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九十七章 灶臺的衛生問題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不是山西人,對刀削面也沒什么特殊感情。

    他學刀削面主要是為了得到削這個刀工。

    刀工十二技法中,他現在只掌握了切和片,其他刀工都沒有學到。

    如果單純靠練習的話,不知道要練到什么時候才能學會。

    所以徐老板一直把希望寄托在潛心好學這個技能上面。

    不過這幾個月,每當潛心好學這個技能可以用的時候,都被用在了別的方面。

    導致提升刀工的計劃一直擱淺。

    今天,徐老板終于下定決心,要把這個技法拿下了。

    把削這個技法拿下之后,剩下的剁、剞、劈、剔、拍、剜、旋、刮、雕都屬于特殊情況下才用的技法,平時用的不多,所以不用著急去學。

    馮衛國天天盼著徐拙能跟他學廚藝,沒想到這孩子現在對刀削面感興趣,那可得好好教教他。

    好歹先過過當師父的癮。

    省得天天眼紅人家于培庸和徐濟民。

    這次連打下手都不讓徐拙做了,從和面到揉面,全都是馮衛國來操作。

    哪怕徐拙想幫忙都被他趕到了一邊。

    “我做的每一個步驟都看仔細了,別略過。我知道你和面方面有天賦,但是刀削面和面很講究技巧的……”

    他一邊揉面,一邊跟徐拙講著和面要注意的事項。

    哪怕徐拙一再表示自己會和面,馮衛國也非要教一遍,熱情得不行。

    看著馮衛國蒸滿頭大汗的樣子,徐拙有些過意不去,拿著毛巾幫馮衛國擦了擦。

    這舉動,更堅定了馮衛國好好教徐拙的決心。

    “怪不得他們都喜歡教你呢,這么貼心,確實讓人很高興。你真學會了么?要不我再做一遍?”

    徐拙:?????

    怎么擦個汗還擦出毛病了?

    他很想告訴馮衛國,

    你誤會了。

    給你擦汗主要是擔心你的汗滴在面團上。

    并不是你想的那樣。

    不過徐拙到底還是沒忍心說出來。

    這老頭挺可愛的,還免費在店里幫忙,就別傷他的心了。

    醒面的時候,馮衛國捶捶自己的肩膀,拿著毛巾擦擦汗,感慨的說道:“我這身體真是不行了,和個面居然都能累成這樣。”

    徐拙笑笑:“以后多鍛煉鍛煉,你看我爺爺和于爺爺,現在做大翻勺還是那么完美,根本不費勁。”

    這幾天店里的員工餐都是于培庸做的,一水兒的淮揚菜。

    每次做菜,都是店里廚師進修的時候。

    各種技法和一些小竅門,以及火候掌握的經驗,在這幾天可沒少學。

    于培庸這點兒就挺好,不藏私,不教條。

    只要你想學,就用心去教你,絕對不敷衍了事。

    比如現在,他正在指點薛明亮如何做一個合格的廚師。

    以往薛明亮做小炒,麻利是挺麻利,就是灶臺上老散落不少菜品的碎屑以及蔥花姜末之類的。

    把不拘小節的性格展現得淋漓盡致。

    每次他做完菜,其他人的灶臺都干干凈凈,擦拭得一塵不染,就薛明亮的灶臺上滿是雜物。

    每次說他,他都會清理得干干凈凈。

    但是一旦不說,灶臺又會變得臟兮兮的。

    這也不怪薛明亮,主要是以前在他家那個小飯店習慣了。

    那個小店就一個炒菜用的灶臺,所以每到高峰期,根本就忙不過來。

    炒菜的時間一再被壓縮,就這顧客們還不滿意呢。

    久而久之,薛明亮就養成了這種只追求炒菜速度,而不注重灶臺整潔的習慣。

    在徐家酒樓時候,這個問題還不太明顯。

    因為徐家酒樓的廚師多,有專門負責打掃灶臺衛生的幫廚。

    但是四方面館就沒這配置了。

    都是各自清理各自的灶臺,所以薛明亮這個問題就顯露了出現。

    徐拙說過他幾次,但是效果不是很好,也就不了了之了。

    畢竟人家是店里唯一能做小炒的人,說太狠了直接拍屁股走人,最終吃虧的還是徐拙自己。

    所以此事就一直擱置下來了。

    作為一個特別注重廚房衛生的人,于培庸來店里第一天就發現了這個問題。

    不過他當時因為跟薛明亮不熟,所以沒貿然開口。

    現在大家彼此熟了,作為徐拙的長輩,又是烹飪界的高人,于培庸自然不會坐視薛明亮這個好苗子長歪。

    在廚師圈子,越是往上走,就越注重細節。

    所以像薛明亮的這種小毛病,在大飯店,就是不可饒恕的過錯。

    雖然這是四方面館,沒有什么嚴苛的規矩。

    但是不代表就可以放任自流。

    沒人能保證會一直在一個地方工作,特別是餐飲行業,說不定哪天店面關門,就得找其他工作了。

    到了那個時候,再不注重后廚衛生,灶臺上弄得全都是灑落的食材,說不定就會丟掉一份好工作。

    所以,還是處處小心,養成一個好的習慣,才能往上走得更高更遠。

    “明亮啊,你做菜不用那么快,時間稍微放長一點,對你和店里都有好處。”

    于培庸自然不會直接勸薛明亮注意衛生什么的,而是從炒菜的時間上說起。

    以往在小飯店的時候,他需要爭分奪秒的炒菜,生怕顧客等不及走人。

    但是現在在四方面館不需要這么趕時間了,因為店里的廚師多,很多菜品根本不需要炒就能上桌。

    顧客們也不是行色匆匆吃完就走的趕路人,沒必要弄得那么緊張。

    不過薛明亮已經習慣了快炒快上,UU看書www.uukanshu 所以對于培庸的勸解有些疑惑:“于老師傅,顧客點了菜不第一時間上菜,總是不好吧?”

    于培庸搖了搖頭,沒回答這個問題,而是看著薛明亮反問道。

    “明亮,方便面用開水一分多鐘就能泡開,但是為什么所有泡面都注明浸泡三分鐘后再食用呢?”

    薛明亮怔了一下,好一會兒才不確定的問于培庸:“你的意思是,稍微延長點上菜時間,能增加顧客的期待感?”

    于培庸滿臉贊許:“對,增加顧客的期待感!”

    薛明亮炒菜速度太快,人家顧客剛點好就上來了,這會讓顧客覺得詫異。

    在這種心理作用下,就算味道再好,他們也不一定品不出來。

    反而還會懷疑,上菜這么快,不會是別人吃過的口水菜吧?

    “那我做菜就這習慣,該怎么辦呢?”