瓶路易十三的下落。

    結果被告知,徐濟民喝了一半實在喝不下去了,就用剩下半瓶酒給兩位老太太和于可可的父母,一人煎了一塊牛排。

    嗯,傳說中的紅酒牛排,被老爺子改成了路易十三牛排。

    這讓于培庸非常惱怒。

    他很好奇,就算煎牛排,淋紅酒也是淋一點點就夠了。

    幾塊牛排至于用半瓶酒嗎?

    這口氣他真是咽不下。

    想把徐濟民做的禿黃油全都帶走,又擔心自己的孫女饞了怎么辦。

    所以最后于培庸只得認倒霉。

    或許是上輩子造了什么孽吧,不然怎么會攤上這種流氓朋友。

    隨后幾天,店里風平浪靜。

    于培庸也一直在店里呆著,時不時指點一下徐拙的廚藝,其他的都在碎碎念那瓶路易十三。

    而于可可一直忙著跟鄭佳商量著怎么管理外賣團隊。

    以后學校不能逃課,所以外賣員只能趁著中午和下午放學的時間來送餐。

    但是這么短的時間內,對廚師做菜有了要求。

    得想辦法改進一下才行。

    不能一窩蜂的來上百個訂單,打死后廚的人也做不來。

    “你們可以用提前下單,統一配送的模式。”閑著沒事,于培庸給小丫頭出主意。

    自從他給于可可說過當年的經歷之后,小丫頭就對他有意見。

    所以于培庸想趁著還沒走,盡量多修復一下和小丫頭的關系。

    不然等以后徐濟民回來,不定怎么給她灌迷魂湯呢。

    “提前下單?”于可可有些不懂。

    “提前下單,這邊提前做好,按照他們的地址,分門別類的放好,等放學后,讓外賣員直接去送就行了,很簡單。”

    于培庸給兩人大致講了一下這種訂餐制度需要注意的事項,然后順勢加入了兩人的討論小組。

    而此時的徐老板,則是站在森林公園最深處的醬菜園中,意外的看著做好的那些泡菜。

    醬菜還沒做好,不過第一批泡菜已經做好包裝。

    一共分為女神系列、男神系列和下飯系列三種。

    包裝也有罐裝、袋裝和真空包裝。

    拿著手機拍了段小視頻發在群里,艾特了一下周雯和孟立威:“來活兒了,等回來就做開箱直播,給咱們自己的泡菜做一下宣傳。”

    發過去之后,徐拙開始往車上裝泡菜。

    店里每天客流量那么大,不能浪費。

    把這些泡菜擺在店里,說不定能賣出去一些呢。

    就算賣不出去,也能在店里打打廣告,刷一下知名度。

    另外川味小館那邊肯定也得擺上,這不用說。

    下次送貨的車子來了之后,讓司機往省城也帶一些。

    不管徐家酒樓還是趙記私房菜,都擺上。

    至于第一樓……

    那是算了,那邊的人不咋吃泡菜,等回頭醬菜做好,可以在第一樓試試。

    反正小丫頭也是股東呢,不能光吃分紅,也得出一份力。

    徐拙開車回去的路上,一直盤算著宣傳的事兒。

    這年頭,不管什么商品,有知名度就有流量,有流量就代表著金錢。

    所以一定要把泡菜的品牌打響,這樣自己才能有分紅。

    才有資本在京城開飯店買四合院。

    把車開到店門口,徐拙讓店里的服務員卸車,把泡菜找個顯眼的地方擺出來。

    吩咐完之后,徐拙就一頭鉆進了廚房。

    “馮爺爺,UU看書 www.uukanshu.com等會兒做刀削面吧?”

    “不做,沒人吃。”馮衛國在炒菜,對徐拙的提議不是很感興趣。

    自從打賭之后,馮衛國就開始在店里上班,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兒。

    “做唄,我挺想吃的。”

    馮衛國白了他一眼:“中午做的刀削面,好像就你沒吃完。說吧,到底想干什么?”

    徐拙有些無奈的笑了笑:“我想學刀削面。”

    馮衛國瞥了他一眼,確認徐拙不是開玩笑,立馬把手中的炒菜鍋交給了薛明亮,忙著和面去了。

    徐拙看著馮衛國忙碌的背影,有些感慨。

    潛心好學的技能終于可以用了。

    這次,一定要把削的刀工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